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有的人可不是可以随便觊觎的
    嘟嘟最后还是撤退了。

    在其他的七色生物的掩护下。

    没有办法,红章鱼和它的关系,注定了自己在整个七色眷族里面其实是属于一小撮站在最顶峰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领域的生物。

    在种族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这样的差距就会明显的表露出来。

    它可以在第一线战场上带着自己的子民和伙伴们浴血奋战,可以杀戮魔族身先士卒,但是绝对是不会允许它陨落在这个地方。

    若是嘟嘟死在了战场上,带来的坏影响甚至是超过了死掉一半以上的红色军队。

    因为红章鱼之后嘟嘟就是名副其实的继承人,这样的存在若是死在了正面战场,那么七色眷族接下来的战争几乎是没有必要打下去,因为肯定是必输无疑。

    所以,其他的人都是可以死,但是嘟嘟和蓝色水母必须安然无恙的回去,不然的话,带来的冲击将会是毁灭性的。

    特别是当嘟嘟还被当成了如今的七色眷族的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它带领着红色军队第一次出征就是挫败了银灵族人的疯狂阴谋,把这个盘旋在七色眷族头顶上数百年的阴影挥之一空,所有的七色生物都是隐约的对嘟嘟产生了崇拜的心理。

    每一个种族,面临危机的时候,都是会或者主动或者被动的去寻找一个可以寄托的精神依赖,而嘟嘟很凑巧的就是站在了这样的位置上,不论是从它的身份,还是它代表的势力,抑或是它做出来的成就,都让其他的七色种族们开始把它当做了拯救七色草原的一份子,甚至是代表人物。

    所以嘟嘟绝对不能有事。

    蓝色水母强制带着它脱离了一线战场,美其名曰,后方指挥。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七色种族这一次不论是胜还是败,都是会注定大伤元气,而七色草原资源之丰富天地灵气之浓郁,不论是谁都是会心生觊觎的,特别是人族和魔族展开大战,双方都是会把这个地方当成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

    七色种族必然是会一蹶不振。

    但是他们这些七色领主们是一定要为七色种族留下传承和希望的种子的。

    嘟嘟就是其中最好的人选。

    因为机缘巧合它就是和人族产生了良好的关系,一直是作为双方的桥梁和纽带居中的,也不像是它们这些七色领主迫于形势和人族合作,归根结底心底深处的戒备和敌意是根深蒂固的,也许并不利于之后的合作,但是若是这个代表换做了嘟嘟,那么想必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所以蓝色水母高瞻远瞩,早早地就是和红章鱼商量了,要把嘟嘟推上这个位置。

    不论它本身乐意还是不乐意。

    为了种族,个人的意愿那真的是无足轻重无关紧要的。

    而且时来运转天地皆同力,嘟嘟带领红色军队,在宁清秋他们的帮助下,彻底的击溃了银灵人组成的大军,几乎是彻底的把这个曾经的朋友一员后来疯狂的种族消灭掉了。

    从此,七色草原大概是再无银灵人。

    若干年后,或者是不需要多久,就是不会再有人记得这个曾经辉煌荣耀曾经烜赫一时的名字,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一股力量在整个七色草原上纵横捭阖几乎是所向无敌。

    七色眷族绝对是不可以落到那样的下场。

    不然自己死也不会瞑目的。

    蓝色水母想,所以不管嘟嘟的严词抗议,只是淡淡的叮嘱道:“你的生命早就不单单的属于你一个人,所以即便是想要体现个人的英雄主义,也是要想一想你身后前千万的子民们。”

    嘟嘟的脸色瞬间灰败。

    对啊,它早就不属于自己了,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刻,它就是决定把自己整个的奉献给种族。

    所以,即便是当一个逃兵,扔下并肩作战的伙伴,看着它们去送死,自己心安理得的在后方指挥,它无论怎么不情愿,也是一定要去这么做的。

    宁清秋吐出一口血来。

    明远面色一变喊道:“清秋?!”

    “我没事,不用过来!”宁清秋头也不回,对着冥鸦的滚滚凶威凌然不惧,半步都是不曾后退,简直是像原地生根一般,她几乎是恶狠狠的说道,“冥鸦我一个人来对付,不用你帮我!”

    “明远,你去下方,对付魔族的大军!七色眷族一旦是抵抗不住,让魔族大军从正面战场突围,那么我们的后续计划就是会全线失败!”

    所以,他只能是选择去下方战场。

    苏红衣这个时候也是被追得狼狈不堪,作为深渊血族,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的乌苏,自然不是表面上的那般年轻,他都是记不清自己的年龄了,只是知道,上一届的人族和魔族的大战,他还很年幼,但是也是参加过那一场大战的......

    所以乌苏的战斗力在整个魔族都是位于前列,几乎是一只手都是数的过来的名次。

    他甚至是比起盘鸠的修为还要高深。

    所以苏红衣这样的绝顶的人族修士,在他的手下都是讨不了好,一身红衣都快变成破布了,被乌苏弄得几乎是支离破碎,他还有点逗他玩儿的意思,苏红衣忍不住都是要破口大骂。

    还说自己不是个娘娘腔,看这个小气模样,简直是和女人生气没什么两样。

    他依然不减风度,则是避过乌苏的血鞭,朗声道:“宁清秋说得对,明远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我们在上面对付他们,你就是去下方战场,帮助七色种族!”

    “至于说宁清秋......有我护着她,你还不放心?!”

    明远看着他被追得疲于奔命的模样,嘴角一抽,心道,这还真的让你说对了,我还真的对你不能放心。

    乌苏则是捂着唇一笑,那样子看起来简直是让两个大男人看得心里发毛:“你跑什么啊,咱们两个好好地亲近亲近......至于说那个人族小姑娘,你自己都是顾不过来了,怎么还有闲工夫去关心漂亮姑娘?我告诉你,有的人可不是可以随便觊觎的,那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哟!”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