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冷酷的温柔,无情的慈悲
    乌苏头抵在地面上,声音不再像是和苏红衣和宁清秋他们面前说话那样的阴柔,而是变得低沉:“为魔尊大人效力,唯死而已!”

    在魔尊面前,他可不敢拿出平日里那副做派,不然要是让魔尊看着心里不舒服了,那他就死定了,乌苏是很会见风使舵的那种人。

    魔尊没有回应,就这么漫步走出去,乌苏和盘鸠抬头,只看到一片玄黑色绣着金边血色繁花的袍角一闪而过。

    ......

    宁清秋他们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个巨大的阵图。

    这就是明远呕心沥血的作品。

    战争、饥荒、瘟疫、末日,这就是魔族给其他的种族带来的观感,它们象征的就是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灾难。

    但是人族作为诸天万族中最擅长学习和研究的种族,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把不会的东西变成会的,而且精益求精做到最好,直到最后把这样东西据为己有完全的化作自己的东西和文明的一部分。

    这就是他们微末中崛起,战胜了无数种族之后屹立巅峰的最强大的倚仗。

    阵法一道,博大精深,且可以穷尽天地万物的至理变化,就算是皓首穷经也是难以研究透彻,只要是沧海之中攫取一粟,便是已然够用了。

    明远颇有些自豪:“这是脱胎于上古传说世间最为恐怖绝伦的四大杀阵之首诛仙剑阵的一个模拟虚化版本的阵法,虽然说远远比不上它的原版传说那般可以令神魔俯首,但是对付魔族抵挡一时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苏红衣挑眉道:“这样的好东西大杀器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拿出起来?”

    不然的话,岂不是这一场战争就不会一开始就打得这么艰难。

    瞟了一眼蓝色水母,他其实倒是不怎么在乎,归根到底七色草原七色种族的死活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人族和魔族对立,他也不觉得多出一支七色生物组成的军队就是能够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指望七色生物还不如想着靠着人族自己的底蕴多冒出几个化神以上的高手,那么这场战争妥妥儿的就是没有悬念了。

    但是好歹目前还是并肩作战的伙伴,要是明远现在留了一手,难保七色生物们不会翻脸,这都是要亡族灭种了,万一一个不理智就是要拖着他们一起死,虽然说不怕吧,到大小也算是个麻烦。

    最关键的是当着魔族的面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那还真的是从此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内讧可是大忌,先除内患再安外敌,这可是核心方针,不然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蓝色水母却是目光平静,旁边有那么一刻面色变了的嘟嘟也是放宽了心,它一直都是很敬仰孺慕蓝色水母的,看到这位睿智着称的蓝色领主都是一脸温和毫不动怒的模样,便是知道自己等人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蓝色水母解释道:“这件事也是我们议定的,主要是这个阵法威力虽然强悍,但是借助无尽的血气开启有伤天和,我们做不来血腥残忍之事,便是只能是靠着血肉之躯抵挡魔族第一波攻击,如今战场上面已经是有了足够的尸体血肉残骸和死气冤魂......”

    她眉目中带着一丝丝的不忍,没有继续说下去。

    嘟嘟倒抽一口冷气。

    就连宁清秋都是为了这份果断冷静的残酷,变得有些心情复杂。

    原来是这样吗,为了凑够足够的开启阵法的血气,竟然是让战争就这么进行,然后毫不留情的利用敌我双方的尸体和死气......成大事者果然是不拘小节么。

    明远一针见血:“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样的情况下只有是尽力想办法把损失降低到最小,伤亡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只有竭尽全力尽可能多的在保留有生力量的同时,杀光魔族。”

    魔族就像是蝗虫一般,就算是剩到最后一个,它们都是会贪婪毫无理智永不停止的对这个世界进行侵略,所以除了彻底的灭绝,没有第二种办法。

    或者说把魔尊彻底的杀死,那么魔族没有了精神信仰一般的存在的领袖,必然是会如崩塌的沙塔一般,但是这个事情达成的可能性是负无穷。

    魔尊的本体还在深渊里面,杀掉神念分身也不可能跨界对那个恐怖的魔头造成什么难以愈合的创伤的。

    宁清秋叹了口气:“可以理解,但是这个阵法的开启之法还是不要告诉其他的人了,不然我担心很多人可能会接受不了。”

    七色种族毕竟是心地柔软的种族,它们咬着牙上了战场,虽然可以理解这样的行为是为了后来者多活下来一点,但不是人人都是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的,毕竟听起来实在是——

    这个阵法,有伤天和。

    诛仙剑阵的赫赫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简直是如雷贯耳,就算是明远这个拼凑出来的超级弱化版,杀伤力也是威猛绝伦,据他所言,就像是魔族今天那样的攻势,就算是这个阵法本身,就是足够抵挡三波。

    这就很恐怖。

    那么支撑他们在这里抵抗十天半个月那就是毫无压力。

    只要是有了一定的缓冲时间,拥有海量资源地处主场的七色种族获胜的可能就是要多上几分,此消彼长,没有了足够的掠夺资源支撑魔族储备魔气,它们很快的就是会成为没有爪牙的老虎,只能是奄奄一息的等死。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大反击号角吹响的时刻。

    “给它取个名字吧。”

    宁清秋说道,“这个阵法必然是会从明天起大放异彩,指不定多少年后云荒修士会怎么样传唱它的故事呢。”

    明远这也是在试验,毋庸置疑,没有比目前更好的试验场地了,天时地利人和样样都有,人族的敌人魔族就像是个靶子似的立在前方,只要是这个阵法立下奇功,那么之后人族大量设置这样的阵法,便是足够对付魔族了。

    他们会拿到第一手的宝贵资料。

    明远摇头道:“这名字不该我来取,应该你来。”

    宁清秋愣了愣,蹙眉断然拒绝:“可这个阵法和我一点关系都是没有。我不可能将你的功劳据为己有。”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