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定计
    举个简单的例子。

    就像是修筑一扇门,便是再坚固结实,也是容易被破开,但是若是把那扇门修到万里长城上面去,那么若是要攻击破门,就要先把万里长城全部都是给摧毁......

    魔族要是真的有那个本事破坏两界壁垒,还用得着等到今天才兴冲冲的要侵吞云荒?

    早八百年就打过来了。

    所以七夜这个办法不可谓是不妙到毫巅。

    且按照这个方案来,日后他若是要带领人族和云荒世界的其他种族反攻,便是可以重新打开这条通道,倒也不用费尽心思去开凿新的,有现成的他自然舍不得麻烦,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儿,到时候,不就是皆大欢喜么。

    只是这个想法也不是随随便便那个人就能够提出来,一说便是马上可以做到的容易事儿。

    两界通道封印起来成为两界壁垒的一部分,说起来好像简简单单就那么回事儿,但是你以为谁都有本事在两个世界的壁垒出动手脚的么。

    不论是实力还是方法,都缺一不可。

    总的来说,七夜提出了一个天才的构想,大概也就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够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么一个出人意料的封印方案。

    不得不说,无法动心了。

    不只是他,在场的所有的人把七夜的话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几遍,都是觉得这个是非常绝妙的办法,比起无法那同归于尽的做法来说简直是好了成百上千倍,光是能够将剑墓和剑灵一族完整的保存下来就足够让所有的人对七夜感恩戴德了。

    前提是,这个办法可行。

    宁清秋却是笑了,她甚至是伸出了玉白的手掌非常给面子的鼓掌,面带鼓励,口音甚至是有些诱惑的说道:“这倒真的是个好办法。你既然这么说了,想必心里已然是胸有成竹了?”

    她不相信七夜只是说得出做不到。

    如果只有一个空想的念头,他不会提出来的。

    宁清秋对他有着足够的信任。

    她从不觉得云荒九州和魔族的战争会输,她一直坚定的相信人族才是会取得最终胜利的那一方,而七夜到时候必然是会荣耀加冕登上王座,她就做他手中最锋利的剑,和他并肩作战,为他披荆斩棘......光是想想,都是热血沸腾。

    所以,剑灵族的这条魔鬼通道不过是一个前进路上的小小绊脚石而已,他们怎么会就在这里吃败仗?

    这不,七夜的态度给了宁清秋非常好的信号。

    其他人自然不可能有宁清秋这么乐观。

    这和信任无关,实在是七夜提出的设想非常的难实现,想要封印这个两界通道不算是太难,因为有着秋水神剑镇压这件事实施起来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但是成也萧何败萧何,两界通道和剑墓其实乃是一体,秋水神剑作为剑墓核心和本源,用它镇压两界通道其实相当于以彼之矛攻彼之盾,是个无解的难题。

    而七夜的说法则是动用秋水神剑进行封印的时候,将两界通道从剑墓中剥离出来,让它和两界壁垒融为一个整体,这几乎是在世界身体上面动刀子做手术,难度之高超乎想象。

    这几乎不像是修士可以触及的领域。

    宁清秋信他不会无的放矢,但是无法这些剑灵族人却像是听天书一般。

    就算是万妖城相遇之后对他们几乎抱有盲目信任的光风、霁月父女两个都是一脸“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可想而知其他人的心情。

    无法努力压住自己的心跳,尽力保持平稳:“您可有把握?”

    他也是咬咬牙,就像是赌徒押注赌上了全盘的身家性命,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架势。

    就等着七夜给他一个准信,他若是点点头,无法决定提着脑袋这件事儿也干了,反正事情也不可能比这更坏了,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真的有一线转机,若是成了,剑灵族头顶上的死亡阴影便是彻底的除去,甚至是还可以成为这一道云荒世界单向对魔界的“传送通道”的守门人,到时候剑灵一族也许可以摒弃千万年来的隐居避世的策略,从此光明正大的呼吸云荒九州的空气,并且得到九州人族和其他异族的承认和尊重,他们的牺牲再也不会被漠视......

    若是那样,无法便是粉身碎骨也是值得了。

    七夜漠然的看他一眼,眼里少有的带着点认同。

    剑灵族长无法确实是个优秀的领导人,他有魄力有手段却也仁慈,敢于牺牲勇于奉献却也不是无脑之辈,他觉得无法相当的不错,比起很多人族都是让他看得顺眼,也许他比不上万妖城主的实力超群,比不上自家父亲和师父的权势威赫,但是作为一个种族的领袖,他很有责任心和担当,用自己的智慧为剑灵族的存亡断续呕心沥血殚精竭虑,这样的人,值得相交。

    “当然。没有把握的事儿,我不会提。”七夜点头道,“我需要一整晚的时间推导此次行动的过程模式,力保到时候一举功成,中间最好不要有人来打扰,明日我们便是立即行动,将此处两界通道彻底封印,将它焊接在两界壁垒上。解脱你们剑灵一族。”

    他很少说这么长的话,特别是对着宁清秋以外的人从来都少言寡语,无法他们都是有些受宠若惊,听他这么说,信心底气竟然都更足了些,因为他说得太笃定,不像是说一个计划,倒像是说一个既定的事实,只是还未发生罢了。

    很有些荒诞,但是却也让人深信不疑。

    大概,是七夜的一种特殊的天赋?

    宁清秋想,这样的男人被选中成为人族的未来扛鼎之人,倒真的是舍他其谁,真正的当之无愧了,领袖的人格魅力是天生的,旁人羡慕不来,不论是仰望尊崇还是畏惧害怕,他永远矗立在最高峰,在天的尽头。

    宁清秋拍了拍丫丫的脑袋,揪了揪她的小辫子,脸上松快几分笑着说:“丫丫你这会儿该放心了吧,有七夜出手,必定是马到功成,剑墓可以保住,两界通道也会被彻底封印,剑灵族的灾难不会继续笼罩在你们的头上,这么多年,你们的牺牲并不是毫无价值的,且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相信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