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魔尊战人皇?
    怪石嶙峋的地面,猩红闪电时不时的乱窜。

    这里是魔族最核心的地带,也是冥狱深渊最危险的地方。

    稍不留神,就算是魔族自己,都是会被到处胡乱出现的混沌雷霆拍成碎末。

    粗重的喘息,像是从破碎的喉咙里面逸散出。

    很快又被强制压制住。

    一队魔兵正在巡逻到这个地方。

    昨日有入侵者进入,竟然大肆破坏了许多的驻地和兵营。

    对于魔族来说,这无疑是把它们的脸皮彻底的撕裂下来。

    所有的高级魔族都是叫嚣着要灭掉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族。

    但是真正的付出行动的魔族却是太少了。

    因为它们几乎是被杀怕了。

    因为那个人族简直像是个不败的战神一般,或者说,杀神。

    魔族在他的手里,死掉了太多太多,它们虽然不懂得惧怕,也不在乎死亡,但是这样的近乎是灭绝式的杀戮,还是给魔族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特别是高层的魔族,它们倒是不在乎底下的喽啰死掉多少,也不在乎自己的小命,但是每一个建制的魔族军团都是有数的,死得只剩下几个虾兵蟹将,那么没有谁敢去面对魔尊的怒气。

    最后还是魔尊亲自出手。

    魔尊这段时间都是在闭关养伤。

    因为之前分出神念前往云荒世界,本来以为是畅通无阻再简单不过的试探行动。

    却是不知道被什么人伤到了,最近都是魔气波动剧烈,然后,那个该死的人族就是杀进来了。

    魔尊开始并不想要理会,但是魔族被杀得越来越多,自己手下的那些蠢货又是不顶用,看来出现的还是个云荒人族的超级高手,这样的修士杀掉一个少一个,也就是返虚境界的超级人物,死掉了对于人族来说震动肯定是特别大,可以挫伤他们的嚣张气焰。

    自古以来,都是魔族主动侵略攻击别人,什么时候轮到猎物反过来对魔族出手了?

    这绝对是不能容忍!

    结果这一照面,他就发现这个人族还是个熟人。

    那个杀掉了他的神念分身,让他魔尊有生以来第一次那么狼狈的敌人。

    他发誓,要杀了他的。

    这不,机会就来了。

    所以魔尊对七夜展开了追杀。

    七夜虽然是返虚境界,到底是和合道有着不小的距离,就算是有着日月重瞳这样的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道体,也是身负重伤,最后借助地利也就是深渊中特有的血色漩涡才算是逃出生天。

    但是还是没有办法远离魔兵的搜索。

    魔兵们成群结队的展开了大搜索。

    魔尊亲自下令,一有消息必须立刻传讯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对于七夜下杀手。

    不单单是为了报仇。

    对方绝对是云荒人族最强的那几个人之一,甚至是最强的,因为他的天资、体质、功法、手段都是不可以常理计,不然的话就算是返虚境界的修士也不可能在一个合道境界的修士一对一的全力追杀中竟然还能够活下来。

    虽然自己身上也带着伤,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

    不是全盛时期的合道境界,那也是合道境界。

    一队魔兵再次路过这块荒芜之地,末尾的一个魔兵突然是被空中一阵诡异的波动扭断了透露,它死得太快,甚至是没有引起前方其他魔族的警觉,甚至还因为身体的惯性,往前继续按照频率走了几步。

    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掩饰了。

    然后末尾的魔族一个个的被解决。

    杀到前面还剩下三个的时候,魔族队长终于是发现了,它张嘴就要怒吼召唤附近的魔族同伴,其实背后的那只手已经是偷偷摸摸的开始按上花筒准备传讯。

    但是再快也快不过七夜的刀。

    森罗刀宛若一抹光,瞬间便是割下了三个魔族的人头。

    他身影闪现,冷漠的看了一地的尸体,便是再次消失。

    再次出现,便是在一处山洞中。

    他捂住唇,闷闷的咳了两声,血丝溢出,夹杂淡淡的黑气。

    魔尊当真是有仇必报啊,对着他一个返虚,都是倾尽全力下杀手,好几次,他都差点送命了。

    最关键的是,魔兵们的不断追杀,虽然对他来说压根是蚂蚁的,但是他身受重伤的时候受到了这样的连绵不绝的追杀,无法停止的一次又一次的使用真气,这个时候就算是铁打的身体都是抗不住了。

    再说,修士再怎么厉害,到底是血肉之躯,终归是会受伤的流血的,失去精力的。

    但是还没有杀够啊,他就必须要回去了吗?

    宁清秋在等着他,所以他绝对是不可以死在这样的地方。

    肮脏黑暗的冥狱深渊绝对不是他该待的地方,七夜应该是活得骄傲而光辉,荣耀而灿烂,而且,要长长久久的陪伴在她的身边。

    他挺直腰背,掏出了令符。

    手按在上面,准备动用心神进行传送。

    就在这个时候,他倏然睁开了眼睛。

    抬头望向了洞口,目光投在了东方。

    那里,是合道的气息。

    且——

    不只是一个!

    合道境界的至尊高手在对战。

    一个自然是魔尊无疑,那么另一个......

    只可能是站在魔族对立面的,不然不会和魔尊打起来。

    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那是大唐的人皇!

    整个云荒,那位大概是硕果仅存的一位合道至尊。

    这是一场惊世大战。

    他用不着走了。

    这个时候,正好是浑水摸鱼,大开杀戒的时候。

    之前在魔尊那里受的憋屈,也是时候该还回去了,要是没有了魔尊的牵制和威慑,他就算是还剩下半口气,也不是那些魔兵可以随便动的。

    ......

    宁清秋似笑非笑的拉住了要爆发的苏红衣,他怎么这个性格和炮仗是的,一点就着......

    “我们倒是可以不旁听,不过还是希望你们可以考虑清楚,如今的局面,到底是对付魔族一个,还是对人族也是这么恶劣?”

    其他的几个领主脸色也难看起来。

    她这话说得其实相当的不客气。

    因为这话虽然比较委婉,但是其实差不多已经算是含着直白的威胁了。

    你们是要一对一,还是一对二,虽然说人族和魔族不可能联手,但是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搅弄点事儿出来添麻烦,那自然是毫无压力的,对于七色种族来说,这可就要了命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