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千军万马避白袍
    盘鸠狼狈不堪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本来是雄姿勃发的姿态,这个时候却是灰头土脸,他来不及关注自己是不是变得丢人,直接大喝道:“所有魔族听令,组成列阵,召唤极渊天蟒之魂!”

    宁清秋纤眉紧皱。

    她可不觉得自己这样一言不发就是搞偷袭有什么不对,对付魔族,难不成还要扯什么江湖道义?

    别开玩笑了。

    你看看人魔族建造阴影回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和你人族打一声招呼,有没有和颜悦色的和七色眷族说明让它们好好做准备,免得被偷袭到时候措手不及?

    这战场上讲这些的都是死光光了。

    她觉得古怪的是,一直以为魔族就是只有高等魔族有点智商,中低层的全部都是那种一根筋或者是压根没有什么思考能力只是知道听命行事的军队奴隶而已,但是现在看来,原来除了横冲直撞这样的招数之外,魔族竟然是会军队列阵之法,还会召唤之秘?

    这就相当的让人震惊了,因为这样的军阵召唤之法,便是对于人族修士组建的军队来说,都不是什么大路货色,总而言之,每一种能够召唤军魂的秘法,那都是足够开宗立派甚至是建立修仙皇朝的绝对的根本法,就是一个势力的强悍之本源。

    魔族竟然是会这样的东西?

    那么它们一开始为什么不拿出来?

    若是早点拿出来,战线指不定没有等到明远交出咫尺天涯剑阵就是已经崩溃了,那么魔族也没有必要千辛万苦的搞什么阴影回廊弄一个突袭战了,那纯粹是吃饱了撑的,非要舍近求远。

    若是之前不会,那么现在也不可能几天打仗次次败退之后,反而是学会了这么高精尖的战争秘法啊。

    宁清秋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是红章鱼还有陆长生他们都是眉头紧皱,一脸的不明所以,当然,大家都不认为盘鸠这话是虚张声势,毕竟这又不是过家家,难不成只是喊一两句人家就是会真的以为你有了这么恐怖的招数?

    不露两手,谁会当真?

    但是也不会掉以轻心到以为盘鸠只是在喊着玩儿,真的要这么以为,那就是真的傻子了。

    苏红衣碰了碰陆长生的手肘,轻声问道:“你说魔族什么时候开始讲究排兵布阵这一套了?”

    就算是人族的修士也只有几家最顶尖的势力,特别是修仙国度才有这样的秘法,集齐千百万人之力,对抗更强大的力量,毕竟修士其实向来是追求个体力量的,群殴专用......也就是军队召唤军魂之法,足够千百倍的提升军队的实力,威力之大,比起阵法都是不相上下,特别是阵法作用于天地大势,而军阵之法更为针对性一点,它专门针对的是军队的实力提升,只要是有了这样的秘法,一支军队几乎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因为把零散的力量拧成能了一股绳,那威力不知道狂增了多少倍。

    陆长生不动声色的离远了点,薄唇开启之间全然冷漠:“不管它们怎么得到的,这样的军阵召唤之法虽然强大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薄弱点。”

    红章鱼立刻便是打起了精神看着陆长生,宁清秋也是侧耳倾听,眼神自然还是注视盘鸠带领的黑压压的魔族军队们,它们大多数的沉默无声,和其他一出场就是烈焰涛涛黑气滚滚咆哮狰狞的魔族不同,这一批魔族相当的阴郁沉寂,和死人差不多,跟僵尸似的,看着就是极为渗人。

    要说它们,其实在宁清秋的眼里,更像是魔族。

    外观不像,它们比起之前肆虐的魔族看起来要更正常,也就是身高大多数达到了两米以上,看起来威武雄壮许多,夜色中看去和人族军队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看着那一双双血红的眼睛,还是可以清楚地明白,非我族类。

    “最强即为最弱。”陆长生背负双手,眼眸如星海,亮光沉浮,智珠在握的表情,“它们召唤出来的魂,是它们最强悍的手段,但是只要是攻破了军魂,这支军队,便是不攻自破,所以不要看它们人数众多,但是只要是打败一个,我们就是彻底的赢了。”

    宁清秋无奈的抽了抽嘴角。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最实在的办法就是真刀实枪的来上一场。

    陆长生淡淡一笑,上前一步:“这一仗,我来吧。”

    他已然是看到了宁清秋的断剑,之前两个人其实联合出手都是大大的消耗元气,这个时候都是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他的精气神依然是高昂的,魔族当前,人族自然不可畏战。

    而且,男人,总该是站在女人身前的。

    他保护她,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只是很简单的,想要这么做,并且真的就这么直接做出这样的决定。

    宁清秋看着他白衣如雪,站立在他们的身前,修长挺拔的身影在魔族面前看起来渺小而孤单,几乎是分分秒秒就是会被碾碎的下场,但是挺直的背脊却是如龙,带着无尽的孤傲。

    她莫名的想起了一句话,或者说一个人。

    千军万马避白袍。

    白衣战神。

    眼中闪过异彩,却是上前一步和他并肩而立,陆长生侧过脸,深深地看着她,宁清秋不为所动,脸色淡然:“我们可是同伴,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打,我们联手,打那什么军魂,也不算是欺负它,毕竟算是群殴对群殴。”

    苏红衣都是没忍住笑了,宁清秋的这个说法倒是特别的新颖。

    陆长生眼里都是带上了淡淡的笑意。

    红章鱼在后方极力的安抚伤亡的士兵和民众,并且用最大的努力逐渐防御力量毕竟不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宁清秋他们身上,七色生物们需要自立自强,能够真正的救它们并且从此让七色生物屹立起来的,只有它们自己。

    落后就要挨打,心慈手软带来的就会是毁灭性的灾难还有敌人的觊觎。

    苏红衣道:“这样的好事儿怎么能够少得了我,这什么极渊天蟒,我还真的要好好见识见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