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庆功盛宴
    宁清秋还没有多享受几分钟这得来不易的胜利的喜悦,就已经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了。

    秋水神剑用来封印,这没错,一开始大家都知道,但是她以为的完全封印和之前的情况也差不多啊,比如说空间通道和魔头被镇压在地上or任意一个剑墓内的地方吧,然后秋水神剑往哪儿一插......

    咳咳,话糙理不糙,反正在她的概念里面,封印就封印呗,秋水神剑还是会顶天立地的待在某个看得见的位置,给予剑灵族指引,让他们继续围绕着守护它。

    但是、现在!

    七夜明明白白的告诉她,秋水神剑成为了一道门上的锁,然后和空间通道一起待在了两界壁垒中,那是比起虚空乱流还要不可捉摸的地方,他们根本接触不到的地方,只有当用出钥匙的时候他们才会被接引到空间通道中,并且可以通过这扇被打开的“门”,踏入魔族的地界而不用担心会被反攻,因为这是单向的。

    好处实在是多多。

    但是怎么也是掩盖不了他们弄没了秋水神剑的事实,这下问题来了,他们要怎么跟剑灵族解释他们从此之后没有了镇族之宝的事实。

    这下好了,输了的时候秋水神剑会毁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可是赢了也要让秋水神剑陪葬......这也太冤枉了啊。

    七夜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办法理解宁清秋的脑袋里面怎么就能够装下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儿,且总是为了一些完全不应该担心的事情忧心忡忡。

    “这样的情况,无法和剑灵族的人一开始就知道,秋水神剑能够存在,那么对他们而言不论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它那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它还在,信仰依旧,剑灵族依然可以守护剑墓并守护看不到摸不着的那柄剑,你明白吗?”

    他捏着她的肩膀,谆谆善诱。

    只要是七夜愿意,他总是能够说到点子上,且让人无比信服。

    宁清秋一琢磨倒也确实是这么个意思,显然她之前进入了误区,她以为的并不是事实真相,果然是话本小说害死人啊,她的推测和以为都只是推测和以为罢了,好在只是在七夜面前毫不遮掩的表现,不然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无知,到时候要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既然剑灵族自己有这个心理准备,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家神剑换了个地方住的事实,那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俗话说得好,皇帝不急太监急,她一个好好地美少女可从来没有想过当个太监......

    恩,她也当不了,最多是个假太监。

    宁清秋一边吐槽兼自嘲,一边再次狠狠地戳了戳那玉璧模样的“钥匙”,这下她不怕它跳起来咬她了,小家伙虽然有简单的智慧灵性,但是显然并没有形成真正的意识,倒是和炼心剑如今的状态很像。

    这样的有灵性智慧却没有自己的情绪意识和心思,大概是法器发展到巅峰的一种状态,也是修士最喜欢并且追求的法器状态,很简单,这样的法器既可以把自身的性能发挥到极致,且可以激发潜能,但是又不至于让器灵出现,器灵可以说是一种暂新的种族,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大多数的器灵会忠诚于主人,但是他们也是可以修炼的是可以独自存活的,甚至是很多法器的主人都是死掉了不知道多少代,但是他们依然活跃在世间,最多陷入沉眠......

    修士希望自己的法器有器灵,但是若是能够成为钥匙和炼心剑类似的这样的存在形态,几乎是懵懵懂懂只有本质情感反应而不是生命的状态,会更加的受欢迎。

    这里面的差异,只有亲身感受过才会明白。

    七夜将钥匙堂而皇之的收了起来,宁清秋被他的坦然弄得有些一惊一乍的。

    这也太自然了吧,怎么说这钥匙上面也是有着秋水神剑和其他的人的努力,也就是说算是功勋章的话,七夜占一半,其他的人加秋水神剑也占一半,他怎么做到把战利品收归自己的怀抱压根不和其他人商量的?

    “这是之前就和无法约定好的。”

    这是七夜的解释。

    “并且只有我才能够最好的保护这把钥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明白,剑灵族留着这柄钥匙只会是埋下隐患和祸害。秋水神剑才是他们的命根子,我带走的是钥匙不是‘锁’。”

    并且利用这钥匙让人族彻底的掌握这个单向的两界通道,这对于他们的战略意义来说无比重要。

    宁清秋只有怨念的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七夜说得没错,她就不多说了吧,只要是剑灵族不反对,这钥匙谁拿着也没差,而七夜也正好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

    丫丫小身板扛了无法族长这么久,也不比他们忙着封印来得轻松,她为了让族长不晕过去第二次,一直源源不断的在向他输入自己的真气。

    无极赶快的接过了自家父亲,无法扶着他手臂站稳,停止了背脊,目光看向宁清秋和七夜的时候满是感激和欣慰。

    他对于他们的观感本就很好,再加上七夜的力挽狂澜更是把他们当做是救命恩人来看待,对于七夜更添了几分敬重,因为他的实力,而对于宁清秋他本来就是很欣赏这个剑道天骄,加上她和秋水神剑的契合,让他心中生出了也许她比起任何剑灵族都是更适合掌控秋水神剑并守护它......

    所以对于七夜把“钥匙”丢进怀里,他不置一词,显然是默认了。

    就当做是没看到似的。

    这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他看不到秋水神剑,不是不失落,但是冥冥之中剑灵族和秋水神剑的感应并未断掉只是有些遥远模糊,剑墓也依然存在完整无缺,已经是让无法感激上苍和命运了。

    这一切,已经足够了。

    他不会奢求更多。

    ......

    丛林之中,树屋密集之地。

    空荡荡没有一人的地方,此时却是聚集了无数的剑灵族,大家欢声笑语载歌载舞。

    他们在庆祝新生。

    剑灵族的灾厄已然远去,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他们要感激曾经牺牲的勇士和远方到来的客人,还有感谢陪在身边的人,所以庆功宴无比盛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