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咫尺天涯剑阵
    宁清秋有点不高兴。

    明远若是把功劳拱手相让,并不会让她欢喜,只会让宁清秋怏怏不乐。

    明远见她这样的表现,便是失笑不已:“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宁清秋将炼心剑换了一边,问道:“怎么个误会法?”

    “这名字让你来取自然是有让你来取的意义。”他摇头不已,觉得宁清秋还真的是想得太多了,其实何必分得那么清楚,他们本就是生死之交,区区一个阵法,哪里会损害到两个人之间的友谊?

    他也不会这么愚蠢的做出这样的事儿,只会是侮辱宁清秋。

    朋友相交,贵在赤诚。

    “我之前说了,这个阵法脱胎于诛仙剑阵,那么即便是再怎么个弱化版本,它也同样是个剑阵无疑,要想要掌控这个剑阵,并且把它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里在场的除了你,谁还有这个资格,谁还有这个本事?所以,这个阵法,将会由你来操控,也只能够由你来操控。”

    明远把银白色的阵盘就这么一脸不舍的塞给宁清秋。

    她捧着阵盘,人都是有点傻眼:“......啊?这让我来操控啊?”

    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而且一来就是这么正式的场合,这么恢弘的战争场面,她还真的怕自己做不好。

    这要是单打独斗,宁清秋从不畏惧,怕这个字都是不会出现在她的字典里面,但是要担负一场战局的胜负关键,身后是无数七色种族生物的生死,这样的担子落在她的身上,实质是让宁清秋都是有点小紧张起来。

    苏红衣还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哎呀,这明天就要看宁清秋你的表现了,你这是要肩挑山河日月的节奏啊。”

    宁清秋狠狠地给他一个白眼,再也端不住清冷女剑仙的范儿。

    她哭丧着脸:“明远啊,你确定嘛,我可是个生手啊,虽然说之前跟着你也学过不少的阵法知识,但是那就是个嘴上理论派,用剑阵,还是在这样的大型战争里面作为抵抗魔族的中心枢纽......你还是给我换一个任务吧。”

    “你绝对是可以的。剑斩肉身,心断神魂,你的剑意锋锐无匹,剑道更是精粹磅礴,剑魂更是几乎凝固成了实质,实在不行,到时候利用你的剑心代替意识拟态,那就绝对是足够操纵这个阵盘了,再不济,不是还有我吗?所以,放心大胆的上吧。”

    他满脸鼓励,还带着怂恿之色。

    嘟嘟也是出声道:“我们都是相信你的,所以,拜托你了!”

    宁清秋最后叹了口气:“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啊,我这算是被逼上梁山了,这硬着头皮也只能上了。”

    “明日这剑阵就是挡在七色种族军队面前的一道铜墙铁壁,只要是这个堤坝不会被冲垮,那么魔族就是碰不到我身后一寸的土地,这个剑阵,不如就叫咫尺天涯剑阵吧。”

    乍然一听,这个名字和杀气腾腾的剑阵格外的不搭调,堪称是绝对的风马牛不相及,但是细细品味一下宁清秋话里面的意思,却是让人拍案叫绝。

    至少明远就是眉飞色舞的,双手一拍道:“好名字!”

    “咫尺天涯剑阵,这名字取得好,就让魔族咫尺天涯,看着眼馋却是绝对触碰不到我们的领土,宁清秋,你这想法不错!”

    宁清秋都是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夸得不好意思起来。

    轻声咳了一下,纤细的手指抵在唇边:“别说了,不就是个名字吗,不值当你们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夸。”

    苏红衣都是不认同的说道:“虽然吧我也不是个在意细节的,但是这名字我都是觉得取得不错,倒是大大的打击魔族的嚣张气焰,就是要做到让它们就在这个地方和想要达成的目标咫尺天涯,看得到碰不到。”

    到时候,就连七色种族这一关都是过不了,看魔族哪里来的底气和时间去云荒挑战人族,而人族只需要一点时间,就是可以彻底的恢复元气,到时候把魔族赶回深渊再次封印,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宁清秋将阵盘好好收起,这个阵盘里面蕴含了无数的珍贵稀缺的材料,就算是七色种族这么富裕的种族都是颇有些肉痛,可想而知这件阵盘的珍贵,之前明远虽然是有关于这个剑阵的想法,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办法付诸实践,最大的桎梏就是在于原材料的限制,所以一直以来这个剑阵都只是存在于设想中。

    明远都是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么快就是会从他的设想里面变成现实,本来还是打算回到大唐从明府的仓库里面搬点好东西出来的,这件事当然是要瞒着家里人来进行,毕竟研究需要耗费材料,到时候便是明家那么财大气粗估计都是忍不住要揍明远,谁家的家底都不是这么拿来败坏的。

    也就只有七色眷族这样的富可敌国的种族,才可以一次性的拿出那么多的好东西,让明远痛痛快快的把自己的想法进行试验,最后总算是成功了,这里面浪费掉的,也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资源。

    但是明远对于成品的杀伤力的信心是非常充足的。

    到时候,魔族一定是大大吃亏,要是宁清秋爆发一下小宇宙然后魔族倒霉一点,说不定都是要在这里折戟沉沙了。

    夜晚格外的安宁。

    宁清秋他们警戒一整晚,却是没有魔族进犯的倾向,倒是让人心中有些疑虑。

    魔族不是那种非要在正面战场硬钢的种族啊,对于它们来说,只要是可以毁灭敌人,从来是不会在乎什么时候进攻的,夜间对于它们来说和白昼无异,而且魔族不知道疲倦,在夜晚偷袭普通种族简直是通用手段,怎么这一次就是一反常态了?

    难不成又有什么阴谋?

    宁清秋站在大军的最前列,就像是锋锐的箭的箭簇,最尖锐的那一点,青衫仗剑,身姿纤细,气场却是磊落疏拓的。

    魔族黑潮滚滚而来,她屹立不动,远远看去,就像是以渺小的人力,对抗天地之间的滚滚浪潮一般,以人力和天地争锋,虽然看起来不堪一击,却是让人无比的振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