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懵逼的盘鸠
    苏红衣赶到战场的时候,便是看到血雨无尽,世界一片鲜红。

    他并不觉得残忍,反而是眼睛一亮,大声嚷嚷道:“我说你们两个也是太不够意思了,我就晚来这么一步,你们这就是要把魔族都是给干掉了?把功劳都是给抢光了,好歹是你们吃肉也要给我留口汤啊!”

    宁清秋并不喜欢杀戮,她也没有苏红衣那么重的杀性,但是面对残忍凶恶的魔族,只有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办法,不然的话,死灰复燃,魔族也不是会感激你当初手下留情的那种种族。

    它们的世界里面,没有善恶对错,是非黑白,只有上层魔族的命令,只会毁坏的本源在心底作祟,它们本来就是世间一切恶的化身,从最腐朽的土地和情绪还有力量的土壤里面诞生的混乱体。

    宁清秋冷冷的剜了他一眼,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在纠结这些,魔族多了去了,杀得你手软都是杀不完,总有让你尽兴的那一天,我就怕你到时候反而是杀得疲惫了,到时候想想你今天的话,估计就是脸上要火辣辣的了。”

    苏红衣脸皮厚着,充耳不闻。

    他毫不介意,反正对于他来说,有魔族杀,有更进一步的空间,那么人生便是了无遗憾了。

    陆长生闪身到了两人身边,声音里面蕴含一丝担忧:“你们怎么赶回来了?可是前线有变?明远呢?”

    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又觉得若是明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儿,以宁清秋对于明远视为生死之交的态度,她绝对是做不出丢下明远身处危险之中的事儿来的。

    他们虽然是要帮助七色种族,但是谁都不是圣人,即便是知道大局更重要目光要放得长远,但是若是真的有自己最为看重的某样东西面临消失或者摧毁的境地的时候,大多数的人的选择都是自私的,而不是舍小我而成就大我的。

    宁清秋也自认为没有那样的觉悟。

    她可以做力所能及范围的事儿,但是心里面有的东西更重要,是不论什么都是越不过去的。

    宁清秋颔首给了陆长生回应:“不要担心,前线目前尚且稳定,紫色领主等几位已经是支援蓝色水母去了,明远的咫尺天涯剑阵也是立了大功,阻挡魔族一时不成问题,要知道魔族至少分兵一半来了这里,那么前线的压力虽然大但是并不是承受不住的。”

    反倒是他们,只要是坚持过这一战,永夜便是过去了一大半,黎明的光亮,胜利的曙光就是会在眼前,就等着摘取了。

    毕竟魔族这么急功近利,宁清秋反而是肯定了自己的某些猜测,肯定是魔尊带领魔族进攻七色草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儿,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破釜沉舟孤注一掷,非要毕其功于一役。

    红章鱼挥舞无数触手,绞断一个个魔族的脖子,双目里面的猩红和魔族比起来也差不多了,它深深地眷恋这片土地,也是真心守护自己的子民们,所以看到无数手无寸铁没有什么太多战斗力的孱弱百姓死得凄惨,几乎是被魔族给践踏成了肉泥,它的心都是被翻来覆去的油水煎炸一番,难受到了极致。

    好在宁清秋和陆长生合力大招几乎是剿灭了在场一半的魔族,压力骤减,于是整个七色生物终于是缓了一口气,开始逐渐的拉起战线,步步逼退魔族。

    红章鱼飞上了半空,朝着宁清秋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几位援手,不然我红色领今天必然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我红章日后也是红色领一脉的罪人,到时候都是无颜面对先辈祖宗之灵!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日后人族和魔族对战的时候,我七色生物必然是资源、兵力倾巢而出,绝对不会吝惜此身!”

    “还有,这天地之大,岁月绵长,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几位一声令下,我等红色领的幸存者们,都是会披荆斩棘,为恩人们达成愿望!”

    万死不辞!

    红章鱼的眼神是无比坚定地。

    宁清秋的眼里都是闪过了一抹震撼,没想到竟然是能够得到红章鱼这样的承诺,这份情太重,要知道一个种族倾力报答愿意付出生命,这样的回报,实在是太大了。

    宁清秋觉得,受之有愧。

    “魔族人人得而诛之,红章领主实在是不必如此。”

    宁清秋慢慢的说道,看了一眼身边的苏红衣和陆长生,两个人一人脸色冷淡一人脸色满不关心,看得出来都是没有把这当回事儿的,他们出手本就不是为了收获感激,无欲则刚。

    宁清秋满头黑线的想,那其实她也不是挟恩图报的人啊,当初救了剑灵一族也是这么肝脑涂地的架势,这七色种族又来了,她实在是不擅长处理这样的事儿。

    还有,异族们难道真的都是这么善良的种族啊,看看人族除了内斗之外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恩将仇报之辈层出不穷,为了利益简直是什么都是可以出卖和背叛,自己说出来的话转头就是能够把它面不改色的吞下去,如今遇到的异族却是个个信誓旦旦的就差天道证誓了。

    红章鱼没有继续说下去,大恩不言谢,有的恩情是放在心里表现在行动上而不是天天挂在嘴边的,反正七色生物从来都不是知恩不图报之辈。

    人族当初是赶走了七色眷族的先辈们,但是成王败寇如是而已,这么多年过去,当初的仇怨已然是冲淡,新的时代开启,它们不应该拘泥于既定的过往,而是应该发现所有的种族都是有着共同的敌人,只有魔族,才是绝对是不可能谈判和妥协以及交好的敌人。

    几人再没有闲聊的功夫,便是帮助其他的七色生物们开始清扫残余的魔族势力,正当以为这一次偷袭战就是这般结束了的时候,突然阴影中又开始剧烈的沸腾,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越发的响亮。

    宁清秋已经是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盘鸠一马当先,冲出了阴影,然后,他就傻眼了。

    对面宁清秋握着炼心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当面一道剑光就是劈了过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