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有颜色的话
    宁清秋不知道有人打算来找他们“算账”,便是知道了她也不会担忧。

    有实力的人,不畏惧挑战。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么。

    当然,明月肯定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

    她以为这么多年的待在这红尘销金窟里面自个儿已经是什么都是见识过了,什么都是可以做到淡然相对,便是面对王冲当初那种势在必得她都是不以为意,如今却是真正的目瞪口呆红唇长得大大的,那样子哪里还有半分明月楼头牌的风华容姿?表情几乎是可以用滑稽来形容了。

    这却也怪不得她。

    是个三观正常的人乍然看到这样的“非现实”超凡力量手段的现场,想必比起她来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是更为不堪的都有。

    宁清秋本来也没打算瞒着她。

    因为明月身上好像是有点特殊的地方。

    这也是刚才明远突然传音给她知道的,说是他身上的令符自从来到明月楼附近就是隐约发热感觉很想长脚跑路似的,若不是他的真气压制,这会儿令符大概是飞蛾扑火般的跳到明月身上去了。

    这才是明远和七夜对于带着明月过来阁楼一起寻找传送阵的根本原因,她貌似是个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几个人也没有看出她身上的特殊之处在什么地方,但是事出必然有因,所以将她带上“以备不时之需”,这就是明远的原话。

    宁清秋暗暗白他一眼。

    还亏得她想要给明远找个情投意合的女子,现在看来多半是没戏了,端看他这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性格,想要他对着那个女人温柔小意非人力可以做到,还是看缘分吧,不过不得不吐槽一句,这要是放在她穿越前的时代和地方,简直是三个字可以贴切的形容,那就是注孤生......

    明远的真气威力可以摧山断江,何况一个区区铁锁,不过是一块凡铁金属罢了,自然是须臾便是化为铁水,滴落在地面上。

    门轻轻的开,吱呀吱呀的声音有些折磨人的耳朵。

    黑漆漆的房间像是择人欲噬的大口,不过眼前几个都是属于艺高人胆大的典型类型,七夜首当其冲,一撩衣袍,玄色衣摆沉溶在夜色中,让人几乎是疑惑自己是不是看到的都是幻觉。

    这样的人,不该是存在世间。

    他不喜欢他们这么拖延的节奏,按照他的想法来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快刀斩乱麻的到了目的地了,还在这里磨蹭......

    宁清秋笑了笑对着明月恍若无事人一般说道:“走吧,我们进去。”

    明月还像是个泥塑木雕般站立在原地,像是一时理解不了宁清秋的话语。

    她催促道:“你放心,若是怕黑怕鬼什么的,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有无限供亮的灯源......”

    清秋指了指明远,成功的看到他的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

    “然后,若是遇到妖魔鬼怪什么的,也只有是我们教训他们的份儿,所以不用担心,跟我们进去吧。”

    她加重了语气。

    明月知道,她这不是在跟自己商量,这个时候要是拒绝,那就是没长脑子外加不识好歹。

    于是她努力的牵扯出来一个笑容,轻声说道:“这是我的......荣幸。能够有这样的经历,确实是值得说道了......”

    别管这话说得多么的言不由衷,只要是目的达到就可以了,他们全部都是进入了旧阁楼中。

    却是不知道,这个时候正好是王冲再次踏进明月楼中的时间。

    春桃本来是正在挥舞绣帕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跟男人们说话,努力鼓吹着楼里其他的姑娘,这些姑娘平日里面被明月压了一头总是得不到重视,这一下明月不知道怎么的“退位让贤”,她的位置这个时候急需要其他的人来补充,于是楼里的姑娘便是使出了浑身招数开始争奇斗艳,你方唱罢我登场,都是把平日里舍不得露出来的压箱底的绝招统统的展现出来。

    男人们退而求其次不假,但是明月虽好,也不是人人都是可以采摘,还不如看看其他的姑娘......

    总的来说,这是双方都是有意的一场大型活动,所以热闹起来也是格外的热闹。

    王冲的到来就是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话说这家伙不是吃了排头偃旗息鼓了么,怎么又这么一脸爆发的模样杀了个回马枪?

    所有的人都是面色各异的观察这边的情形,不得不说,王公子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搅屎棍,这才恢复了平静,他又带来了谈资,有的人兴奋,有的人却是不耐烦的蹙眉,不是谁都是有兴趣看到他玩那一套老掉牙的仗势欺人的把戏。

    这里是个小城镇不假,但是时不时地还有不少的外地人来到这里,这些人其实都是不怎么吃王冲的这一套的,大家都不是一块地盘上混的,几天一过拍拍屁股走人就是,谁还真的怕了谁不成?

    春桃努力让自己的唇角不要下垂,她面上带笑拦住了上楼梯的路,眼底里面一丝笑意也无,暗暗恼恨当初王镇长那个没脑子的,怎么当初没把他那啥在墙上......

    呸呸呸。

    欢场的女人,说话带点其他颜色,到也不足为奇,更何况春桃妈妈这位前妓女后老鸨的老油条了。

    “哎,王公子这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可是回来看我们楼里的姑娘的?青青和芙蕖今个儿都是要上场争夺头牌的位置,王公子是来看歌舞的还是来看才艺的?”

    青青能歌善舞,芙蕖擅长琴棋书画是个才女,两个都是楼中仅次于明月的当红的姑娘,且都是王公子的老相好,这么一提,便是刻意的缓和气氛。

    她此时还不知道,楼上已然人去楼空,几个人都是跑到旧阁楼那个废弃地去了,哪里还管这里的镶金嵌玉红尘万丈。

    这番作态,倒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白做。

    王冲的眼睛里面积攒的都是积郁和疯狂,盯着人看的时候简直是没有人类的感情一般,像是发病了似的,倒是把和他对视的春桃给吓了个正着,嘴里面的打趣话和敷衍词这个时候都是憋在喉咙口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