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偷袭
    明远连着一口气不带歇息停顿的说了以上一大篇的话,宁清秋头晕眼花的听完了之后,过耳不过心,整理了两分钟,她满眼圈圈的眼神一定,然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说了大半天,你的意思就是我竟然没有领会传送令符的含义所以被你深切的鄙视了是吧!!”

    七夜眼神微妙的看了一眼明远,默默地退后半步,然后半闭着眼给自己加了一个隔绝术。

    明远微微一愣,还没来得及想出怎么委婉表示自己的想法的说法,只来得及呃了一声,就顿了半秒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惨嚎。

    他享受到了一直是七夜专享的腰间软肉720度大旋转的“美妙”感,而且宁清秋深深地知道元婴期大修士皮糙肉厚轻易体会不到痛感,这是在七夜身上经过切身实践的,于是改进版的剑气掺杂旋转法就用在了明远身上。

    他几乎是龇牙咧嘴的求饶,再没有了翩翩公子的风度。

    当然,一半是真的疼,一半是为了宁清秋消气的刻意夸张的表演,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在,他配合一下丢点节操下限的完全无压力。

    宁清秋也没有真的生气,其实也是宣泄心中的喜悦之情。

    传送令符的意义,便是一开始她当个名词听暂时没有听出什么意思,可经过明远的解释还不懂那她就是智商有问题了,她很快的就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沙族的人远远赶走,而明远又表现得这么激动,有了这个消息,他们再怎么激动都是不为过的。

    也许,往后的历史上,甚至是会写这是跨时代的一天?

    因为两界大战来临前夕,有人族英雄某某某和某某某于遗迹中找到传送阵联系上了久远之前被分割开的中土和九州,从此云荒成为真正的一体,人族再次一统,众人并肩作战万众一心,于是开启了新的辉煌时代......

    光是这么想想,就是让人热血沸腾啊,当然,宁清秋更多的不是为了未来的前景,她还为自己的朋友高兴,明远终于可以回家了,他不说她也知道一个离家的游子对于故乡是多么思念。

    修士即便是再强大,同样不是神,他们也有感情和割舍不掉的东西,这并不奇怪。

    其实宁清秋很怀疑所谓的仙神那都是理想化的一个概念,他们到底是冷漠无情像是天道一般,还是说仍然有着一切和人同样的感情模式只不过是站在更高的层次和角度看问题,轻易不会沾染尘世因果这就是个无解的问题,她一直认为没有亲眼见证过的事,就不可以当做是真实。

    真正的神,没有必要因为凡人和修士的臆测去成为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模板,说不定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都是万年窥屏的八卦党也不一定啊......

    咳咳,扯远了。

    宁清秋接过那块土黄色令符,摸了摸,手感不怎么好,感觉特别粗糙,甚至是并不觉得材质非常坚硬,倒是有点硬中带软的感觉,让她有点担心自己要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就该和传送阵说拜拜了,于是摸了一会儿就像是扔烫手山芋的丢回明远怀里。

    “我有预感,传送阵就在前方不远处,它的波动非常的隐晦,几乎是修士敏锐的精神触角都是感应不到的,但是有了这个令符存在,我能够隐约感觉到它的存在。”

    明远给他们吃了一个定心丸。

    宁清秋古怪的瞅了他一眼,最后小声的咕哝道:“原来你是早有预谋选的这个方向啊,我还以为你是随意一指呢。”

    明远脸色一黑,七夜摸了摸宁清秋的头,意有所指:“所以说啊,别看他老好人一个,明远可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坑蒙拐骗样样俱全,可不讲什么君子风度的那一套。”

    这一下,大家都笑了。

    七夜很少有说玩笑话的时候,故而便是随口一说,大家都是很捧场的。

    就在此时,宁清秋感觉耳后肌肤微微瑟凉,一股冷气从那里窜入脑后,她瞬间睁大了眼,丹田内的真气几乎是条件反射不受控制的朝着背后涌去。

    明远正好站在她正对面,面色倏然一变,大喝道:“快闪开!”

    同时抬手便是激发一道如利箭般的红色真气,划过空中,甚至是灼烧穿了空间,隐约还有些焦糊的味道。

    宁清秋动作也是快若闪电,她自然知道明远不是对她出手,虽然那股冲着她来的真气几乎是要糊她一脸的架势,她也是架起了炼心剑直接反手向后一刺,压根没有在意那股烈焰真气。

    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两声嘶吼痛鸣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危机感宛若潮水一般消退,她知道,这是来犯之敌没有了继续威胁她生命的能力,她的剑刺中了对方的躯体,而明远的烈焰真气乃是他得到的南明离火附着,杀伤力极为恐怖,同时从她的耳边经过射入了后方来犯者,没有半点伤到她,控制力当真是一等一的强悍。

    宁清秋回过头,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藏在一边无声无息的跟隐形似的,还阴了他们一把。

    她没有想过是沙族去而复返,不要说他们因为遗迹的影响目前被压制在了人类体型的模式下甚至是连沙化能力都是不能动用,便是他们全盛时期也做不到身后者的隐蔽偷袭,他们没有那么厉害的气息屏蔽竟然能够瞒过他们的感知。

    宁清秋直到最后一刻其实都是没有发现后方敌人的气息,她只是因为修士的直觉感应到了危机。

    那是一头极为怪异的生物。

    不像是天然生成,反而是组装起来的一样,格外的古怪、扭曲、丑陋。

    简单概括一下,就像是癞蛤蟆身躯上面顶着个蛇头背上还插上俩蝙蝠翅膀尾巴粗短像是骨刺,眼珠子有着数个,密密麻麻的占满了脸部......

    外表皮到处都是疙疙瘩瘩,因为剑气刺穿了它的腹部火焰灼伤了它的口腔,它正流着涎水满地打滚来着。

    她心头泛起古怪,这该不是哪个生化危机实验室跑出来的吧?甚至是比起异形那玩意儿都是要扭曲无数倍,像是粗制滥造的怪兽。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