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求人
    万妖城主面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看着大殿渐渐冷清,将头顶的天花板和殿顶安好,负手而立,就静静地立在原地,透过窗前,仰头望着夕阳。

    战青和极冰正要开口说话,就看到万妖城主猝然吐出一口淤血来,色泽近乎乌黑,他抬手按住了胸口,面色变得苍白。

    “城主!!”

    战青和极冰同时惊呼,都是大惊失色。

    怎么也没想到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就急转直下了。

    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城主一定不能出事。

    万妖城主,那就是妖族的脊梁和勇气,他一旦是倒下......没有人敢想象后果。

    那就是天塌了!

    战青和极冰一边一个扶住了他,战青已然色变:“城主,我去请白鹤老人回来,他应该未曾走远!”

    万妖城主到底是因何受伤压根就不重要了,即便是两个人心里都是有所猜测,这个时候也无关紧要了,最主要的是尽快的让万妖城主恢复健康,还有......封锁消息。

    战青以往一向是考虑周全,这个时候却是顾不得保密了,他一心只想让城主尽快复原,而妖族里面白鹤一族向来都是医道高手,白鹤老人更是这一代的佼佼者,若不是人族出了个陆长生,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头,还不一定落到谁的头上呢。

    至少,白鹤老人一定是有那个资格去争上一争的。

    城主深呼吸一口气,压住胸口的闷痛,抬手阻止了他:“别去!”

    要是白鹤老人来了,事情就大条了,关键是刚才苦心经营的平局场面立刻就是要被戳破假象,万妖城主不是输不起的人,只是他和七夜一战,牵涉太广,若是联盟前夕万妖城主不敌人族年青一代的消息传遍四海,那么妖族的精气神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打击。

    这对于局面不利。

    所以万妖城主和七夜几乎是第一时间达成了共识,他们并没有商量,但是七夜手下留情,白泽城主也是装聋作哑,便是要搭进去自己的一世坚持,他也不后悔。

    若是时间倒退几千年,白泽想,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做到这样的事儿,他更多的便是将自己的失败袒露无疑,他能输,但是绝对不可以输不起,这对于任何一个有志气有信仰的修士来说,都是对于自己最大的否定。

    这样的决定,对他来说,也是很痛苦的。

    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

    战青和极冰飞快的想通了来龙去脉,面上一时极为复杂,最后沉淀的便是深深地苦涩,极冰低声道:“城主,你放心,我们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们一个字不会往外说。只是.....您的伤?”

    白泽城主慢慢挺直了身躯,真气在体内流转,摆手说道:“你们别太担心,他到底是手下容情,我只是被刀气冲击肺腑受创,一口淤血吐出已然是没有大碍,稍微疗养一下便是可以痊愈,只不过是感叹......那个人当真是人杰,一代风流人物,我啊,却当真是老了,妖族的未来,要靠你们,我还不知道能够承担多久,所以,你们要快点成长,我怕时间来不及啊。”

    战青眼里已然是泛起了红,他涩然道:“城主请你不要再这样说,让我们这样的妖族后辈无地自容,您放心,我们必然会奋发图强,不会辜负您的厚望。”

    他话语虽淡,音量不高,却是斩钉截铁,当真是肺腑之言。

    极冰也是收敛了一贯的散漫,十指嵌入掌心,眸光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坚定。

    “我极冰,亦然。”

    ......

    不提万妖城主的感慨和妖族双子星的誓言,宁清秋他们所处的院落则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那边有些秋风萧瑟,这边可谓是春暖花开了。

    宁清秋招呼了城主府的下人,于是很快就是好酒好菜的摆了满满一桌,她招呼几人坐下,首先端起一杯酒,笑道:“今日恰逢良辰美景,又遇到赏心乐事,我们有缘相聚,当畅饮此杯!”

    其他几人都是纷纷举杯,小丫头本来也想要凑个热闹,被宁清秋抽了手背没喝到酒。

    照她的话说,小丫头片子一个,喝什么酒,喝点茶水果汁才是正理儿。

    把丫丫气得小嘴撅得高高的,都是翘到天上可以挂油瓶儿了。

    她哪来的那么多“歪理邪说”?什么叫做小孩子不可以喝酒,她喊她一声姐姐,她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年龄比得上丫丫生命年龄的零头了?

    竟然真的是把她当成是小孩子。

    以前用小孩模样可以到处撒娇卖萌占便宜,这下好,遇到了宁清秋,那就是好的坏的一道来,不过被人这么管着虽然不太自由有些限制,但是心里也是暖暖的,丫丫嘴上抱怨几句,不照样老老实实的。

    可听话乖巧,温顺懂事儿了。

    有七夜在为宁清秋保驾护航,丫丫可不敢当什么上房揭瓦的熊孩子。

    光风使了个眼色,霁月点了点头,站起了身。

    宁清秋疑惑看着她。

    霁月不说话,先是喝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上:“宁姑娘,我等虽生而鄙薄,但是作为剑灵族人,为种族奔波绝无怨言,如今得遇姑娘这等贵人,保护丫丫甚至是为她重塑肉身,此等恩情,感天动地,我剑灵族铭刻五内......知道姑娘心善,明知道不该厚颜开口,我今日也不得不为万千族人,向姑娘求助!”

    宁清秋微微一愣,看丫丫想要有所动作,反而是不动声色的用手按住她让她在座位上没得动弹,轻轻颔首道:“霁月姑娘不必如此多礼。有什么话,不妨直言。我与丫丫因果纠缠,和剑灵族也是缘分不浅,如今我们想要启程前往剑灵族,自然应该知道剑灵族的境况,看你们话里话外,剑灵族必然是出现了什么重大变故,如今万妖城的事已然了了,我们不妨把话摊开了说,你要求我什么?”

    心中却道,来了,重头戏要开始了。

    剑灵族必然大变,丫丫一时半会儿没想这一茬,宁清秋经过了这么多事儿,已然是有了推断能力,就等着剑灵族父女自个儿开口水到渠成。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