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腐朽的终将被摧毁
    宋海被称作独臂斗罗,自然是因为他只有一条手臂,且这条手臂非常厉害,比得上常人两只手,故而才有斗罗这么个称号。

    不得不说,他的反应速度极快,几乎是稍有感觉,便是鼓动全身真气爆发,衣衫都是自行鼓动起来,头发都是根根分明,却在下一刻,偃旗息鼓。

    宋海的脸涨得通红,所有的真气憋到了极致却就是没有办法爆发出去,就像是被人死死堵住了泄露口一般,难受至极。

    几乎是像自爆的前奏,并且卡死在了这个时间段。

    他目眦欲裂的看着帐篷里面缓缓出现的两道人影,让他震惊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非常的年轻,不是表现,而是那种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年轻,这就证明这绝对是两个天骄妖孽。

    这样的人,这样隐藏行踪神秘出现在了北疆军营里面,就差在脸上明着写明来者不善几个字了,宋海心中苦笑不已,如此妖孽,只可能是朝廷培养出来的,看来,他们果然还是坐不住了,真的开始腾出手来收拾北疆的残局了。

    就是不知道,最后的战局会走向何方,自己又还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宋海这个时候已经是报了必死的心。

    因为知道北疆的行为绝对是朝廷不会容忍的。

    宁清秋懒得理会前面的这个英俊青年的想法,他除了鬓角微微发白倒是真的看起来和二十几岁的人没什么两样,眼神坚毅气势极强,看着就很有军人的风范,她心内叹息,这样的人,怎么就是个叛军,还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呢,听说,就是他下达了对五岳联盟的人斩尽杀绝的命令。

    当真是冷酷狠辣。

    无愧于他的名声。

    唯一的缺憾,就是独臂,虽然他自己已经是看开了不在乎这条断臂,但是到底是可惜了。

    宁清秋可以断定,若不是因为身体残缺的缘故,导致先天不足,他必然是可以一窥化神的奥妙,虽然耗费的时间定然不少,但是也不至于在壮年的时候身体就走下坡路,甚至是生机隐约黯淡。

    宋海沉声问道:“你们是朝廷的人?哪一家的?黑白学宫?还是缥缈剑宫?抑或是太虚观也参战了?”

    他都是被控制住了,军营里面的其他人绑在一块儿也不是眼前两个年轻男女修士的对手,既然如此,与其大吼大叫做什么无用功,还不如看看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至少,眼前这两个人暂时并不想要杀他,当然,若是他们达不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必然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杀人者,人恒杀之,宋海从不认为自己不会死。

    宁清秋微微一笑:“你不用管我们是哪里来的,我们只有几个问题要请独臂将军回答一下,完了之后便是揭过这一茬,我们也不会杀你的。”

    宋海挑眉道:“愿闻其详。”

    他心里自个儿有一杆秤,回不回答怎么回答,还是要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他背负在身后的手,早就是默不作声的将手中的书信碾碎成了粉末。

    宁清秋和明远当然知道他的那些小动作,不过是当做没看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若是真的撕破某些窗户纸,想必宋海这样的人会选择的方式那就是只有一个——玉石俱焚。

    比起书信来说,还是人的话更可靠一点。

    宁清秋有把握,让他说真话。

    明远拖过来两把椅子,三个人几乎是面对着坐下,他看着宋海,沉声道:“三个问题。”

    “第一个,北疆王为何要反?”

    “第二,黑白学宫的最新动向。”

    “第三个......你们为什么要灭了五岳联盟?别告诉是北疆王年少时的那点仇怨,这只能是拿来骗骗别人。”

    忽悠不到他。

    宋海的目光变得极深。

    他看了明远半晌,微微一笑,很是有风度的模样:“原来是黑白学宫的高足,阁下果然是好风采。”

    片刻,便是苦笑一声:“这几个问题当真是一针见血,真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了。”

    说实话,若是明远开门见山的问他们接下里的行军计划啊,关于朝廷的动向啊什么的,宋海是必然不会说的,但是这三个问题他若是不答,那便也是一种回答了。

    宋海沉吟片刻,精简的回答了几个问题。

    “北疆王不得不反。”

    “黑白学宫倾巢而出,一半奔波天下补足空间裂缝去了,另一半和朝廷的军队一道和我们北疆修士会战在川江大渡口,时间就定在三日后。”

    “至于说五岳联盟......五岳山群根基已然腐朽,新的时代降临,这里必然是要被摧毁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而我,不过是顺应天命而已。”

    明远沉默片刻,冷冷一笑:“借口罢了,追根究底,只是你们的私心。”

    宋海颔首,毫不羞愧:“也许是吧。我们也不否认这一点,私心人人都有,只是看有没有实力,在恰当的时机把自己的野心实现罢了。”

    宁清秋见明远的拳头捏起,知道他对于宋海的回答很不满意,但是她还是觉得应该是得到想要的东西便是可以离开了,至于说这个宋海杀不杀都是不要紧了,因为他本来就是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至于说这么配合的回答他们的问题,首先,他答得巧妙,本来就是有些避重就轻,其次,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是了解,既然本就是活不了那么自然就不怕死,他还这么珍惜自己的小命,只可能是为了他一辅佐的北疆王的某些计划。

    那么,留着他的命,显然才是价值最大化的选择。

    两个人退出帐篷,宋海沉默的坐在椅子里,捏着扶手的力道无比巨大,最后把手变成碎片落了一地。

    良久,微微苦笑,仰着头,眉心刻痕深深。

    如此大世,稍微行差踏错一步,就是跌入深渊万劫不复,但是可惜,北疆已经是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事已至此,只能是拼尽所有,背水一战。

    不成功,便成仁罢了。

    ......

    “我们现在要赶去那个川江大渡口么,宋海不是说了黑白学宫会在那里参战?”

    宁清秋把选择权交给了明远。

    他却是沉默的看着宋海所在的帐篷良久,低声说道:“不,我们哪儿也不去,就盯着他。这个人身上,一定是有大秘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