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喜闻乐见的打脸戏码(终章)
    少爷没动静,打手们自然是眼观鼻鼻观心心里还在大肆吐槽,但是就是没有人说话和动弹一下。

    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少爷这会儿真的是气得肺都是要炸了,恨不得把后面那些压根不干事儿的统统拖出去打死,竟然到现在都是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么!

    说实话,王冲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他老爹没少修理他,但是王冲还是依然过着他想要过的生活,吃喝玩乐无一不精,有那么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作风,但是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有点怕了,甚至可以说,是慌了。

    他不是不想说话,也没有因为骂了明月就后悔自己破了温柔多金翩翩情深的表象,他对这些其实都是没往心里去,明月在他心里归根到底不过是个漂亮的妓女罢了,就是价位高一点架子也摆得足一点。

    他愿意就陪着玩玩儿,要是不乐意,自然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

    今日本就是拍卖明月的初夜,这样的好机会他自然不可能不来,既然放出了自己要追求明月的风声,那么他今夜要是不能成为明月的入幕之宾,岂不是要被所有的知道这件事的人耻笑?

    这绝对是王冲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明月被春桃安排临时来到宁清秋他们的包厢破坏了今晚的拍卖计划,实在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的,不过一来很多的客人是看到了宁清秋他们一行人进入明月楼,审时度势在不清楚事情真实情况的时候自然是置身事外抱着讳莫如深的态度等着事情的发展;另一方面,大家都是明白这在场的人里面有一个绝对是比起所有的人都要更加急不可耐的做先驱冲锋,故而出头鸟都是跳了出来,大家自然是乐得摘取现成的胜利果实......

    王冲果然是不负众望。

    他也确实是二话不说的就顶了上来,但是谁都是没有想到他采取的方式还是一贯的简单粗暴。

    好多的人都不由感叹这位没脑子的程度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对着那包厢里面的情形,无数的人都是好奇不已,要不是怕引起正在针锋相对的双方的敌视,他们还真的想要围观一下。

    王冲已然是出了满头冷汗。

    他盯着宁清秋的眼神已然是带上了一些恐惧,听到她要他说话,面上便是流露出一丝喜色,但是转瞬便是发现自己的嗓子还是发不出声音。

    宁清秋自然知道王冲这是被人封禁了言语。

    因为七夜很不喜欢他这么大吼大叫的态度,他骂谁不重要的,但是在这里污了他们的耳朵,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她眼神示意了一下,七夜默默地放开了禁言法术。

    王冲简直是要喜极而泣了,他捂着自己的喉咙咳嗽了几声,简直是声嘶力竭一般,倒是让其他几个不明所以的凡人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个表述方式?以惨烈的咳嗽方式吓人么......还真的是有点别出心裁啊。

    王冲是莽撞,是冲动,但是他不傻,有智商会思考,自然知道刚才自己的不对劲是和这几个看着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人有关,宁清秋美貌绝伦,但是王冲这个几乎可以说是色中饿鬼的男人却是对她没有生出丁点儿觊觎之心,反倒是有了小动物面对猛兽的战栗感,这实在是很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却又是真切至极。

    修士对于凡人的震慑,来自于生命层次最深处的根本不同,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威压,在细微的小地方都是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有的人都是以为王冲会爆发。

    但是他的态度却是突然地改变,事情骤然到了一个大家难以理解的走向。

    王冲似乎是深呼吸了一下,他这个时候才感觉能够自由控制自己的身体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行为。

    “......是我孟浪了,冲撞几位不说,还对......对明月姑娘口出恶言,实在是小人行径,我也是一时头脑发昏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些什么才会这样,还望几位贵客大人有大量,不和我一个糊涂蛋计较......”

    “春桃妈妈,你放心,你这里的破坏的门扉还有屋内设施什么的,都是我来赔付,你只要是接下来把几位客人安排好了伺候舒服了就行了,你明白了吗?”

    说道最后,才有几分恶少的威胁感,前面的话在熟悉他的人耳朵里面听起来简直是人格转换一样恐怖,都是让大家开始怀疑人生,要不就是耳朵幻听,要不就是眼前出现了幻觉......

    总之没人相信他从良了。

    这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宁清秋看着那几个莽汉脸上的表情堪称是风云变幻扭曲古怪得简直是难以直视,简直是浑身上下都是写满了戏精两个字,可把她给乐得,被之前王冲嚣张态度惹出来的一点儿火气,这一次消散得彻底的无影无踪。

    “王公子换脸的速度当真是让人惊叹不已,这说话的艺术也是登峰造极......”

    她别有意味的说着。

    王冲的脸色铁青铁青的。

    但是他什么也不敢说,即便是知道对方是在嘲讽自己,他也只有脸上带笑的忍着听着,认了。

    因为他实在是怕了刚才那种状况,让他彻底的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身体,这样的记忆方式实在是太过深刻,这么须臾的功夫,他估计自己这辈子都是忘不了。

    关键是这诡异的事件,绝对是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王冲在她好一顿指桑骂槐冷嘲热讽中依然维持她说什么是什么乖乖听者的态度,最后其他的人都是麻木了,王冲带着自己的几个打手就这么灰溜溜的堪称狼狈的退出了包厢。

    其余的人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如今结果已经出来,王冲彻底的败退,还心服口服,那么其他人就是再怎么想要对明月一亲芳泽,今日都是没指望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只要是这些人不把她赎身带走,那么大家都是有机会的,不过是时间再推迟一点罢了,只是这第一夜......

    众生百态,心思各异。

    宁清秋他们被春桃带领着进入了一间和之前那包厢别无二致的房间,春桃出去安排后续处理,毕竟大厅内的那么多客人不可能就这么干瞪眼了啊,她也要安排其他的姑娘把场面炒得火热起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