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冥鸦是魔族的祥瑞
    盘鸠实在是宁清秋遇到的最难缠的一个对手。

    至少在同等级的时候是这样。

    他大概是元婴期?

    但是身体强度绝对是超过了化神以上,冥鸦身处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几乎是超脱了元婴期对于天地理解的那个层次的生物,所以基本上元婴期的生命体压根不可能对他造成损伤。

    就像是不在一个平面内的攻击,怎么都是落不到另外一方去,除非是跳出了平面的桎梏,走到了更高的位置上,她才能够对盘鸠形成有效的杀伤。

    就像是合道境界的至尊,他们最厉害最无敌的地方就在于能够把自己随时随地的脱离主世界,这样的话无论你的攻击能量强悍到了足够毁天灭地还是什么地步,对于合道至尊来说,比起清风拂面都是还要微弱,因为他压根就是感觉不到,所以几乎是类似于更高维度的生物了。

    这就是合道至尊的境界,这个至高的位置和下面的修士的天壤之别。

    比如说七夜可以损伤到魔尊本体,那是因为人皇牵制下魔尊没有办法反击和抵御,而七夜的体质实在是太特殊,日月重瞳的威力恐怖绝伦,这样的天地之间的第一道体的出现的几率比起合道境界的诞生还要小许多,所以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但是七夜只是个例。

    太过特殊了。

    其他的人想要越阶挑战,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盘鸠的皮肤泛出了金色的光芒,看起来特别的堂皇威武,倒是和他的魔族身份看起来非常的不符合。

    炼心剑刺在他的身上,像是普通的凡铁剑遇上了钢板一样。

    除了火花和刺耳的声音,什么都是没有。

    宁清秋这一次还真的是有些捉襟见肘。

    明远却是在后面一语惊醒梦中人:“清秋你不要拘泥在剑道上,他既然是铁板一块,你就把它烧红融化就行!”

    宁清秋当即便是恍然。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因为一时之气就在这些地方争长短呢?

    只要是能够打败敌人,不就是最好的办法吗,这并不意味着自己的剑道就是有瑕疵的失败的,只是说明在任何一个时候都是要选择最为有效的办法而不是笨办法。

    无垢火不愧是号称魔族克星。

    就算是盘鸠都是忍不住顿然色变。

    “你竟然是明净琉璃火的火种传承者!”

    上一任的冥鸦就是死在这种火焰之下。

    传承记忆中传来的焚心蚀骨的的痛苦,至今都是让盘鸠刻骨铭心,他怎么可能忘记得了呢?

    所以这个时候也是禁不住变了脸色。

    宁清秋倒是扬了扬秀眉,红唇抿起:“怎么,大名鼎鼎的冥鸦难不成还惧怕无垢火不成?”

    虽然不是很喜欢用言语来打击对手,但是一旦是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敌人减弱一分战斗力,那么宁清秋就是觉得自己也是可以试一试的。

    毕竟对方是魔族。

    这是先天上的对立。

    魔族要占据云荒,人族要扞卫云荒,这本来就是个有你无我的话题。

    盘鸠的眼神严肃起来,他少有的认真了,他看着宁清秋,目光灼灼凝定在她的身上:“刀枪无眼,你很厉害,所以我动起手来是没有办法收手的,你自己小心。”

    这倒不是盘鸠关心宁清秋,而是因为魔尊吩咐了他们不要杀掉她,所以他对于宁清秋是不会下杀手的,但是战斗之中有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高手过招,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若是乌苏在这里,他必然是会采取其他的办法,确保宁清秋安然无恙的被交到魔尊的手里,但是盘鸠不一样,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和骄傲,曾经的祖先曾经在前面不知道哪一任的明净琉璃火的持有者手里身亡,这是隔代的世仇,他若是没有遇见便罢了,若是遇见,倘若不报此仇,有何面目面对后来的冥鸦?

    这是他的责任。

    所以——

    不得不暂时不顾对于魔尊的承诺了。

    但是盘鸠也不会背叛魔尊的,他只会用实力和事实证明冥鸦的威名,洗刷曾经的耻辱,然后便是会把宁清秋带回去的,只是多半不可能完好无损了,到时候魔尊要怎么惩罚他,盘鸠都是会认的。

    盘鸠的身后,渐渐地浮现一团巨大的黑影,那像是个椭圆形状,然后渐渐地开始显露每一寸细致的纹路。

    那是庞大的冥鸦,单脚独立,张开的黑色羽翼几乎是遮天蔽日。

    下方的魔族自然是认出了冥鸦的真身,全部都是疯狂的吼叫起来,这冥鸦在世人万族眼里代表着不详诅咒,但是在魔族眼里却是比拟真龙凤凰的吉祥之物,祥瑞之表征。

    他在,就代表着魔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荣耀之光。

    是魔尊和他们同在的意思。

    所以魔族跟打了鸡血似的,冲锋起来更是不要命,它们比较像是被狂热的信仰和宗教规则给洗脑的那种军队,比起其他的军队来说,它们几乎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比如说七色种族,坚持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是疲惫不堪了,魔族没有感情还好,它们却是理智感性的生物,本来大家一起坚持的战斗还可以坚持更久,但是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都是熟悉的同伴、战友、曾经认识的人,没有多少智慧生物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

    它们到底是和魔族截然不同的生物。

    也许是为了扞卫身后的这片领土它们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但是这个时候显然灰色的代表失败的阴云已经是笼罩在它们的头顶,大溃败的时候随时会降临。

    嘟嘟满身都是血。

    都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是战友的还是敌人的。

    看起来就显得分外的狰狞。

    它听到了蓝色水母的传音,让它临时战略撤退,其实这话说白了就是让它暂时当一个逃兵,嘟嘟不愿意。

    它是红色章鱼的继承人,是红色领未来的希望,但是这个时候若是正面战场第一仗它们就是输得这么惨烈的话,它留下来也是没有必要的,多它一个不多,少它一个也不少。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