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灵魂徽记
    “这么舍不得?”

    七夜见她略微有些闷闷不乐的模样,自然知道她是不忍别离。

    虽然说修士四海为家天涯闯荡,没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但是本质上而言宁清秋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才和剑灵族并肩作战拯救世界,她一时舍不得也是人之常情。

    再说,丫丫陪伴她那么久,甚至是在七夜认识宁清秋之前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很长一段时间为了保护丫丫都是没有把实情告诉七夜和明远,足够说明她对于这个剑灵族小丫头多么看重,简直是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护着。

    有的时候七夜都是有些嫉妒丫丫占据了宁清秋太多的心神和时间,在她心里剑道占了很大部分位置,除此之外就是丫丫和明远了,当然七夜也有自信自己在她心里也非常重要,但是和旁的比较起来就让他非常不舒服了,但是他也不想要逼迫宁清秋非要在这些里面选择一样,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不动声色的把她身边的其他人赶走,且还要做得不留痕迹。

    这也是七夜对于丫丫的复活尽心竭力十分上心的缘故,他甚至在最开始在万妖城找到剑灵族光风霁月父女两个决定来剑灵族的时候,就在心里面盘算好了怎么丢掉丫丫这个“小包袱”。

    事情按照他预想的一般进行得非常顺利。

    丫丫再怎么样也是剑灵族的小公主,若是个魂体自然没得说要居住在太阴灵犀中保护神魂剑灵族也无话可说,但是一旦是她重生,那么宁清秋再没有理由瞒着剑灵族把小丫头拘在身边,因为剑灵族才是她真正的家和根,剑灵族人以及无法族长一定是会尽心竭力的照顾她,宁清秋果然是做了不带私心的选择。

    七夜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但是他也不愿意她在这样的消极情绪里面沉沦,难得的有些反思自己在丫丫去留问题这件事上是不是不应该保持沉默,少有的开始反省。

    宁清秋深吸一口气,重新振奋精神道:“我就是有一点适应不过来罢了,丫丫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有些不习惯,需要一点点时间改过来。你不用太担心。”

    “对了,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

    她颇有些天大地大不知道该去往何处的感觉,若是常人可能还会想要回家族看一看,但是她对于宁家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概念,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甚至是比起青云宗来说都是让她觉得更为陌生和疏远。

    她模糊的记忆里面,对于宁家已经是记不清了,宁妍作为和沈柔一同的她最开始认识的朋友的情分远远重于两个人同出一个宗族的情谊,还有勉强因为宁心莲一直持续不断的和她对着干的缘故记得这个同族族妹,除此之外,宁家其他的人对她来说全部都是无光紧要微不足道的。

    宁清秋只依稀记得当初自己还有个小婢女,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最开始穿越的时候那几天完全是因为小婢女才算是缓慢了解这个世界,度过了一开始的恐慌期,算起来两个人还算是有些因果在,若是有机会再见,她会问问她有什么愿望的,倒也不值得特地为她跑一趟。

    那难不成要回青云宗?

    还是听七夜的吧。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心里早有定计,她跟着他走就行了。

    分别,是为了下次的重逢。

    丫丫找到族群,她该为她高兴,且接下来自己和七夜说不定会非常的危险,毕竟魔族若是真的找到机会入侵九州,头一个对准的目标必然是七夜无疑,谁让魔族的**oss都在他的手里栽了一回?

    宁清秋心里的警钟敲响,这个时候无比希望明远已经是听懂了她的暗示,且运气足够好在万妖城已经是找到了回归中土大唐的线索和办法,只要是九州和中土再次连成一个整体,不论当初世界大变的时候中土为了保存元气对九州做出的“抛弃”举动,还是九州得知事实之后会产生的被“背叛”的感觉,这些冲突在魔族降临的前提下都只是次要矛盾。

    兄弟阋墙外御其侮。

    不论内里要怎么撕逼,该一致对外的时候就一致对外,没有人会头脑发热一时冲动破坏内部团结的。

    连妖族为首的异族们都是和人族联手作战,结果人族内部自己打起来那就是真的让外人笑话了。

    宁清秋相信人族高层的智慧。

    只要是明远这边进展顺利,相信人族和魔族战争天平上就会瞬间产生变化,到时候他们这边的筹码就会远远地高于魔族,人族获胜的机会越大高手越多占据上风的形势越稳,七夜和宁清秋的安全才会有保障,他们守护的这个世界才会保持这个美好的状态——不论守护的原因是什么,结果最重要。

    七夜却是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倒是没有正面的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掏出一枚造型简单精美的小花模样的银质耳钉,正中心镶嵌的是黑色的六边形多面晶体,很漂亮,宁清秋第一眼看到就喜欢。

    他递给她:“戴上。”

    宁清秋微微仰头:“送我的礼物?那自然是要你亲手戴上才有意义啊。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想起送我礼物?”

    她满脸狐疑。

    “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她一脸逼供的架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老实交代我就原谅你。”

    ——才怪。

    还是要看到底是什么事儿才能决定到底是原谅还是不原谅了。

    某些原则问题是不可妥协的,但是她也明白,七夜不可能真的做什么她接受不了的事儿,若是他真的那么做了,一定是有必须那么做的原因,而且保准会把这个秘密瞒得死死地,不可能在她面前露出半点风声。

    所以她纯粹是开玩笑似的。

    收到礼物,总的来说,还是开心居多。

    七夜捏着小巧的耳钉,小心翼翼的从她耳垂中的小小耳洞穿过,动作轻柔生怕弄疼她。

    宁清秋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那个小东西,心里也是甜蜜蜜的:“好看吗?”

    她偏偏头。

    七夜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好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