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有点“不是人”啊
    陆长生点点头,并没有追问。

    他琉璃般的眼眸转向了明远,开口便是问道:“你这是受伤了?”

    明远的伤势虽然恢复得快,但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陆大神医声名威震九州,作为医修中目前近乎是最顶尖的存在,没有什么伤势可以逃得过他的眼睛。

    虽然明远恢复得不错,但是到底是没有痊愈,而且吞服而来大量的自己送给宁清秋的丹药伤药,他怎么会察觉不到那股子丹药的气息?

    明远苦笑着,点了点头。

    关于怎么受伤的,他还真的不怎么想提,所以刚才刻意的就是忽略了这个话题。

    但是陆长生显然不是个随意可以打发的人,他也并不知道内情,虽然知道陆长生不是有意打探他的伤疤和黑历史,但是这么一提,也是觉得心塞塞好嘛。

    不想说话......

    宁清秋脸上略微有点担忧:“说到这里,你最好是为他亲自诊治一番,我们都是外行,比不过你这位大国手,他的伤势很严重,并且被魔族的负面力量在丹田处寄生过,你好好地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隐患,我们当时唯一想到的办法,就只有纯嗑药,我现在心里都是没安悬着的......”

    陆长生点头,苏红衣显然也是颇为关注,两个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凝重,毕竟明远的水平摆在那里,虽然比起他们都是要后进入元婴期,两个人的积累比起他更加雄厚,但是明远出身不凡前期累积深厚,可谓是厚积薄发的典型,绝对是不弱的,压箱底的招式用出来指不定就连他们都是要暂避锋芒,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对于实力的误差估计就是很小很小了,所以明远受伤,绝对是不可以掉以轻心的。

    甚至是还牵涉到了魔族......

    这个问题上面,怎么慎重都是不为过的。

    掀开了腹部的衣服和纱布,陆长生眼眸中掠过诧异,他立刻回头看向宁清秋:“这是你的炼心剑造成的伤口?!”

    苏红衣更是讶异至极。

    要不是知道明远和宁清秋几乎是可以用生死之交来形容,绝对是不会发生内讧的,而眼前两个人也是毫无芥蒂一切如初的待在一起,他都是要认为两个人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

    有关于友情和背叛的年度大戏......

    宁清秋赶紧解释表清白:“是我用炼心剑刺的,但是那是因为他丹田处被魔尊的神念分身寄生了,我不得已而为之。”

    明远点头证实。

    “若不是她这一剑,你们现在大概是已经见不到我了。”

    话语中带着点苦涩和后怕。

    死亡对他来说并不值得畏惧,每一个修士踏上修士路或多或少都是有着这样的觉悟,杀人者人恒杀之,没有人可以逃出这个束缚的怪圈子,除非你真的超脱,那么便是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大自在。

    但是若是自己的身体被人窃据,灵魂被人操控,在自己无意识的状态下,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而且还有邪恶力量操控自己从而伤害自己的朋友摧毁自己的信仰和坚守的一切,那么无疑是世间最可怕的事儿。

    陆长生和苏红衣的关注重点却是再一次被替换,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魔尊的神念分身?!”

    “你怎么会遇到魔尊的神念分身?你有没有什么事儿?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陆长生一路追问。

    眉宇中藏着深重的忧虑。

    宁清秋晃了晃炼心剑:“看我和明远现在还好好地,就是可以知道倒霉的落败者是魔尊的神念分身。”

    苏红衣更是震撼的看着她,他虽然觉得不敢置信,但是宁清秋不是个说假话的人,她说的一定是真的而不是刻意吹嘘:“你最近是嗑药了吗?竟然连魔尊的神念分身都是可以单枪匹马的搞掉一个?真的是让我辈情何以堪啊......”

    当真是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宁清秋苦笑道:“快别夸我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要知道我其实也算是胜之不武,因为魔尊的那个神念分身已经是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当时和明远经历过大战之后,寄生他的丹田处,就连强制夺舍都是做不到,竟然趁着明远虚弱的时候才借着心灵之力的干涉影响想要杀我进而影响到明远的自我认知,从而顺利的完成他的夺舍控制的计划。”

    要知道,若是明远动手杀掉了宁清秋的,他清醒的时候一定会崩溃的,那个时候,便是不愿意,都是会给魔尊的神念分身可乘之机,因为人的心灵是最强大的也是最薄弱的地方。

    “这么虚弱的魔尊神念分身,在毫无所察的情况下,被我的炼心剑刺中,以无垢火燃烧以剑意为燃料,才算是剿灭。”

    “所以,这并不值得骄傲,而我,还需要变得更强。”

    魔尊的强,不可以常理计。

    要知道当初在神京城,七夜和魔尊全盛状态的神念分身一场大战,可是付出了受伤的代价才算是解决,要知道那个时候的七夜虽然不是现在的进入婆娑秘境的时间规则之地修炼进阶达到返虚境界的恐怖实力,但是他当时的修为也绝对是算得上九州数一数二的。

    所以魔尊的神念分身真的非常的强,且目前看来,魔尊的神念分身当时虽然是遭受了致命打击,但是依然是顽强的存留下来了。

    中间再稍微出一点差错,也许局面就不是如今的模样了。

    “反正我们现在绝对不是可以松懈的时候,正相反,这个时候,绝对是要绷紧神经了。接下来,将会有接踵而至的麻烦,还好,你们也来了,至少我们不是孤军作战。”

    苏红衣嘴角一扬,带着血腥味的笑道:“别的我大概是不擅长,但是要论打架杀人,我还真的没有怕过谁,当然......规则外的某些人除外。”

    宁清秋他们都是笑了。

    知道他指的是七夜这样的超出常理理解的妖孽怪物。

    虽然是恋人,虽然是准道侣,但是每每想到七夜的进步速度、修为增长幅度和恐怖骇人的战斗力,她还是觉得七夜有点“不是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