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断剑
    宁清秋在这样的战术下不得不放弃了和咫尺天涯剑阵一起作战的策略,而是将剑阵交给明远进行操纵,去保护七色种族的阵线,维持和魔族军队战斗的平衡局面。

    毕竟除了她这个剑修可以发挥出剑阵百分之二百的实力,也就只有明远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去操纵这个剑阵不至于让它成为一个废品。

    明远是设计师。

    没有人比起他更熟悉自己的造物,那简直是像是他的孩子一样。

    宁清秋自己则是脱离了剑心唯我的拟态,凭借自己的本我意识使用炼心剑和高等魔族们战斗成一团,简直是从战场的这一面打到另一面,恨不得把这片天地都是弄得崩塌。

    盘鸠和乌苏联手,这简直是超豪华的阵容,宁清秋都是不知道自己该说这是感谢魔族和魔尊对她的看重,还是懊恼自己被当成了箭靶子。

    其实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咫尺天涯剑阵威力虽然恐怖,但是剑心唯我的拟态也是强得逆天,但是这种拟态的副作用也同样可怕。

    作为一个目前还只是元婴期的修士,虽然提前窥探到一丝属于合道的秘密,对于所有的修士和智慧生物来说都是一个不需要选择的问题,但是这样也是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宁清秋都是感觉到不过两三次的拟态,都是让她的情绪变得淡漠一点,虽然说随着时间流逝貌似是慢慢的恢复,但是她怕自己若是稍有疏忽,就是变成剑道奴役自我,而不是自我追逐剑道了。

    剑心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就像是地球时代那些国家手中握有的核武器一般,人类本身是脆弱的,但是他们作死的精神又实在是强烈,创造了那样的可以把整个种族都是毁灭一遍的武器,而宁清秋的剑心虽然是与敌人战斗和帮助她追求剑道和更高境界的辅助神器,但是同样也是时刻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是可能反噬己身。

    宁清秋觉得,还是自己杀人来得靠谱一点,不到万不得已,不动用剑心。

    刚才使用剑心唯我的拟态,时间越长,越是力不从心,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操纵的难度和精力都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再这么继续下去,宁清秋都是担心自己到时候不会陨落在魔族的手里,反而是自己把自己给坑死了。

    所以把咫尺天涯剑阵交给明远,是不得不这么做的决定。

    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

    明远依靠剑阵和七色眷族们建立了一条看似薄弱且摇摇欲坠的阵线,虽然看起来好几次都是要被魔族的军队给冲破,但是到底是坚持的挺立在原地,且至今没有被摧毁,阵线附近的土地已经是被鲜血一遍遍的染红了,红得几乎是深沉的黑色。

    倒映不出一丝光亮来。

    宁清秋随着战斗的持续,疲惫已经是爬上了她的脸颊,高等魔族也是累的不行,这样的大范围的输出,实在是让人筋疲力尽,毕竟魔族虽然强悍,但是它们也不是神,力量也是有穷尽的时候,关键是没有源源不断的魔气补充,魔族到底是吃亏的。

    当然,它们属于群殴,若是还像是宁清秋这样可以恢复灵气,那么就太不公平了,就算是宁清秋的个人战斗力再强,也是要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因为对面的高等魔族个个都是不会比她弱多少,乌苏和盘鸠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们之前落败绝对不是因为太弱了,而是因为宁清秋有点超出常理的强。

    这样的人族骄子,让所有的魔族都是泛起深深地杀意。

    宁清秋气喘吁吁地闪避一道腐化雷电,衣角都是被撕破了,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狼狈,雨过天青色的长裙上面到处都是被火焰烧灼的黑色、腐化剧毒腐蚀出来的小洞口、被利爪抓开的丝线半空中飘扬,看起来简直是被蹂躏得惨不忍睹。

    但是对面的高等魔族比起她更惨。

    乌苏和盘鸠本来就是身上有伤,如今遇到炼心剑的剑气和无垢火的火焰那更是伤上加伤,到处都是乌青紫黑的伤口,灰头土脸的,哪里有一开始打照面的光鲜?

    反正两边都是有点半斤八两的模样。

    当然,战场上就是更为惨烈了,都不是什么伤口了,到处都是断肢残臂,血肉横飞,几乎都是拼凑不出完整的尸体,所有的生命时候都是交缠在一起,地面上一团一团血肉模糊的具体是什么压根都是让人不敢细看。

    反正七色眷族和魔族都是不会收拾死去的尸体的。

    魔族是没这个规矩,对它们来说,死掉的都是弱者和失败者,没有任何的价值,对于七色眷族来说,死掉的战士都是英雄,是要被妥善安葬的存在,是值得铭记的牺牲的英灵。

    但是在和魔族的交战中,所有的人都是疲惫不堪,而且魔族不会讲规矩的,什么两军休战的时候互相去捡尸体这样的事儿只有在智慧种族这里才会有这个概念,魔族压根不会讲这一套。

    所以若是七色眷族非要去收殓尸体,魔族定然是会抓住这个空档搞个突然袭击的,那只会是死去更多的七色生物,得不偿失。

    而且七色生物和魔族都是死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压根分不清也分不出来了。

    所以大家也只有沉默的,让死去的七色生物就这么被曝晒暴露在阳光之下,只愿光明可以让它们被超度。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宁清秋炼心剑上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这一次就算是炼心剑都是遭受了创伤,因为魔族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专门克制剑器的腐蚀重水,来自于幽冥深渊,乃是天下最擅腐蚀金属的神水,特别克制武器。

    炼心剑虽然是被重玄真君祭炼过,但是被这么一次又一次大量泼洒腐蚀重水,到底是受了伤,宁清秋心疼至极。

    乌苏惨笑一声,捂着自己断臂的伤口:“我折了你的剑刃,你便是断了我的手臂,果然是一报还一报。半点不吃亏。”

    宁清秋冷冷道:“你的手臂,怎么比得上我的炼心剑?”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