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打到魔族老巢去
    魔尊若不是这个时候真的是提不出丝毫的力气,真气运转就连支撑他飞行都是颇为吃力的话,他就是拼着损伤大半的神念,都是要把后面那个贱嘴的红衣男人给杀了。

    他知道自己深渊的本体出了状况,甚至是有生以来本体第一次真正的个受伤,所以这个时候完全是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若是本尊无恙,若是这一抹神念分身被斩灭了,也不过是休养一段时间的功夫的问题。

    但是若是本体受伤的情况下,再加上神念分身被毁,那就绝对是伤上加伤的节奏,内忧外患一起的话,对于本体的创伤将会无比深重。

    魔尊赌不起。

    特别是在魔族磨刀霍霍的备战要吞并云荒,血洗整个人族的大势下,若是自己这里出了什么差错,给了人族和云荒喘息的机会,那么很可能就会带来巨大的变故。

    天道一直是偏帮人族的,但是魔尊偏偏就是个不信命的人呢,他发过誓,要带领魔族离开深渊,真正的占据破坏这片富饶美丽的世界。

    云荒属于魔族!

    宁清秋便是御剑飞行都是快过了光,甚至是摩擦得剑身周边的空气都是发出响亮的气爆声和五颜六色的光晕,但是都是没有办法追到魔尊。

    “这家伙也太能跑了吧?”苏红衣都是快吐血了,你以为说垃圾话是不费精力的吗?

    他都是快词穷了。

    关键是魔尊就算是被气得七窍生烟,所有的人都是能够感觉到那股想要杀苏红衣而后快的压抑感,仇恨值拉得妥妥儿的,但是这位魔尊就是能够忍常人所不能忍,憋着一口气,就是想要先逃出这个困局,而不是逞一时之勇,掉回头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单从这一点来说,他们都是很欣赏魔尊的,但是俗话说得好,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只有死掉的敌人才算是好的敌人,他们面对这样的能够忍辱负重的魔尊,杀意只会更浓更烈。

    炼心剑的剑气都是打磨得越发的尖锐。

    大概是因为有着宋海的记忆的缘故,魔尊对这里的地理非常的熟悉,看样子北疆王当初真的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给宋海都是交代得这么清楚。

    可惜了,那边等着宋海带去七色草原的资源然后翻盘的北疆王这一次真的是要彻底的失望加歇菜了,谁让他们运气这么不好,正好撞上了自己和明远到大唐来的事儿呢。

    还正好是传送出了点差错到了五岳联盟的遗址,碰上了带着使命的宋海,这不得不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苏红衣这个时候要说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那纯粹是不可能的。

    骂一个合道境界,追着他在后面跑跟撵狗似的虽然是很爽,但是若是一棒子打不死让人恢复过来元气了,那么今天的场景大概是要倒着演一遍了。

    猎物和猎人的身份瞬间就是要互换。

    那么自己到时候铁定是魔尊的必杀名单上的第一位,妥妥儿的没跑了。

    其实苏红衣也是没有办法啊,这攻心为上,面对着跑路的魔尊,大家怎么都是追不上,自然只能用一些特殊手段了,打得过的自然是讲究堂堂正正的战斗风格横推碾压就可以了,但是面对这样的绝对的死敌又是打不过的那种,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三个人里面,让宁清秋一个女人骂街这样的事儿苏红衣做不出来,而陆长生端着他那张清高冷漠的仙人样儿的冷飕飕的脸,苏红衣看着蛋疼,决定还是自己亲自操刀子上。

    然后效果不错。

    但是他们到底是看着魔尊绝尘而去,没逮住人。

    完蛋了。

    苏红衣摆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对着陆长生说道:“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两个要形影不离了。”

    宁清秋本来也是十分的懊丧,没想到魔尊这么骄傲的人,合道境界的大高手,竟然是这么没有节操和下限,一路溃逃,甚至是连解体之法都是用了出来,当真是不是自己的身体不心疼不成?

    宋海的身体化作了一团血雾,至于说神念意识灵魂早就被魔尊吞噬掉补充自己了。

    他这个人的一切,都是在这个世间不复存在。

    灰飞烟灭。

    “深渊一定是出现了大变故,魔尊这一次的损伤看起来非同寻常,我们若是把握住这个机会,指不定就是第一次云荒世界主导的对于魔族进行的反击战,也不可能是让我们一直挨打吧?这一次最好是战场可以放在深渊,我一点都是不想让战火破坏云荒的宁静。”

    宁清秋对这个世界,还是充满着爱意的。

    虽然穿越非她所愿,但是既然是来到这个地方,度过了这么长的岁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她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已然是变得深厚了。

    苏红衣和陆长生对视一眼,都是点头道:“好想法。”

    两个男人都是觉得这个说法非常值得努力一把,且把战场打到魔族的老巢深渊去,这听起来就是十分的带感。

    苏红衣问道:“刚才听你和明远对话的意思,七夜他去了深渊?胆子当真是太大了,果然是我辈楷模,难怪......”

    他既然是舍得离开宁清秋,那就绝对是去做大事,但是苏红衣都是没想到,他们的魄力既然是这么大,孤军深入探深渊,当真是说出去都是让人觉得是开玩笑的。

    宁清秋眼里带着笑意点头道:“没错,这件事也是因为一些偶然因素,让我们掌握到了前往深渊的便捷通道,我们甚至是打算利用这个通道把人族的修士军队送到魔族的腹地去,给他们来一个突然袭击,戳一刀狠的。”

    她兴致勃勃,斗志高昂。

    主要是魔尊神念虽然给跑了让人惋惜遗憾,但是这侧面说明了七夜在深渊的进展应该真的是非常顺利,且取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的成功。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魔尊受到了损伤,那比起杀戮十万魔兵都是来得有效果。

    那么七夜的安危就会得到保证,宁清秋近些时日来夜不成寐提心吊胆的惶恐心态,终于是可以平稳下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