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让她这辈子再也拿不了剑!
    盘鸠败了,既是出乎预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人可以获得永恒的胜利。

    即便是真的存在,那个人也不是盘鸠。

    就连魔尊那样伟大的存在,不也是受伤了吗?

    虽然这一点让武乌苏和盘鸠都是不可置信,但是作为高等魔族中的佼佼者,他们又是最为亲近魔尊的左膀右臂,不可能感觉不出来,魔尊也不会刻意的瞒着他们,他可不是那种受了点伤就会担心下面的人知道这件事就会心怀不轨的那种没有对手下势力有绝对掌控力的老大。

    盘鸠只是有些遗憾,目前所处的位置并不能全部发挥他们的力量,作为魔尊最为倚重的几个手下之一,冥鸦肯定不只是这点本事。

    但这里是七色草原,不是深渊,魔族也是刚刚踏足这里,压根都是没有经营出属于自己的领域范围。

    缺少魔气源源不断的供应,就像是修士来到了灵气绝缘地带一样,暂时只能是依靠自己本身的能量来进行战斗,但是这只出不进的,逐渐消耗之下又得不到补充,对于所有的生物来说,都是无比头疼的一件事。

    所以盘鸠虽然败了,但是也并未灰心丧气。

    之后他们仍然会有下一次的战斗。

    这就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乌苏身影一闪,苏红衣全神戒备,却没想到人家压根不是冲着他去的,擦肩而过之下便是抓住还在吐血的冥鸦的肩膀,盘鸠也是半点不做抵抗,就这么跟着他飞快的脱离了战场。

    苏红衣愣了愣,然后差点都是气笑了。

    他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嚷嚷:“这都是些什么鬼啊......高等魔族怎么就都是这样儿的?要不就是之前那几个貌似战斗力不高但是口气大得不得了分分钟扑街的那种,要不然就是阴阳怪气雌雄难辨的,要不然就是这种没有半点武士精神,临阵脱逃跑得飞快恨不得多张两条腿的......”

    宁清秋刚刚恢复心神状态,便是听到苏红衣的吐槽,差点没有直接笑出声来。

    一丝笑意流露出来,莲步一动,便是瞬间闪到了他的面前。

    “懂得保有有生力量,事不可为便是及时撤退,这可是明智之选,也就是面子上不好看而已,但是对于魔族来说,有必要在敌人面前保留什么面子嘛?他们到底是和人族不同,便是如今外形再像,那也是决然不同的生物和种族。”

    魔族的第一波攻击,在夜色深深地时候,终于是消停了。

    鸣金收兵。

    嘟嘟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透了,因为后半局战争它都是没有涉及,而是后方指挥,但是嘟嘟还是没有片刻的放松,一直是支撑全局,所以压根没有空去打理自己,落入宁清秋的眼里,整个身体都是多出了几层血壳。

    她放出了一个清洁术法,清泉般的水在它的身上冲刷了好几遍,无垢火一烤,便是一会儿干透了。

    嘟嘟道谢,面色有点不自在。

    蓝色水母的表情更是精彩万分,万万没有想到宁清秋做这样的行为简直是信手拈来,她都是为无垢火感到委屈......

    而且看她这么熟能生巧的样子,以前也不知道这么做过多少遍了,看起来简直是非常的有经验。

    人族的修士,画风怎么都是这么诡异的?

    “总算是撑过了第一波攻势,夜晚休战也不知道魔族会不会偷袭,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很好的时机,我们一定是不能被假象和惯性思维蒙蔽了。”

    蓝色水母决定只是还是略过这个话题,于是便是直接开始提出晚上安排巡逻的事儿。

    宁清秋抱着炼心剑,吐出一口气:“晚上我来巡逻吧。再派出几支队伍交替巡逻,确保不会有漏网之鱼。”

    明远眉头一皱:“你今天已经是战斗了一天,又是接连和魔族高手对战,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吧,巡逻的事儿就交给我和苏红衣了。”

    苏红衣耸耸肩,对着其他人看过来的目光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巡逻就巡逻呗,反正他精力旺盛。

    宁清秋淡笑道:“那便一起吧,如今这个状况,既没有办法修炼,更没有办法休息,还是巡逻吧,要是遇到夜间魔族进攻偷袭,我指不定还可以多杀几个。”

    魔族折损好几个高端战斗力,这会儿想必已然是火烧眉毛急得心急火燎的吧?

    毕竟魔尊想要把魔族大部队拖到这边来,必定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如今没有做到快刀斩乱麻迅速消灭七色种族反而是被牵制在了这个地方,这个时候想必都是要吐血了吧?

    魔尊倒是没有被气到吐血那么严重。

    只是脸色阴沉得简直是比起天色还要可怕。

    他负手而立,目光沉寂。

    身后乌苏和盘鸠跪在地上,双手抵着额头,深深地匍匐在地下,已经是维持这个样子好一阵子了。

    背后都是被冷汗浸满。

    他们不怕死,但是怕魔尊失望,这位诞生于深渊最底层的恐怖生物,代表的就是绝对的权威和梦魇,他们在他的面前,柔弱稚嫩得还不如地上的爬虫。

    这就是魔族上下尊卑的绝对体现,除了实力的绝对差距,还有就是血脉的枷锁桎梏。

    “起来吧。”

    良久,魔尊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人族的那几个修士,确实是不好对付,倒也怪不得你们,只是那个用剑的小姑娘......我总有一天要把她的手腕子给拧下来!这辈子让她再也拿不了剑!”

    冷冷的怒焰在他的眼底燃烧。

    乌苏和盘鸠哑然相对,视线里面都是讶异的。

    难不成,他们之前还是理解错了魔尊的意思?

    这位大人让他们活捉那个人族女修士,原来不是因为看上了人家,反而是心中有着其他的图谋?

    他们差点就死坏了魔尊的大事儿!

    不过到最后还是没有把人抓到就是了。

    “魔尊大人,希望你赐给我们将功折罪的机会,下一次,我和乌苏联手,必然是把那个女剑修抓过来,否则,提头来见!”

    盘鸠振振有词,誓言发自肺腑。

    乌苏脸颊的肌肉抽了抽,对于自己就这么被代表发出军令状有点糟心,但是到底是不敢当着魔尊的面反口。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