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她是个死人
    接下来的话,都是不用七夜解释了。

    云荒最顶尖的修士们,从此再也不能毫无顾忌的放开手脚去域外探索,便是只有寥寥几个最顶尖的返虚大修士才可以去往外界,要知道,对于修士来说,基本上金丹期就是可以在域外肉身行走不惧真空,如今这个限制却是被无限拔高,修士们不单单是不能前往域外,甚至是被隐瞒了真相,因为知道这些事对他们来说压根没有意义。

    只会引发骚动和混乱,对于实际并无改善,所以他们只能采取限制信息流通的方式来最大程度的缩小封天绝地可能会带来的影响。

    要知道,人族和魔族还未曾开战,大家虽然心里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全神戒备,但是到底还是有底气的,毕竟我们才是曾经胜利的一方,如今灵气复苏,只需要一定的时间,九州的修炼者会井喷式的爆发,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必将会再次取得辉煌的胜利......

    前提是大家不要知道魔族和人族几乎是势均力敌的,甚至是因为多年来的积累,底蕴甚至是还有超出,并且这一场战斗,其实一开始我们就算是输了一半,因为魔族只是为了破坏,归根到底主战场是在云荒,人族是被逼无奈的要为了自己的空间和生存和魔族开战,不论战斗打成什么模样,对于人族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

    宁清秋叹了口气,拳头都是攥紧了,深深地看着云荒母星,盯着那一片深沉的黑:“魔族,当真是该死,不应当存在于世!”

    “还有,你刚才提到的深渊,那是什么?”

    “深渊,就是下半部分黑色星球的统称,基本上等位于云荒,魔族其实深渊的繁衍体,也就是它催生出来的最适合毁灭云荒侵吞世界的主力军,可以说,我们的敌人其实不是魔族,而是魔族背后的深渊。深渊具有巨大的感染性和其他的特殊能力,魔族其实算是深渊生物,我们不知道除了他们会不会还出现其他的深渊生物......要知道,每一任魔尊其实都是来自于深渊深处,只是这个情报作为高度机密都是被封锁,所以普通的修士并不知道这些事。”

    明远缓缓解释,他也有些震惊,怎么都是没想到这里竟然会看到这个云荒母星的景象投影,这很可能是当初开展封天绝地的时候所在的场所之一,要知道封天绝地乃是众多顶尖大能联手封印整个星球世界的壮举,为了彻底的隔绝深渊,为了给云荒留下一条后路不至于彻底的游离在虚空外,他们可谓是绞尽脑汁,所以这些封印地带十分绝密,他们是过来找传送阵的,却是怎么都是没想到竟然发现了一个疑似封印地点之一的地方。

    三个人同时沉默,都是一脸凝重。

    事情急转直下,他们是过来跨越九州和中土的壁垒的,想的是联合两方人族彻底打通云荒,恢复上古时代人族的繁荣,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涉及世界最大的隐秘的封天绝地的东西,换个说法,他们走到了云荒世界和深渊世界,人族和魔族隔着的最坚固的屏障最最强大也最最薄弱的地方。

    最后倒是七夜打破了寂静,他甚至是薄唇轻扬微微翘了起来,他的眼睛格外的亮,点燃了跃跃欲试的火焰,他很久很久都是没有体验过这种挑战的感觉了。

    “看来这一次不单单是要把你们送走,我也要走个捷径,从这个地方去魔界,想必会十分快速吧?”

    宁清秋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要劝他:“你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来吧,带上其他的圣地中人一同前去探索,魔界危机四伏,你一个人势单力薄,这单枪匹马的闯进去你倒是潇洒了,我......”

    她咬咬唇,眉心攥得死紧。

    七夜安慰她道:“放心,我有分寸的。封天绝地制造出了两界屏障壁垒,我之前想要通过那空间缝隙过去相当于是在墙上凿开一个洞,落点都是不知道在哪里,过程中也会有些危机,如今却像是走到了真正的墙上本就存在的大门前,这大门比起墙面本身来说还要坚硬无数倍,但是我们恰好可能握有钥匙,那就轻松了......”

    安全也有保障。

    毕竟当初设置封天绝地制造两界壁垒归根结底乃是为了抵御魔族保卫人族,如今人族后来者到来,他们怎么都不信当初的制造者不会给后来者留下点后门利用,人族反攻魔族,这可是无数年来无数人的夙愿。

    当初的大能者们也绝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受气包。

    说不定当初冥冥之中就是有人窥测天机,故而才有今日的巧合,有的是,是命中注定的,命运在上,总有人在迷雾中指引前路。

    “那好吧,我们就一起努力吧,我在中土你在魔界,互相给对方加油,都要记得,有人在等着对方。”

    她很少说这么柔情蜜意的话,她并不是一个善于展露自己感情并且表达的人,她会觉得羞涩会不好意思,如今却是情绪到了,自然而然的说出。

    七夜眼中流露淡淡的笑意和温暖,他点头道:“好。等我回来。”

    明月这个时候一直是在旁边沉默懵逼中,因为她对于刚才那一大段一大段的对话都像是在听天书,什么魔族啊、封印啊都是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她感觉得到气氛的严肃,所以她压根不说一句话,默默地在旁边当着哑巴,等着他们能够想起来自己的时候。

    讨论完毕,宁清秋略微抱歉的看了一眼明月道:“接下来的事儿,可能需要你的帮忙了。”

    明月一脸愕然,她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看着眼前的那片星空就觉得单纯的震撼,除此之外,就感觉不到什么了,这个时候宁清秋竟然说要自己帮忙?

    她心里升起了极度的不安。

    宁清秋也是终于知道了她的特殊在哪里。

    之前他们没有想到,却是因为思维误区了。

    刚才七夜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说,明月其实是个死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