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人皇失踪?!
    明远这连珠炮似的问话果断的吓傻了不少人。

    黑脸大汉先是畏缩的退了退身体,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之后,便是立刻挺直了腰身,声音带着点颤抖,眼中却带着期待的看向了明远:“这位上人,可是黑白学宫的人?”

    明明自己说的乃是五岳山峦的事儿,且大战已然是波及了小半个中土,不可能有不知道这些事儿的人,一旦是真的出现了,那么必定是隐居在某个秘境修炼的高手或者是某些深居简出的神秘势力的修士。

    明远和宁清秋并没有刻意遮掩两个人对目前外界的局势一无所知的状况,因为绝对的实力压制下,量他们也不会翻出什么风浪来。

    宁清秋见明远的情绪有些不稳定,知道他也是关心则切,便是接过了他的话茬:“没错,他是黑白学宫的人。我们之前因为某些缘故在某处隐秘所在和外界隔离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目前外界的形势变化一无所知,所以现在赶紧的把来龙去脉统统告诉我们......”

    她压根还有无数的后续威逼利诱的手段都是没用,那些五岳山脉的人听到她这句话简直是要喜极而泣了。

    那感觉,简直是从天而降出现在了他们生命里面的救星。

    明远本来是心急如焚的状态,这个时候都是有点毛毛的,于是他沉下一张脸,摆足了高人风范,果然是唬住了不少人,大家都是面带敬畏和憧憬的看着他们,却是除了黑脸大汉,其他的人都是不敢随意插话。

    修士界的等级分化,十分严重,九州可能是要更加的随意散漫些,大唐还是延续了上古的作风,实力强悍者对于下位者的压制,那是全方位的。

    宁清秋对于中土的风土人情的见识,其实从这个时候便是可以划入范围内了。

    黑脸大汉面色带着些悲壮,叙述起来却还是很有条理的。

    “我们五岳山峦的人一向是与世无争,因为五岳的特殊地位,所以在整个大唐都是享有盛名,虽然实力不复往昔荣光辉煌,可是修士对五岳依然是存在着敬仰和香火情的。”

    “可是......北疆那个镇北王,却是因为年少旧怨对我们五岳怀恨在心,这一次他举起揭竿造反的旗,彻底的和朝廷撕破脸,因为朝廷忙着镇压西荒深处的异动还有开始突发性出现在中土的大大小小的连接魔族的空间裂缝,所以抽不出多少力量来对付北疆的叛军。”

    “叛军实力虽然比不上朝廷的主力,但是在这个时候往大唐腰腹要害插上一刀,可谓是釜底抽薪之计,故而南北的联系便是被一朝斩断。黑白学宫的大能们也是四处救火,我们五岳和黑白学宫一向是同气连枝,还望上人出手搭救我们一把,五岳上下不胜感激!”

    本来以为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没想到黑白学宫竟然还有流落在外的元婴修士,这个时候更是明白了双方的身份立场,大家绝对是朋友而不是敌人,所以一开始的那股紧张的氛围在这些人身上开始消散。

    宁清秋震惊了。

    她不单单是震惊自己的乌鸦嘴,竟然真的说中了大唐竟然陷入了风雨飘摇战火四起的局面,还有就是因为这些五岳联盟的人未免也太天真了些,竟然他们说什么就是信什么,说是黑白学宫的人他们就傻乎乎的信了还就这么求上他们救命......

    这该说是真的太会顺杆子爬呢,还是说他们太不设防忒好骗了?

    宁清秋皱眉道:“不对啊,那个北疆王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叛乱?中土大唐有人皇坐镇,那不是固若金汤?”

    她虽然没有见过这位人皇的风采,但是从明远的时不时提起以及七夜都是对这等人物推崇备至,便是知道他多么的了得。

    堪称是当今人族第一人。

    那是可以和魔尊这等bug般的存在刚正面的人......都是让人怀疑时不时要单独把这位至尊合道单独的列出来而不是归属在普通人类的范围内了。

    这样的人物,能够忍受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人蹦跶?

    这不是自己养的狗咬主人反噬么,人皇有那么好的脾气?

    一个斜靠在大石上,满面灰土尘渍的男人扯着沙哑的嗓子,嘶哑的声音响起:“......人皇去了深渊魔域。目前,处于失踪状态。”

    场面顿时一静。

    明远和宁清秋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你说什么?!”

    简直是跟二重唱似的。

    其余所有的人面露苦涩。

    若不是那位定海神针不在,这些牛鬼蛇神怎么敢跳出来搞这些幺蛾子?!

    “人皇怎么会突然前往深渊魔域?”宁清秋眉目纠结,七夜去了那里,如今却知道人皇也是去了魔域,难不成他们打的竟然是一样的主意?

    这还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她疑惑的看向这一圈人:“而且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黑脸大汉道:“如今这个消息已经是被北疆的军队传得天下皆知。一是为了瓦解朝廷的向心力和战斗力,二就是为了让天下人对朝廷的作为失去信心。毕竟没有人皇坐镇,如今的大唐可谓是破绽百出,有野心的人这个时候都是想要分一杯羹。”

    明远沉吟半晌道:“既然你们是五岳联盟的人,我们机缘巧合既然相遇,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你为我们指路,让我们带着你们出去,路上遇上的叛军,都是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对你们我只有一个要求,绝对是不要拖后腿,也不要打乱队伍的进程,我让你们做什么,听令就行,明白吗?”

    令行禁止,这就是他的要求。

    二十几个修士,明明是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但是相反,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的一方。

    都是猛点头。

    这总算是找到组织了,五岳被北疆王的军队给灭了,他们心中有仇恨,但是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显然不是报仇而是怎么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之后,才能够谈以后,不然都是虚话而已,就算是死,那都是死得毫无价值,那未免也太不值得。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