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可敬可爱的人
    不得不说,宋海的大动作真的是差点跌破了宁清秋的眼镜......如果她有的话......

    就这么些破破烂烂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跟垃圾堆里面倒腾出来的玩意儿,竟然被宋海这么随便一摆弄,嘀嘀咕咕不知道念了些什么鬼画符咒语之后,竟然能够改变天地规则?!

    这是在逗人玩儿呢!

    宁清秋早就不是当初的修炼小白了,如今成为一名元婴剑修,虽然看起来十分的顺利进步速度跟火箭似的,但是只有自己清楚一路上经历了多少风雨,心境经历了几多攀折,她取得的成就虽然有天时机缘,但是宁清秋并不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凭空得来的。

    生死危机,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所以宁清秋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已经是逐渐的加深,加上身边有着七夜高屋建瓴的指导,有着明远这样的比拟半部云荒百科全书的学神级别的存在在身边潜移默化的影响,她对于很多东西都是有了长足的了解和进步。

    天地规则,那是属于天道的东西,它无所不在,限制、引领、规划着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无论是神魔鬼怪还是修士凡人都是要在这个框架里面,修士虽然是号称超凡,但是若没有达到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这样的巅峰程度,依然是受着天地规则的钳制。

    也就是说,天地规则这样的高端玩意儿,没有化神以上的修为想都不要想,便是碰撞试探那都是要小心丢掉小命。

    尤其注意,这里的前提是化神修士还只是可以触碰解析天地规则,想要改变的话,还是先白日做梦来得轻松一点。

    但是,宋海竟然可以做到这么轻易就是引动天地规则波动甚至是改变的程度?!

    他何德何能?!

    这不是在挑战修士的认知底线么!

    宁清秋呼吸都是变得急促起来。

    她敢肯定,宋海绝对不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做到这个地步,那么这样的剧烈变化只能是出自于外界或者外物,那么问题来了,那个关键的点,到底是什么呢?

    她目光灼灼的在地上的那一堆破烂里面反复扫过,想要看出到底是哪个“貌不惊人”的东西竟然引发了这般惊天动地的效果,方圆千里的灵气都是扭曲撕裂,天上的月光也黯淡了,其中所有的精华像是源源不断的流水注入到了宋海的身体内,经过这个中转站,射入下方按照某种规律排列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物体内部。

    这片范围彻底的和中土世界隔离撕裂开来一般,宁清秋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百米之外,水变成了火,火扭曲成了金属,那都是元素级别的分裂变化,比起修士的法术手段高明到了不知道哪个层次去了,一个是物质转化,另外一种却已经是涉及到了法则规则层面的更改。

    个中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所有的物体都是大放光华,一时半会儿都是仙家气象,五光十色的,倒是遮盖住了本来的陈旧黯淡,宁清秋的脸色却是立刻黑了。

    因为全部都是闪闪发光,谁能看出来到底是哪个东西才是她要找的?

    明远却传音道:“别急,天地规则哪里是某一件器物能够改变?除非是混沌诞生的先天至宝一类......宋海哪里能够有那种东西?北疆王绝对是不会容许这等至宝落在外人手里的,再忠心耿耿都是不行,所以,这更改天地规则的原因,不在于他的这些引火索般的手段,而是来自于这片大地本身。”

    “我总算是知道北疆军队为什么在朝廷大军压境的时候不忙着应付前线战局,反而是把宋海这等猛将派来屠灭镇压五岳联盟,原来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占据这片土地。”

    宁清秋倒抽一口冷气。

    不得不说,若真的是如此,那么五岳联盟灭得实在是有些冤枉,他们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错,不过是怀璧其罪罢了。

    “我一直很疑惑,那就是从你和五岳联盟的那些人的表现来看,五岳联盟貌似在大唐的地位非常特殊,在中土也不是无名小势力,甚至是可以和黑白学宫这样的庞然大物建立交情。照理来说,他们应该是拥有一流的实力,即便是面对北疆的修士军队也不该如此一败涂地。”

    “但是我观察那些五岳联盟的人......他们确实是算不上什么精英。”

    明远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五岳联盟曾经的历史地位非常特殊,一度也是黑白学宫这样的顶尖势力,实力强悍高手如云,传承比起我们黑白学宫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当年那场灵气减退的大灾难中,九州和中土被强制分离,五岳联盟作为支持云荒人族不可分割理论的保守派和朝廷这样的持有壮士断腕的态度的尖锐派矛盾不可调和,后来,五岳联盟便是在那场变故中损失了许多的有生力量,不少有志之士甚至是用决绝的姿态离开中土随着九州一同分离出去。”

    “五岳联盟就此衰退,最黯淡的时期简直是连一个元婴修士都是没有,在中土的地位理应一落千丈,但是它的遗泽太多,敌人不少,朋友却是更多,朝廷也是有心补偿,毕竟大家根子是一家人,只是针对问题的理念不同罢了......黑白学宫很是从未把五岳联盟当做是外人,甚至是一直帮着他们。只是五岳的高层也还是有些傲气,对于当年的事颇为记仇,一直是不冷不淡的,所以五岳联盟被北疆军队入侵的时候,学宫大概是没有料想到压根腾不出手来。”

    宁清秋万万没有想到,五岳联盟曾经还有这么光辉的历史,也没有想到他们跌落云端的根本原因竟然是在于当初分割九州和中土这一段历史转折点上,难以想象,那是多么波澜壮阔的时代,那是多么可敬可爱的一群人。

    不错,当初灵气消减末法时代来临,若是没有割裂九州,那么中土也许没有这数十万年的繁荣,整个云荒人族也许目前都是没有一个合道高手。

    大局面来看,大唐朝廷的说法不能说错,但是站在感性的角度来讲,宁清秋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九州人”,却也对五岳联盟心生好感。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