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痴情女子负心汉(下)
    曾经的情人成了大官的东床快婿有了娇妻美妾,自然是忘了在家乡还有个翘首以盼的妓女在等着他,虽然那个姑娘掏出了自己全部积蓄供他作为赶考的路费,两个人也曾海誓山盟,但是转眼就是一切成空......

    在那之后,春桃便是变成了这个认钱不认人的模样。

    甚至是成了明月楼的老板,再也不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发过誓要离开这个是非烟尘之地,彻彻底底的就埋葬了一生。

    这就是个异界版本的陈世美的故事。

    虽然有些改动和区别,总的来说不外乎是那点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罢了。

    也许让人有些唏嘘感慨,但是没有人会赞同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探花郎和一个烟花之地的女子真的是结成良缘的,那无疑是挑战古代人的三观,门当户对,是现代人眼里嗤之以鼻的却永恒存在的东西,而在古代,那更是至理真眼,不容挑战的那种。

    明月和曾经的春桃很像,所以这个妈妈很照顾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春桃会因为明月改变自己一直以来的原则,所以明月对于临出场的时候被春桃妈妈叫出来专门叮嘱要陪几位贵客感到十分的新奇,同样的,她也非常的紧张。

    十七八岁的姑娘,年少美貌,有才华有性格,有的时候也曾骄傲,因为有无数的男人追捧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出色,但是那骄傲太虚浮轻薄,稍微被雨打风吹一下,就轻飘飘的没了,所以她身上有股美丽的哀怨。

    像是天上那轮孤零零的美丽的月亮。

    这也是明月这个名字的由来。

    只是......欢场女子,哪里来的高洁?

    这个名字,其实也算是一种讽刺。

    她唇角露出一丝苦笑,转瞬又挂起了美丽的微笑,只是那眼里,乃是虚无的空洞。

    宁清秋就是被这双眼睛吸引的。

    她暗道,这个姑娘沦落风尘,倒是可惜了。

    只是这世上的可怜人何其多,青楼中多少卖笑的女子背后的心酸苦泪有人看到,又何曾有人在意?

    她并不表露自己的同情,因为那不只无用,还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嘲讽轻蔑。

    明月穿着白色衣裙,清淡中难掩妍丽,肤色雪白,娥眉轻描,只有一点朱唇涂得嫣红,非常的抓人眼球,而这本就是精心设置的妆容。

    既把她清冷高洁的一面露出来,让男人们觉得可望而不可即,也刻意装扮了诱惑男人的唇妆,两者对比更显得突出,这本来就是一种卖点,但是只有明月自己知道内心的讽刺,特别是当她看见包厢里面以为的贵客乃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未施粉黛,却是难描难绘的风华绝代。

    对方穿着白色衣裙,清丽简单没有一丝一毫的装饰,却是让人惊叹那晶莹纯粹的美丽,当真是世外仙姝。

    自己若是和她比较,当真是直入泥淖,玷污了明月这个名字。

    珠玉在侧,使我形秽。

    那些文人墨客的酸言酸语,竟然当真是真有其事真有其感。

    “明月姑娘,请坐。”

    清秋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七夜坐在她身侧的另一边,明远坐在她的对面,她见到了明月的真人,觉得这个姑娘倒是有几分别样气质,倒是有了几分别样的怜惜,也不开玩笑了,直接让人坐在她的身边,决定开门见山。

    明月顿了顿,将门扉掩上,除了刚开始扫过房间的时候见到七夜和明远后微微一怔,便是再也没有看过他们第二眼。

    她算是知道妈妈为什么会破坏规矩让她在拍卖的前夕竟然就给她找好了客人。

    而且,这些客人并不是冲着她本人来的,明月非常肯定。

    想通了这些,刚开始的害怕也没有了,本来以为自己今夜难逃失掉清白之身的命运,虽然悲哀但是也做好了迎接命运的准备,但是如今看来,未必不会有逃过一劫的机会。

    就看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了......

    反正她总是不能拒绝的,不论是客人要求身体还是别的什么,零落成泥碾作尘,这就是她们这样的弱女子的宿命。

    明月身姿款款,走路的姿态也是极优雅轻盈的,这是特意训练舞蹈培训过的,所以她看起来就是跟旁的女子特别不一样,也许这也是吸引这么多男人的秘诀?

    青楼女子,也有她们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所谓是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

    宁清秋拉回自己偏到了天边的思绪,给明月斟了一杯清茶,倒是让那个姑娘有些受宠若惊,赶紧双手接过茶杯,微微在唇边碰了碰,便是朝着宁清秋道:“这位贵客,您有什么想要问我的或者是想要我做的事,尽管说就是,我知道的就都说出来,我能做到的事就会全力去做,您不需要拐弯抹角,这样我反而是惶恐。”

    她非常诚恳,敏慧程度让宁清秋都是有些讶然。

    这个姑娘真的非常聪明,还不是那种小聪明,她看出来他们的来意,而且明智的选择了直言而不是试探,倒是比起春桃这样的老江湖倒是更为的让人喜欢。

    “快人快语,我很欣赏你,明月姑娘,你不只是有美貌。”宁清秋感叹赞美一句,便是直接说道,“那我也不说废话了,我们来明月楼有着别的事,你只需要将你来到明月楼的第一天起经历过的大概事件和基础日常讲出来,还有你觉得哪里古怪的地方都是可以告诉我们,甚至是听到了某些传言啊猜测啊故事啊什么的都是可以说。”

    明月蹙蹙眉,觉得这个要求甚是奇怪,但是她也没有问什么问题,反而是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组织着语言。

    宁清秋安静的在一边等待,并没有打断她。

    明远和七夜也是一言不发,包厢里面沉静得近乎是静谧。

    春桃在门外就是把耳朵贴到了门口上,费尽力气也是什么都听不到,可把她愁得不行。

    最后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管他的,反正人看起来真的不像是来砸场子的,还出钱特大方,这样的贵客欢迎都是来不及,还用得着提防?反正她便是提防戒备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看开点。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