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再胜一场!
    贪婪和渴望,嫉妒和憎恨,破坏和毁灭这些情绪都是在魔族诞生的那一刻便是开始镌刻在骨子里,并且一代一代的,累积成了压抑的火焰,一旦是爆发,那便是只有毁灭一方彻底倒下才能够结束。

    宁清秋这个时候再一次进入了剑心唯我的拟态状,她已经是逐渐的察觉出这样的状态进入战斗的时候的好处了,简直是可以成倍的放大战斗力,对于剑道的理解在剑心拟态结束之后都是会进一步的精深,可以说是通往剑道终点的终南捷径。

    但是宁清秋也没有被这样的好处迷花了眼,没有什么捷径是十全十美的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她有预感,那就是剑心唯我的拟态代替自己本我意识操纵身体的情况绝对是不能够出现得太过频繁。

    不然的话,很可能以后她会逐渐的被消磨掉自己的感情和人格,如果长期多次使用剑心拟态,可能是过犹不及,成了一种慢性自杀。

    宁清秋不会因为单纯的追逐力量,就是愿意把自己的本性给抹掉了。

    那对于她来说,是并不等价也不值得的做法。

    只是因为魔族大军压境,她目前是最适合操控咫尺天涯剑阵的人,毕竟七色生物里面可没有什么出色的剑修,就是想要找个搭把手的合作者都是找不出来,只能够自己一个人上了。

    这个时候动用剑心拟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下一次,就是要变得慎重了。

    这是个出奇制胜的手段,但是不是一个可以常用的方式。

    宁清秋脑海里面闪烁着无数的想法,奇奇怪怪的念头就像是流星一般的在脑海里面划过,她思考这些的时候,压根没影响到剑心拟态的战斗,两者虽然是同为一体,可以说是一件事物的两个面,相互依存却也相互隔离,至少目前看来是做到一心二用互不影响的。

    咫尺天涯剑阵果然不愧是明远呕心沥血之作品,有了诛仙剑阵这样的绝世凶阵作为借鉴来源,还有七色种族源源不断的资源供应,明远的灵感爆发之后才有了这样的产物,如今又是有宁清秋这样的绝世剑修作为主阵者,可以说是咫尺天涯剑阵第一次亮相就是足够的震撼,取得效果自然也是恐怖惊人的。

    魔族成片成片的倒下,整片天地都是被剑影搅乱,天地在这一刻都是反复,地面无数的泥土宛若飞流直下的瀑布,摆脱了地心引力和重力造成的影响,分为数百成千股朝着天空直冲而起,气势汹汹的把魔族都是切割成了无数股小部队,互相没有支援,在泥土化作的巨柱中昏头转向,就像是沙漠中遇到了遮天蔽日的龙卷风暴一样的手足无措,然后便是被无数灵活如鱼群的剑影给搅成一团血雾碎肉。

    其实这战争虽然局势千变万化,可这军队只要是一乱,那么这场战争的输赢已经是没有悬念了。

    泥土巨柱飞升到了几乎是数百米近千米的高度,远远地盘鸠和魔尊以及部分高等魔族都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脸色个个都是难看到了极致,这怎么今天比起昨天都还要输得快?

    这岂不是往魔族的脸上再一次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

    这翻来覆去的打脸,真的当魔族脸皮厚是不会疼的吗!

    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这么多年没有踏足云荒主世界,怎么出来第一仗就是这么屡屡遭遇不顺?

    魔族的凶名,几乎都是要被映衬成为一个笑话了。

    乌苏眼睁睁的看着旗下的魔兵几乎是伤亡殆尽,才看到对面的那个身姿纤细的女人握着利剑朝着他疾驰而来。

    他几乎是目次欲裂。

    但是战场上和敌人讲究什么仁慈那就是自取灭亡。

    所以还真的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让人家对他手下留情,所以魔族被灭,也是没有任何可以说理的地方。

    他只能是含恨遁逃。

    因为只要是有点眼色的,这个时候都是看出来宁清秋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剑气凌厉纵横,这裹挟大败魔族军队的赫赫神威,倒是让乌苏都是有了不战而逃的气场。

    乌苏想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和敌人针尖对麦芒的,那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他不是盘鸠那个满脑子只有战斗的狂人,对他来说过程压根不重要,一切只看结果,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中间的一切都是不作数的

    只要是最后赢了,那么他不战而逃就是明智之举,是忍辱负重,是卧薪尝胆,若是最后输了,那么便是一切皆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都是冒险而已。

    看个人的性格和选择。

    乌苏目前只能是暂避锋芒,等到宁清秋那边过了巅峰状态,便是他反击之时。

    毕竟以宁清秋之能,借助威能恐怖的剑阵,自己相当于不是和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和她仰仗的一片天地战斗,自然是必输无疑,自然明知道结局,那么还要上门送死......

    即便是头脑目前已经是被耻辱和失败冲昏了的乌苏,也是强自按压心中的郁闷和愤怒,选择了逃跑。

    毕竟魔族已经是遭受了军队大败的惨况,若是连他乌苏都是陨落在战场上,那么魔族便是真正的成为笑话了。

    宁清秋在后面冷声说话,还在不停歇的刺激他:“我倒是长见识了,原来魔族个个都是逃跑高手,当初的魔尊还有昨日的盘鸠以及如今的血族乌苏,个个都是缩头乌龟无胆匪类,除了逃跑你们就是不能够提起勇气来战斗吗?”

    乌苏充耳不闻。

    他跑得很快,所以宁清秋最后还是冷冷的顿住脚步,然后,解决了剑心唯我的拟态,脸色有些苍白的回到了自己这一边的阵营,她没有办法长期保持那样的状态,不然的话,大概是会逐渐抹点感性,她踏上修士的路途,就曾经发誓要永不无情。

    所以——

    剑心拟态是一柄双刃剑,杀伤敌人的时候同时要警惕会不会损伤自我。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