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章 头顶的星空,脚下的土地,和身边的人
    “总结一下,根据我们得知此事离开万妖城的时间长短,以及能够探听清楚我们的方位调查霁月父女两个和剑灵族的,不外乎就是那么几方势力有这个动机也有这个实力也野心去做到这些,慢慢排除总会把人抓出来的,不过都是些阴影里生存的耗子,你不用太过于担心,我会把他们揪出来的,到时候把他们杀干净了这云荒九州也就彻底太平了。”

    他一声冷笑,那语气宁清秋估计要是被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听到了,多半是要把肺都是给气炸了。

    恩,他们有充足的理由生气。

    不过宁清秋就瞬间觉得安心了。

    她想了一会儿,发现这真的不是她擅长的领域便是决定不再杞人忧天。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清凉的山泉水滋润了她的喉咙。

    透过窗户遥遥眺望星空,繁星似海明月高悬,天际银河倒挂,他们的树屋建在树顶,就是剑墓入口所在树洞的那棵参天大树,故而站得极高,星空几乎是触手可及一般。

    夜色寂静。

    她轻声感叹道:“真美。”

    七夜轻轻嗯了一声,摸了摸她冰凉的手,搓了搓她的手,皱眉道:“夜间别贪凉爽站在这儿吹冷风。”

    宁清秋失笑不已:“你怎么说得我想是一吹即倒的娇花儿似的,修士的身体万邪不侵,何况区区夜风?”

    他凑近她,眼里含着戏谑和威胁:“恩?我记得某人之前才信誓旦旦的说过什么都是听我的,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说过的话给吞进肚子里面去了?你若是不听话,我就帮你长长记性......”

    他语音低沉缠绵,捏她耳垂的动作也是轻柔,她却差点跳起来,立马就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走走走,进去说进去说,别站在窗户口了。”

    她讪笑着把人连拖带拽的扯到木桌旁坐下,格外谄媚的给人倒了一杯热茶。

    “七夜大人,请喝茶。”

    七夜无奈的笑笑,敲了敲她的额头。

    宁清秋坐在他身边,眼神还是不住的飘向窗外,倒是让七夜觉得有些可怜巴巴的了。

    “真这么喜欢夜景?平日里也不见你这么痴迷,这天空随便在哪儿看不都是一样的么?”

    真的喜欢,他就带她出去,修士入青冥云端,手拿星河日月,并不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儿。

    宁清秋长长的眼睫低垂,眸光流传,在他的眼里比起什么星月都是更为美丽:“云荒九州真的很美,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美丽几乎是永恒般的存在,导致很多人都是这么习以为常的忽略了这么和平美丽的世界是来自于多少英雄的牺牲......我们一起,守护这里吧,不为别人,单只是为了这一片美丽的天空。”

    她举起杯,笑容璀璨如夏花:“来,我们以茶代酒,最后喝两杯,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七夜深深地看她,举起白瓷杯,和她轻轻碰撞一下,说道:“敬过去,也敬未来。”

    两人相视而笑。

    于是天上的星河也为这人间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亮起了光。

    ......

    “宁姐姐,你们这就要急着走,不多呆一会儿么?”丫丫满脸不舍,跟树抱熊似的,揽着宁清秋的腰就是不撒手,黏糊缠人又赖皮。

    “要不,我跟你一起走吧。”

    她的洋娃娃似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把宁清秋的心都是快看化了。

    但是她还是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丫丫,揪着她的小辫子对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丫丫别说孩子话,你这么久没有回家,这好不容易和族人相聚在一起,怎么舍得抛弃他们就跟着我走?你放心,我这一次是和七夜有要事要办,将剑灵族的事儿回报给人族圣地,等我们准备好了一切,我还会回来看你的,到时候你要是愿意和我们一起冒险游历我也欢迎,你继续留在剑灵族和自己的族人待在一起我们同样是可以并肩作战。我们的感情并不会因为距离的远近而有所改变......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丫丫只能哭唧唧的被无法族长抱走,宁清秋甚至是把岐江神剑的剑坠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岐江神剑的剑灵虽然变成了器灵,但是她的灵魂和意识都是剑灵,让她回归故土也算是落叶归根,宁清秋征求了她的意见之后把她留在了剑灵族。

    剑灵族失去了秋水神剑,他们需要一柄镇压场子的神剑,岐江神剑虽然受创严重还没有恢复完全体,但是依然可以作为新的剑灵族镇族之宝,这是宁清秋对剑灵族的补偿,秋水神剑成为了锁住空间通道不可或缺的重要物品,是不可能还给他们了,但是总不能让剑灵族吃亏到底吧。

    剑灵族几乎是全部都来送别了,未来的路还很长,剑灵一族也需要重新整顿一切,而宁清秋和七夜也是有着重任在身。

    他们需要调查人族可能出现的叛徒,需要彻底掐灭魔族的野心,需要和人族圣地商量关于剑灵族的后续事件完善办法......

    总而言之,应该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得空闲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宁清秋并不觉得麻烦和疲惫,她这个时候浑身充满了干劲儿,大概是因为终于确定了信念,魔族的侵略阴影不会再让她担心忧虑,因为既然逃避不了那就直接面对,为了头上的星空、脚下的土地还有身边的人,永不停止战斗的热情和决心。

    ——抱着必胜的信念。

    “再会。”

    宁清秋笑靥如花。

    无法族长将丫丫交给其他人,将右手无名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眉心一点行了最古老的剑礼,他朝着宁清秋和七夜深深地一鞠躬。

    “静候两位归来,愿我们能够再度重逢,并肩战斗。”

    那时候,他们必然会为剑灵一族带来新生的福音。

    他这样坚信。

    霁月和无极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他们已经是互相表明了心意,且再也不会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有情人的分离,经过无法族长的同意,他们已经是决定要立刻举行“婚礼”了。

    恩,云荒九州的通俗说法是道侣大典......

    若不是时间紧迫宁清秋还真的挺想参加完仪式再走,她本质上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这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她自然不例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