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深海碧玺
    都是修士,高来高去,自然不可能采用常人攀爬的方式,各自都是飞身而上,当真是神仙风范。

    呃,宁清秋他们几个有腾云驾雾的如明远,有履空如平地的如七夜,还有她自个儿御剑而行,都是风姿仪态极好,唯独沙族几位画风格外的不同些,他们也是腾云驾雾,不过说是云雾还不如说是一阵风沙裹挟而上,倒不像是修炼者凭虚御风,反倒像是......无辜路人被龙卷风给吹上天的模样。

    让宁清秋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当初小时候看电视剧西游记里面的那些大妖怪飞天的样子,那五毛钱特效的既视感......

    简直了!

    她觉得,沙族刷新了她对于异族的印象。

    妖族不用说,奉行血脉至尊至贵的理论,和荒兽压根不是一路人,最是讲究规矩仪态,说得难听点,都是一群食古不化的顽固保守分子,特别喜欢什么贵族做派,在她看来,有点作有点装,但是不得不说,卖相那还是一等一的,不然一向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族这个云荒第一霸主也不可能把妖族放在同盟的位置上来。

    剑灵族那也是清灵优雅,当初她看了第一感觉不就是类比精灵族?长得好、品味也好,关键是团结一致,在灾难面前总分诠释了什么叫做死战不退众志成城,宁清秋剑灵族一游,时间不长,但是感慨良多,对于这个种族,发自心底的喜欢,不像是一开始只是因为丫丫的缘故爱屋及乌了,后来才发现这是因为有剑灵族这样美好的种族在,才有丫丫这样可爱的丫头诞生。

    可是沙族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人族里面一个尔虞我诈满腹心机的势力团体,从他们接触以来,沙族几位长老别看面上一个个粗鲁莽撞,但是心里不知道多少弯弯道道,宁清秋觉得要不是自己等人实力强加上知道得多并且不是蠢蛋,这会儿大概是成为沙族的阶下囚刀下魂都是不一定啊。

    唯有一个好处,她在他们总是能够时时刻刻的找到冷嘲热讽的点,也不知道算不算另一种缘分。

    怕人恼羞成怒,宁清秋轻飘飘落在独角蛟赫然张开的兽吻上的时候,姿态优雅宛若弱柳扶风一般做了个请的姿势,笑容若娇花照水:“大长老提议有功,便是请先行一步。”

    大长老深深地看她一眼,暗道小丫头片子果然狠毒,一路上刻意羞辱他们不说,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他们干探路的事儿,果然人族狡诈诚不欺我,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都是心思这么深,看着装疯卖傻,其实故意拿他的话堵他们的嘴,要让自己兄弟几个做他们的踏脚石,真是欺人太甚。

    不得不说,两方人马在某种程度上心有灵犀了,他们都是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对方,可以说是处于那种一旦是有变故随时可能撕破和平假象的状态了。

    “还望几位牢记,不论是利益何种,都是我们六你们四。”

    “这是自然。”

    宁清秋面色不改。

    他们才不关心什么利益呢,不过该有的份儿也不会少拿就是了。

    不拿白不拿么,便宜不占王八蛋,而且他们不占那就是要给沙族占,光是为着这个,宁清秋都是觉得自己不该做什么圣母好人来着。

    明远在沙族人之后走进深邃黑暗的通道,虽然是独角蛟的喉咙,但是对于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便是它身体最细的地方,对他们来说也是宽阔得没边儿了。

    宁清秋踩了踩脚下,触感十分的特别,还很舒服,就像是那种超级厚的上等羊绒毛毯,但是比起毛毯来说又要有弹性多了,有点像是小时候玩过的蹦蹦床,但是比起那个又有抓力,反正踩起来特别舒坦,她都想要原地蹦跶几下。

    随后想起这可能是舌头啊或者是血肉什么的,在黑暗中看不清又有点渗人,便是握住了身后七夜的手,修长沁凉,像是上好的玉雕,让她瞬间就是静了心。

    黑暗中,一行人默默无声的走着,因为环境特殊的缘故,甚至是没有走路的动静传出,安静得像是没有活物存在一般。

    宁清秋也不敢贸然开口,这蛟兽体内也不知道有什么机关没有,甚至是和独角蛟共存的某些小型的荒兽什么的,万一要是听到动静对他们出手,那就是不妙了,这蛟体内空间虽然对于人来说不算狭窄,但是也不是什么可以放手施展的地方,打斗起来的话难免限制对他们不利,这个时候重要的是要耳听八路注意异常所在而不是说闲话。

    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儿,宁清秋心里敞亮着呢,她是个明白人。

    “咦?”她猝然惊呼一声,在寂静中响起让所有的人立刻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她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

    明远瞬间回头,感觉到宁清秋松开了扯住自己衣角的手,他有些惊神,生怕出了什么变故,但是因为有着七夜在,他也没有太过担心。

    结果一转头,就被吓了一大跳,骇得差点朝着后面退了半步。

    只见黑暗中两点深邃幽暗的绿色光点晃荡了几下,看起来像是某种诡异生物的眼睛,猝然之下,让他都是受惊不小。

    几乎是要以为身后的宁清秋被什么怪物给假扮了......

    “明远,你怎么了?点个亮照照这地方,有点不对劲啊。”

    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带点疑惑和催促。

    明远深吸一口气,指尖一撮,一点明黄色的火焰摇摇晃晃的亮起,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地方。

    宁清秋正半蹲着身体,研究着脚下的一块地方,她本来是半仰着头看他的,这会儿便是垂下头去,没看到明远眼中那一抹古怪的颜色。

    没看错的话,她今日带的耳钉乃是深海碧玺?

    传说这玩意儿便是在深海亿丈深渊无尽黑暗处,都是带着自身的光亮,看来果然没错......刚才那绿色光点,就是她的耳钉没跑了,要是她知道自己被这么吓一跳,指不定怎么嘲笑他。

    明远神色掠过一点庆幸,便是对上了七夜似笑非笑了然的眼神,他当即面色一垮,做了个求饶的表情,宁清秋不耐烦的抬起头:“我说明远年纪不大手怎么老晃悠,赶紧的照这儿别动,我貌似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