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你带她走
    宁清秋微微一僵,旋即又放松下来。

    最近听到空间通道、传送之类的话都是让她有点神经过敏外加条件反射了,明远找到中土大唐的线索乃是大喜事儿,她平白多想增添忧虑干什么呢,总不能这么倒霉的在这个瀚海沙漠里面寻摸个古国遗迹都是会再次碰上魔族破封的事儿吧?

    若真的是那样,就该说这天道气运都是站在魔族那边儿去了,人族还费心挣扎个什么劲儿,还不如趁早认输了事......

    当然,这都是些气话。

    便是真的天道不眷顾,人族也不会认命的,他们从弱小到强大,从微不足道到诸天主角的地步,靠的从来不是妥协认命,而是不服输不认命,故而就算是天地反复,人族都是会撑到最后的,何况世界终究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魔族并不是苍天钟爱的种族,他们是被遗弃的族群,当然,人家也就不介意就是了。

    明远察言观色,自然是温声问道:“怎么了?看你脸色,莫非是心里有什么事儿?”

    问的是宁清秋,眼神却是飘向了七夜,是不是你惹着她了?

    宁清秋可不是个气性大的,她惯来不会被些许小事纠缠,他佩服她的豁达也欣赏她的胸襟,但是一旦是宁清秋真的因为什么事心里有了疙瘩芥蒂,那也不是轻易消除得了的,而且也不会是什么容易解决掉的事儿。

    宁清秋扭头看了一眼七夜,也懒得和他们打什么眉眼官司,只冷冷的哼了一声:“我心里能有什么事儿,小女子一个左不过生些小家子气罢了。你们这些大男人啊,整天忙着拯救世界双肩担山河日月,背上负天下苍生,可别费心管我一个小女子的喜怒哀乐了。”

    青色裙裾淡淡如水,在这沙漠中映衬得格外的清凉优美,她莲步轻移,身姿如柳,当先朝着前方而去,徒留下身后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明远和七夜同时苦笑,几乎是莫可奈何,听听,这话酸的人牙都要倒了。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了。

    就说他们两个,哪里又有她说的那么光伟正?有些事,不过是不得不去做罢了。

    只是她心里有气,说上两句倒也算不得什么。

    两人缓步跟在后面,倒是不敢越过她去。

    身后马匪的尸体无人收敛,渐渐地被风沙掩埋,灵马失去了主人,宁清秋他们懒得管这些无主灵马会有什么去处,自顾自走了,几匹灵马嘶吼几声,便是四散跑了。

    马匪们曾经也是无比嚣张肆虐在瀚海沙漠的一员,如今死得也是这么悄无声息,石子儿掉进海里,都是激不起个浪花来。

    无论生前光耀加冕还是万众唾弃,无论曾经是纵横捭阖还是唯唯诺诺,到死都不过匹夫罢了。

    宁清秋一行人早就把他们抛诸脑后。

    三道人影渐渐地远去,天色也渐渐地暗了。

    ......

    沙漠之中,夜半格外寂静,白日炎热,夜晚倒是寒凉起来。

    他们搭了三个帐篷,宁清秋独自一人占据了中间那个最大最好的,进去了就没声息看来是不打算出来了。

    七夜和明远并肩坐在一块岩石上,眼前燃着篝火。

    七夜修长的手指微动翻着木架,专心致志的烤着灵肉,他虽然不常做这样的事儿动作显得有些生疏,但是因为专心所以倒也不输给擅长此道的人了,受火均匀将灵肉靠得泛着金色还带着诱人的油光,浓郁的香气渐渐弥漫。

    明远在一边却是看得好笑,要不是碍着七夜可能会和他翻脸,他这会儿保不齐就笑出声来了。

    他撞了撞他的肩,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是给她烤的?赔礼道歉用?你到底是怎么惹着到了,趁她这会儿不在,好好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说两句好话。”

    难得看七夜吃瘪,所以明远很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虽然他表面上极力的压抑了一下自己的看好戏的神色,但是七夜何等人物,自然看出他的心思。

    他倒也不恼。

    归根到底,宁清秋生他的气,也不过是担心他,要是气大概也是生她自己的闷气居多。

    但是他不能任由她继续憋着这样的情绪,所以还是先低头赔礼道歉罢了,用食物出招,可谓是神来之笔,她必然不会拒绝的,宁清秋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罢了。

    不过有些事他做得,也可以在宁清秋面前做小伏低,却也由不得他人笑话,换个人的话这会儿敢对着他冷嘲热讽的大概尸体都是凉了,不过明远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的朋友,七夜只是冷冷的剜他一眼,警告他收敛些,也没有迁怒。

    只是叹了口气:“剑灵族两界通道的事儿你已经知道,我们封印了那道空间裂缝并且让它变得可以受到单向控制你也清楚。”

    明远点头,接茬道:“然后呢?”

    “然后......”七夜眉宇间增添了几分凛冽,刀光剑影之杀气扑面而来,“然后我决定趁此机会,组建几个高手,去魔族地界走上一遭。不说让魔族伤筋动骨,也要好好地灭灭他们的嚣张气焰,还真的当自己战无不胜了,有事没事儿都是想着来云荒打秋风,真的当我人族无人?!”

    明远倒抽一口冷气。

    他没有想到七夜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但是担忧的同时,心底也是生出了豪情壮志,热血沸腾。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谁没有佩剑天下除魔戮尽的少年雄心?

    七夜不但有,他还打算付诸实践,并且不得不说,天时地利人和凑齐,七夜的计划还真的是可行。

    明远眼中精光一闪,随后看清楚他面上神情,也明白过来宁清秋到底是闹什么别扭,低声说道:“清秋实力不足,你也担心她的安危,所以这一次势必要把她留在九州,她就是在气这个?”

    七夜却摇了摇头,目光凝在明远的身上,神情郑重:“不,清秋这一次不留在九州。我要你,带她去中土神州,去大唐皇朝。”

    “什么?!”

    明远倏然站起身来,然后发现自己的反应过激,重新坐下,把七夜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又把他的意思在心里咀嚼了几下,却渐渐地回过味儿来,倒也觉得这也算是个好主意。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