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喜闻乐见的打脸戏码(下)
    宁清秋震惊的看着他,暗暗为他“喝彩”。

    实在是能够当着三位元婴大修士的面这么咆哮,脏话连篇的,当真让她非常的震撼。

    这小子还真的是井底之蛙不识泰山啊,他就真的没想过自己这么闯进明月楼贵客的包厢里面可能会引发多么严重性质的事儿么?

    啧......

    明月冷冰冰的保持着纹丝不动的表情,像是王冲突然变脸喝骂她贱人的事儿压根就不存在似的,在明月楼这么多年,她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永远不要相信一个男人的话,那全部都是花言巧语,不论是曾经多么甜蜜,都是抵不过冷冰冰的残酷的现实。

    前有那不明不白的明月楼创始人的灵异故事,后有春桃的亲身经历,以及在明月楼这十几年来见过的无数欢场离合,明月自认为已经是把男人这种生物看透了。

    不得不说,她已然是在特定的环境里面因为特殊的经历造成了如此偏激的想法,不能说她偏颇和狭隘,因为她的世界,能够看到的就只有这些,王冲更是亲身上阵给她说明了什么叫做男人的翻脸无情。

    这样没脑子又冲动的男人,还真以为她能够瞎了眼看上他?

    明月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眸,里面掠过淡淡的讽刺辛辣。

    “王公子,春桃妈妈一向是最是与人为善,你怎么骂我都是不要紧,但是作为客人,对着春桃妈妈动手动脚的推搡以及当着贵客的面喝骂我......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不得不说,明月果然下手极狠。

    这不动则已,她一开口,就是钉住了对方的死穴。

    借势借力,她是无师自通了。

    春桃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她作为明月楼的老板,其实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了,如今被王冲这么一发作,脸面上其实是相当的挂不住的,但是没等到她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家明月依然是把王冲给得罪狠了,最可怕的是,她竟然有些刻意的让宁清秋这几位看不出来头的贵客和王冲这个城镇一霸别苗头......

    这可是大忌。

    春桃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宁清秋,那位比起明月更像是明月的姑娘唇边的笑容既轻又淡,让她不由得背上起了白毛汗,她若不是看着时机场合不对,简直是想要给出昏招的明月一个耳巴子,让她好好清醒一下,这可不是她能够随意糊弄的人,和他们打交道要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来,怎么可以自认为可以利用他们?

    简直是驱虎吞狼之策,一不小心,就是会反噬己身。

    明月还是太年轻,没经验了。

    春桃妈妈赶紧的露出笑容,格外的夸张:“哎呀,不过是我自己不小心,倒是怪不得王公子,还有,明月你不好好地陪着我们的贵客,在这里胡说八道个什么,这里哪里有你插话的份儿?!”

    “我们打扰几位了,我看这门也坏了,不如换个包间怎么样?”春桃说着就是想要把明月给拉扯出去,总而言之,先让她自己出马把王冲这个愣头青给打发走,虽然她也非常的厌恶他这个让她似曾相识的丑恶狰狞的嘴脸,但是这个时候实在不是爆发冲突的时机,到时候最倒霉的一定会是她们明月楼。

    并且春桃心里面还有点隐秘的想法,虽然经历过了年轻的那个人渣她这一生不会再傻傻的不求回报的付出自己的感情了,但是......到底是和王镇长勾勾缠缠这么多年,两个人之间单纯的因为时间都是处出了一点情谊,王冲到底是他唯一的儿子,春桃还是不想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反正她这辈子吃亏已然是成了习惯和骨子里的东西了,虽然深恶痛绝,但是也根深蒂固,到了现在,几乎是麻木了......

    宁清秋却是不咸不淡的伸出了手,慢慢说话的时候节奏和七夜非常的相似,几乎是让听的人心吊得高高的,竖着耳朵听着她到底是要说什么话。

    可以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典型代表了。

    “慢着......我可没说事情就这么算了啊。这在我们谈兴大发说得正高兴的时候,这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某某某突然破门而入还话语粗俗口出恶言,实在是让人为明月姑娘深深地抱不平,所以,这位是不是该给出个说法来?”

    她饶有兴致的盯着那个王冲多看了两眼,心里暗自可惜,在天楚这片地方一路行来看到的有修炼资质的就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个,小缘资质一般,而石秀才若不是因为儒修的特殊要求几乎是可以说一句乃是朽木不可雕,除此之外,大多数凡人都是没有任何的仙骨资质的,虽然修士要看资质机缘,但是连入门票都是拿不到,那就没办法了。

    比如说江念雨作为宁清秋还算是称得上朋友的人,就是因为本身没有修炼资质,宁清秋也只能徒呼奈何,虽然世上有逆天改命篡改一个人根骨的方法,但是这样的方法不论是哪一种都不是轻易可以做到的。

    总而言之,修炼者的资质在凡人里面乃是万里挑一的存在,而眼前这个莽撞无脑的王冲,却是至今她见到过的最好的修炼苗子。

    不过以这样的心性,若是踏足修炼路,不是心魔入体就是为祸一方......当然,不排除这位突然破而后立大彻大悟的可能性。

    王冲几乎是憋青了一张脸,都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什么也没说出来,差点让身后跟着的几个为自家少爷保驾护航的打手以为这位少爷是不是魔障了,不过瞟瞟宁清秋那张欺霜赛雪如花似玉的美人脸,他们心里就哦哦哦的恍然了,感情这位爷今日明月姑娘这般冲撞,结果这一次是遇上更好的了,不过,这位看起来还真不是好惹的姑娘啊,他们到底是按照以往的模式少爷让做什么做什么,还是说赶紧的把少爷拖回去找老爷呢?

    要知道少爷虽然是混世魔王一个,但是王镇长那可是绝对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板守旧的封建大家长,每一次王冲在外面惹了什么祸,最后王镇长在出面为他抹平的时候,转身就是会把他抽个半死,恨不得把这个蠢货给塞回他那个娘的肚子里面去重造!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