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世间的对错善恶
    “说吧,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话语冷气嗖嗖,气场全开,炼心剑感应到她的深恶痛绝一般,也是剑气不要钱似的朝着那个小树精......不对,披着小女孩皮的怪物身上狂抽猛插。

    小怪物嗷嗷嗷的痛叫,脸上表情极度扭曲,眼睛睚眦欲裂,嘴巴大张露出尖锐的齿牙,里面还流着一些涎水,看着恶心到了极致。

    宁清秋微微退后一步,目光斜开,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发现!”

    小怪物怎么都是不相信自己会露出破绽来,她明明演得那般的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这一招里栽倒,含恨而终。

    宁清秋明明是被她骗到了不是么!

    “呵。”宁清秋冷笑一声,道,“虽然我很想就是不告诉你让你死不瞑目来着,但是我果然还是更想好好打击一下你小看人族修士的莫名其妙的自信心。”

    “是,你选择伪装的方式很巧妙,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的小树精,对于人族好奇,又是个孱弱的小女孩,身上虽然有灵气波动,但是修为太低不足为惧......我一开始也是被你蒙蔽了,甚至是还因为我有一个妹妹的缘故,还对你有了几分移情。”

    那个怪物不甘心的嘶吼道:“没错,就该如此,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发现我是想要害你!”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害我,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安好心。”宁清秋道,“其实仔细的想一想,你的出现实在是太突然了,这还不算,最关键的是,你若真的是一个从未接触过人类的小树精,那么面对第一次见到的生物,应该是凭借本能来感应的,我的修为比你高那么多,身上的杀孽也不少,虽然我认为杀的都是应杀之人,但是你若是树精,天性亲近自然,对于我这样的剑修照理来说应该是避而远之而不是巴巴的凑上来,再好奇也不可能就改了胆小的本性突然变得这么依赖陌生人。”

    “你的戏,演得太过了。”

    宁清秋盖棺定论。

    其实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小树精的靠近,让她体内的明净琉璃火开始变得不安的跳动起来,她一开始还没有察觉出异样的根源,只以为这股古怪是来源于这个让她感觉不好的森林,可是小树精再三往她这里凑引起无垢火的剧烈反应,宁清秋再怎么迟钝都是感应到了不对。

    虽然她很不愿意把一个外表天真甜美的异族小姑娘当成是坏人,但是事实证明,怪物从来都不会是单纯的以吓人狰狞的外貌出现,它们最可怕的是还会以美丽纯真的假象出现,利用人族善良和积极的那一面作恶。

    这简直是比起魔族都是要更让宁清秋憎恶恶心。

    小树精的外表渐渐扭曲,身高拔高,由一米不到的小姑娘变成了三四米高的怪物。

    它的皮肤逐渐变成了青黑的色泽,五官狰狞,眼球猩红色暴突,身上全部都是青黑色的藤蔓符文,声音也是沙哑难听:“你们这些人族,就是虚伪,明明都是一样的弱肉强食,还要把自己装点得真善美,让人恶心!”

    宁清秋眉头一皱,倒是对这个怪物的身份真正的好奇起来。

    它怎么会对人族有这么大的恶感?

    还有,这片森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倒是要听听理由,总不能空口白牙就凭你自己就这么给人族下了定论吧?”

    青黑皮肤的怪物慢慢的安静下来,给宁清秋说了一个久远的故事。

    这里,确实是叫做原始之森,旁边,也有一片美丽的七色草原。

    原始之森里面住着一群快乐的树精灵,它们爱好和平与世无争,虽然占据原始之森这样的福地拥有海量的资源和近乎无穷无尽的灵气,但是它们并不热衷于修炼,漫长的生命里面,它们更喜欢去探索未知,游览森林,和朋友伙伴们嬉戏,实力不是它们的追求,因为它们并不热衷于战斗。

    这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在大街上抱着金砖行走一般。

    只要是被人发现,必然是会被觊觎,必然会招来灾祸。

    一个人族来到了这里。

    他身受重伤落在原始之森,被树精一族发现了,它们对于这个外来的种族非常的好奇,因为它们知道七色草原住了很多的种族,却是从来没有见过人族,于是它们便好心的把他救了回去。

    然后——

    那个人族发现了这片神奇的地方,他欣喜若狂,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已经是彻底的打探清楚原始之森和七色草原的情况,七色草原生活了形形色色的种族势力也是盘根交错,且因为形势复杂的缘故那些种族的战斗力实在是不弱,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在了树精一族上。

    伤好了的人族并没有久留,他很快便是离开了,树精一族以为自己又多交到了一个人族的朋友,依然快快乐乐的生活。

    然后有一天,人族朋友回来了,只是迎接树精们的不是感恩,而是铺天盖地的战火和灾难。

    树精一族从此成为历史,烟消云散彻底灭族。

    只是因为死后最纯粹的不甘和怨恨,这片原始之森也是被污染了,彻底的成了一个怨念体巨型坟墓,那个人族,最后也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洞天福地。

    因为那个洞天福地变成了最最凶险的地方之一。

    眼前的这个怪物,其实就是污染后的原始之森诞生的,它来自于曾经的树精们的精神意念,所以对于人族满怀仇恨之心,见一个杀一个,它喜欢在白日里装作曾经的树精那柔弱天真的模样,骗取人族修士的信任,然后在夜间翻脸无情,偷袭他们,挖心吞噬,吃肉抽骨。

    宁清秋沉默了很久,最后也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手掌伸出,上面一团明亮的透明的无色火焰熊熊燃烧。

    “世间没有对错,只有善恶,曾经的树精是善,但它们错在太天真,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如今的你却是恶,也并不是做对了,你依然是错的,错在忘了害人之心不可有。”

    “我这边是送你往生,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再也不要作恶了,这片森林,也不该留下。”

    无穷无尽遮天蔽日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片天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