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人还是鬼?
    北风呼啸,卷起地上无数狂草长龙。

    得出这里异常的状况和魔族那一干人没有任何关系,宁清秋果断的松了口气。

    不论是什么情况,都不会有比起魔族影子闪现其中这样的情况更加的糟糕了。

    可以说是底线设在那里,只要是不是最坏的那种情况,其他的貌似都是很好接受,无论将会遇到什么——

    这么说起来虽然有点太没追求的样子,但真的是宁清秋的真实想法。

    她可不想头一天来到中土大唐,就遇到这么糟心的事儿,对她来说,这段时日翻来覆去的和魔族以及和它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人打交道,她已经是差不多产生了生理性厌恶了。

    这真不是夸张。

    明远看到她那如释重负的模样,也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道:“来到这里我就是东道主,接下来你就一切放心跟着我就是了,答应了七夜把你照顾我,我可是言而有信的人。”

    潜台词就是他已经是不生气了。

    不然要是引发了触底反弹,那么这场戏的本身价值就没有了。

    宁清秋倒是没有发现他的“险恶用心”,便是顺势笑着说道:“那当然了,我这就是要到你那里去白吃白喝到时候你不要把我赶走就行了......对了,这个时候反正有的是时间,你不如趁机和我说一说大唐朝堂的情况,毕竟这一次我们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要找上说得上话做得了决定的真正的实力高层才可能达成云荒人族一统的大任,这里面可不简单啊。”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只求自己不要冒失的做错什么事儿,辜负了七夜的期望。

    既然把事情交给她了,那么就要竭尽全力的做到最好,她从来都是这么认真到近乎死板的人,没答应的事儿她也许不会上心,但是只要是说出口的承诺,她怎么都是要完成的。

    人,言而有信,这才算是真正的立身。

    明远脸色凝肃起来,他背负双手,深深地看了宁清秋一眼,这个时候倒是非常的心有灵犀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便开口道:“大唐皇朝,乃是一个巨大的修仙皇朝,比起所谓的瀚海古国不知道要庞大辉煌了多少倍,甚至是综合实力并不逊色于上古某些一流大派,虽然因为天地规则的改变,导致如今的合道至尊只有人皇,但是高手的基数仍然是恐怖级的。”

    “并不是我说大话,而是九州目前的状况确实是远远不如大唐,这个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因为有着人族几大圣地以及七夜这样的绝世妖孽存在,你也用不着担心这个状况会持续太久......”

    “两界联合,乃是大势,天下人族本是一家,魔族入侵,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况且,明家在大唐经营这许多年,可不是什么用都是没有,在人皇和朝堂面前都是可以说得上话,实不相瞒,其实我当初前往九州,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考量,当时的传送如今想来其实是太过巧合。”

    他微微苦笑了一下。

    倒不是埋怨什么,只是......作为年轻天骄,他热爱自己的家族,尊重黑白学宫的师长,只要是有什么事儿需要他做,明远一定是义不容辞,就算是刀山火海都是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他们偏偏是要刻意的瞒着他进行这样的操作,实在是让他想不通,甚至是......有点委屈。

    宁清秋不知道内情,但是也是从字里行间听出了一点猫腻,便是宽慰明远道:“也许他们有着其他的考量也说不定,你自己也说了,这不过是推测而已,所以不要为这些还没有确定的事儿让自己闷闷不乐了,我认识的明远,那可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心胸宽广几若海洋天空的人。”

    明远一下就绷不住那点郁闷的情绪,当即就是乐了。

    他几乎是扶着额头在笑:“我竟然有你说的那么好?能够从你嘴里听到这些话,我明远倒是死而无憾了......”

    宁清秋还在那里怼他:“整天什么死啊死啊的,年纪轻轻的,别整天老气横秋的把有的没的挂在心上,不然哪天你要是被自己给郁闷死了,那就是要让天下人笑话了。”

    两个人说说闹闹,便也是远离了这片枯草荒原。

    一路上还真的是没有发现任何的生命体,两个人真气放出,仍然是丝毫没有所得。

    当真是奇了怪了。

    宁清秋一个人也是泛着嘀咕,这摸不着头脑的状况可以说是非常的烦人了,要是遇到个心大的也许就不在乎了,事到临头在说,但是这个时期非常敏感,他们实在是不可以放过任何一点微小的异样。

    指不定顺藤摸瓜,就是能够翻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从小到大改变战局,历史上的很多传奇的开端,往往都是貌似很平常的一件小事。

    开始平静如水,其实不多时就会转变为惊涛骇浪,到那时反应过来却也是晚了。

    “咦?”宁清秋停下脚步,脸上有些迟疑,拿不准的模样,“好像是......有人?”

    明远也是看向了东北方向,远远地望去,那里天空一片灰白,死气沉沉没有丝毫声响。

    他放出了自己所有的精神触角,缓慢的移动接近那里。

    顺道移了一下位置,把她放在了自己身后的位置。

    宁清秋当即便是联想到当时在阁楼中他也是这般挡在明月面前的,看着背影来说,确实是有一个男人的宽阔坚实,实在是很有安全感,他虽然从来不说,但是对她这个朋友当真是没得说。

    肝胆相照。

    每每联想到这个词,眼前浮现的都是明远的面容,有这样的朋友,当真是一生幸运。

    “我们过去看看,感知里面......有点奇怪。”

    到底是人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还真不好说。

    便是真的确定是修士,那也不能够冒冒失失的冲上去“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这种地方连只虫子都是没有,却突然冒出了几个活人气息,换你你不觉得有问题?

    ——若是真的觉得没问题,那就是自己脑子有问题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