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惹怒女人的下场
    剑光亮,杀戮起。

    宁清秋生平最讨厌的有三种,第一种无恶不作不看为人之辈;第二种就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会随时背叛捅刀的宵小;最后一种就是这样不长眼嘴巴也不干不净的人。

    恩,眼前的这马匪头子很显然的占了其中两条,所以这条性命留不得,死了也不冤枉。

    她这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来着。

    堂堂一个元婴修士,做什么不好,非要打家劫舍,这样的人见一个杀一个总是没错的,不管别人觉得弱肉强食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她就是认为马匪强盗这样的恃强凌弱之辈不该存在这个世上。

    修士修心,求的就是念头通达,说得直白一点,每一个修士其实都是彻头彻尾的自我主义者,他们以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信念来评判一切,并且有着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的原则,不论是自私自利还是大公无私,不论是唯战斗至上还是追求逍遥自在,他们都是秉承自己心中最本质的想法。

    宁清秋不求他人认同,只求念头通达问心无愧。

    杀这些人,她已然是没有半点负担。

    当初在寂静岭杀掉第一个人开始,她就抛弃了曾经的很多想法,同样的也依然遵守着自己认可的规则,她觉得很好。

    马匪头子怎么也没想到遇到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下手这么狠,宁清秋剑光肆虐让马匪们身下的灵马统统受惊嘶鸣,本就是逃跑的一群人越发没了阵型,宁清秋却并没有选择所谓的个个击破的方法。

    她选的方案,是一网打尽。

    剑招也凌厉无双,关键的是速度极快,几乎是发挥到了元婴期剑修的极致,所以马匪们只来得及看见寒光耀花了他们的眼睛,心头反击的念头刚刚升起,才发现自己已然是被切断了手腕,再也没办法提起武器。

    第一剑挑掉了他们的手筋,武器乒铃乓啷的落了一地,第二剑,宁清秋直接刺穿了他们的丹田气海。

    鲜血满地,滴滴答答,倒是真的把这一小片的黄沙土地变成了真正的血色沙漠,夕阳之下,别有一番恐怖血腥之美。

    马匪头子一头从灵马上栽,人都是晕乎着呢,就听到耳边传来自己马仔们的痛呼声呻吟声,还有丹田处和手腕的冰冷之感。

    他心里一阵阵发凉。

    对于修士来说,丹田气海就是他们最重要的罩门没有之一,被刺破丹田气海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没有天大的机缘九成九以上的人从此就成为凡人再没有办法回到修炼一途,他和他这些兄弟们可谓是彻底的废了。

    还不如死在身后的追杀者手里呢,至少不用这么窝囊的死!

    死了,也比废了好啊。

    马匪头子阴毒怨恨的眼神望向宁清秋,若是眼刀子能够杀人,宁清秋这会儿想必已然是被万箭穿心千刀万剐了,她倒是淡然,刚才一番打斗兜帽落下,露出欺霜赛雪的如玉小脸,明明是让男人心动的美丽,却因为眉宇间的清冷让人望而却步。

    更别说她下手如此果断狠厉。

    宁清秋冷冷道:“想来想去,你们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我发现死掉对你们来说未必也太便宜了些,不如从此当个凡人,再也没有办法欺凌弱小,不过匆匆十数年就是零落成泥才算是对你们最好的惩罚。”

    “你们也别这么看着我,手上沾染了无数无辜人的鲜血,罪业缠身,你们这样的修士界的毒瘤得到这样的下场只会让人拍手称快说声报应,绝对冤枉不了。”

    很多修士并不怕死,他们害怕死得没有价值死得默默无闻,害怕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窥探大道奥秘就死去,他们不害怕死亡的本身。

    眼前的马匪们虽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但是对他们来说选择马匪这一行业就已然是决定了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完全可以说抱着能活一天是一天能够逍遥一天是一天的想法,也许他们都不像死,但是真的死到临头他们也许并不害怕......

    宁清秋就是剑落在他们身上看清楚马匪头子的表情突然改变了主意的。

    果不其然,她话音一落,所有马匪都是对她怒目而视,恨得咬牙切齿,为了不听到不堪入耳的辱骂声,她还顺道用真气封住了他们的音带喉咙,所以就连呻吟声都是听不见了。

    她舒出一口气:“我们走吧,这些人就留在这里,是死是活看他们的运气了。”

    七夜和她并肩而立,轻声道:“再等等,那边有人过来了。”

    宁清秋也纤眉一蹙,望向了东南这队马匪跑来的方向:“怎么又来人了?该不会是追杀这群马匪的人吧?”

    她眼神似笑非笑的在地上一堆残废们身上扫了一圈,戏谑道:“该说一句你们确实是倒霉透顶么?我好心放你们一马没想到别人不会放过你们啊,这老天爷看来还是希望你们早死早超生来着。”

    这不,追兵到了。

    虽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若不是追着这群马匪来的话那未免太巧了。

    马匪们脸上反而是燃起了喜色。

    修士向来是承受不了变为凡人的打击的,且这片沙漠危机重重,他们也觉得就这么被人杀了也比毫无反抗之力的之后被什么沙漠荒兽给活生生的啃了来得好。

    倒是摆足了一副一心求死的模样。

    宁清秋问七夜:“要不我们还是走了算了,管他是什么人和这些马匪有什么恩怨,都不关我们的事儿,继续呆在这里可能还有不必要的麻烦呢。”

    毕竟她把人家想杀的人统统废了,某种程度来说,其实算是截胡吧?

    照理来说应该被感激,因为他们算是帮了忙,但是保不齐修士里面奇葩众多,万一人家觉得自己的猎物容不得人插手呢?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修炼界这样的大有人在,宁清秋可不想招惹这样的疯狗......

    当然,真的遇上不讲理的宁清秋也只会选择一刀宰了。

    七夜却是慢慢扬起唇,笑了:“不,我们等他过来,来的是熟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