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个人想法与立场分歧
    其实重玄真君本来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毕竟是老一辈的修士了,很多事都是看得比较淡,其实修士本来就是有这样的意识,随着生命变得漫长力量变得强大之后,渐渐地,属于人的那一方面的情感就是变得稀薄起来。

    虽然不是说每个人都像是修炼了太上忘情录那般变得毫无人性人情,但是修士情感淡薄却是公认的事实,他们也只有在修炼的时候在求长生的这个时候,才会像是一个人那么多一点。

    至于说重玄真君这样的炼器师,基本上就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是放在了炼器一道上,除了这个,就算是实力增长都是没有办法给他带来更多的喜悦和别的情绪了。

    真正的科研精神,朝闻道,夕死可矣,对他来说,一般人惊讶震撼的事儿可能是在他这里打个水漂都是困难,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惊呼出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压抑不出的气势外放。

    飞沙走石,瞬间这里便是充满着剑拔弩张的气愤。

    宁清秋真的怕他们打起来,这里可是活火山,要是真的弄得爆发起来,这里的人虽然个个修为高强可能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是这片造化钟灵的地方就是保不住了,事后重玄真君怎么后悔都是没有办法挽回了,所以这个时候应该是及时止损。

    要说这个时候最该着急的不应该是自己啊,七夜倒是在旁边一脸的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模样,这里可是他的家他的地盘啊,悬空山这么一个陈玄感这样的大唐顶尖世家子弟看着都是赞叹不已的好地方,要是因为今天重玄真君和大唐方面的冲突导致损毁......

    所以宁清秋站出来,挺身而出,喊出了之前的那一番话。

    陈玄感扬起长眉,却是没有第一时间说什么示弱的话,也没有开始对着宁清秋他们的那一番道歉说出口。

    那个时候他说话,以个人的身份道歉,在大唐和九州的这件事上,他的态度非常的中立客观,但是这个时候完全是不一样的,重玄真君的眼里,他和明远代表的是整个大唐,所以这个时候的陈玄感代表的远远不是他一个人,所以不论是心里怎么想的,都是不能在根本上承认这个错误,因为他是大唐人。

    即便是重玄真君真的是要和他打起来,陈玄感也是不会后退半步的。

    就算是这里是九州的悬空山,一等一的圣地,比起他还要厉害的人不是没有,眼前的重玄真君他就是没有必胜的把握,还不要说已经是赢过他且赢得让人心服口服的七夜也是在一边站着,在这个地方,他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可是陈玄感绝对是不会轻易的认输,更是不会认怂。

    大唐的男儿,可以站着死,但是绝对是不可以跪着生!

    明远和他一样。

    这个时候明远也是站到了陈玄感的身边,沉默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虽然是私心里面宁清秋他们作为朋友在自己的心中的分量要远远地超过陈玄感这位没有打过几次交道的大唐双璧绝代天骄,但是在集体利益上面,他扞卫的是大唐利益,至少在这样的时候绝对是不允许自己做什么违背大唐利益的事情的。

    个人的立场要摆正。

    苏红衣和陆长生一直是沉默。

    在这样的场合,他们做什么都是不合适。

    苏红衣在大唐的时候可谓是怼人最凶的一个,看起来最是不好说话,逮住机会就是三番两次的嘲讽陈玄感,把他的个人好恶表现得淋漓尽致。

    本来以为回到九州会变本加厉的。

    没想到竟然是收敛了。

    虽然当时他的那些举动有堕魔的影响,但是本心来说作为知道真相的九州修士,想要对大唐那一脸的高高在上理所当然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便是堕魔被逼出来,苏红衣不受任何情绪负面影响之后,对大唐的态度也没什么好转就是了......

    宁清秋的话还是很有作用的。

    重玄真君不看僧面看佛面,宁清秋的背后就是七夜,对于七夜他是真心的当做是最看重的后辈看待的,自己没有什么血脉,当然对于修士来说这个也不重要,更重要的东西是师承。

    自己的炼器一脉的传承看得比起命都是要重要,可惜的是炼器一道对于资质的要求极高,甚至是可以说是苛刻,一般的天才压根都是入不了眼,就算是重玄真君捏着鼻子一再的降低标准,但是还是没有物色到合适的人选。

    要不然就是天分不够,要不然就是品格意志不过关,然后可能是满足前两者的人家压根就是对于炼器一道不感兴趣,总而言之,这找徒弟是个大难题。

    其实宁清秋倒是觉得这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重玄真君实在是太宅男了,千年不出一次门都是钻研自己的炼器之道的,难道是还能找到什么好徒弟不成?

    所以,重玄真君差不多也就是歇了这个心思,那么作为缺徒弟的人,他看重妖孽无比有着惊世资质的七夜就是理所当热了。

    以他的聪慧,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可谓是生而知之者,只要是愿意去学,就算是炼器之道也绝对是可以很快的上手的。

    可惜的是自己抢不过日月神宗的那位修为通天的宗主大人,而且日月神宗的日月轮转功确实是最适合日月重瞳体质的绝世功法,所以重玄真君压根没有什么挖墙脚的心思。

    宁清秋的态度,其实就是七夜的态度,而且都是把人带进了悬空山,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待仇敌的态度,那么就是要交好联盟了,电光火石之间,重玄真君就是想明白了一切,虽然心里面还是有着旧账想要算,但是一个陈玄感和明远一看就是年轻人,大唐新一代的修士哪里和过往有多少牵连?这般迁怒其实也没什么道理。

    还有就是他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坏了人族大计。

    大唐和九州再次一统,乃是天下大势。

    他虽然久不出门,但是对于整个云荒世界的形势却是门儿清,能够修炼到高阶的修士,哪一个不是聪明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