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玉石俱焚?
    青莲剑歌。

    这一招的名字非常的优美,所以这一招用出来也是格外的优雅。

    一朵朵青莲宛若精雕细琢的晶莹之花,从天而降宛若神迹,天地之间梵音阵阵,无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是在吟唱着优美的诗歌,天地之间完全的是被剑道气场领域给笼罩住了。

    一个人的威势,竟然是和盘鸠携魔族军队召唤极渊天蟒之魂的时候几乎是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可堪平手。

    剑歌,吟唱的便是剑道的光辉、剑道的荣耀。

    宁清秋在现世的时候最喜欢的诗人便是绣口一吐三分酒意潇洒七分盛世大唐的诗仙李太白,那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那位号称青莲居士的逍遥世间客,所以创造出了这一招青莲剑歌,也算是对于名人的怀念和致敬了。

    不过这方世界,大概是没有人懂她这点情怀的。

    宁清秋身姿优美,宛若偏偏起舞,带着无数的青莲,和极渊天蟒的黑色鳞片几乎是兵对兵将对将,一个个的怼上去,碰撞出剧烈的火花,每一次碰撞,极渊天蟒身上的黑气就是少上一点,宁清秋的脸色也是苍白一分,双方都是不好受,但是打到这样的程度,就是在比拼耐力,谁能够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宁清秋也不是孤军奋战。

    陆长生和苏红衣同时出手,对着下方的魔族军队狂轰滥炸,这一招的本事也是跟着魔族学习的,从敌人的薄弱地带入手,无所不用其极,只要是可以削弱对方,那么什么样的招数都是可以使用的。

    盘鸠只是一味的用极渊天蟒和宁清秋死斗,也是抽不出手去保护手下的士兵,说实话,若不是因为极渊天蟒之魂召唤需要庞大的海量的魔气,光凭他一个人无法让深渊准确定位云荒这方世界魔族所在的位置,他压根不会在乎低等魔族死上多少,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数字。

    不是盘鸠冷血,在魔族这样的思维与生俱来根深蒂固,没有人觉得不对,也不会去改变。

    青莲通体青色,边缘一层淡淡的银光,那是无垢火缠绕剑气形成的独特景象,看起来轻飘飘的,但是和鳞片碰撞却是势均力敌的,可以看出青莲剑歌的强大,宁清秋的剑法出神入化,这样的手段,几乎是可以比拟造物了,因为伸手去触碰,几乎是可以触摸到花瓣的柔软,还能够闻到似有若无的淡淡的香气,但是边缘又是可以切破极渊天蟒金石一般身躯的锋利,这样的组合,简直是神妙无方。

    宁清秋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相反的,她的眼睛越来越亮,几乎是要不可逆转的进入剑心唯我的拟态中,这样的不受控制的逐步被取代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几乎是难以逆转的。

    陆长生舌尖抵着上颌,回忆了一番道家和佛家的清心咒和念经之法,大喝一声:“醒来!!”

    带上了独门的发音技巧。

    宁清秋脑袋一疼,纤白的玉手抵着太阳穴,这才回过神来,嘴角溢出几丝鲜血,她伸出手指一抹,顺手将炼心剑涂抹上了一层血光。

    也算是废物利用......

    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就算是身体里面的残渣,其实都是有着非凡的力量,宁清秋的这一招青莲剑歌其实是领悟剑心之后逐渐形成的一个剑招,这样的剑招已经是可以改天换地,几乎是可以说剑道的极致领域,她相当于以元婴之身,跨阶使用了化神期的招数,这要不是这个招数乃是她自己领悟的剑法,先天有着优势,这一旦是被跨阶强制用出来,轻则反噬重伤,重则经脉逆反走火入魔只是等闲。

    她只是吐两口血,已经是无比轻松的伤势了。

    陆长生拿出丹药,宁清秋摇头道:“这是心灵剑魂创伤,除非我自己愈合,寻常的丹药已经是解决不了,目前还是联手把魔族彻底赶走,毁掉阴影回廊,这一次战争结束,魔族入侵七色草原的野望也就是差不多破灭了,我们倒是可以考虑打道回府的事情了。”

    她眼里带着期望。

    这话可不是说着玩儿的,魔族这一次差不多算是倾巢而出,它们来到这里的时间和数量毕竟有限,不可能几场大战下来还是源源不断,它们虽然不怕死但是到底是不可能无中生有,魔尊要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还会窝囊到了今天都是没有踏足云荒?

    苏红衣身上也是出现了许多的伤口,看着陆长生的白衣都是快变成红衣了,就是嘻嘻哈哈的一笑,这一龇牙咧嘴的又是扯到了伤口,痛得整张脸都是微微扭曲。

    不过他何等坚韧的神经,哪里会惧怕这么一点疼痛?不过是表演的成分居多。

    他笑道:“这极渊天蟒上古之时威名赫赫,不过死了的生物何必出来蹦跶?能够死上一次那就是可以死上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只有魔族这些还活在过往的腐朽生物,才会把这样的东西当做是杀手锏啊底牌来使用,真的是笑掉人的大牙了......”

    盘鸠有种被深深刺痛的耻辱感,他冷声道:“有本事你就过来和我单打独斗做过一场,我看你还有没有脸在我的盘石锤下面说这样的话!”

    宁清秋的脸也是瞬间变色。

    她听不得盘石锤的名字,瞬间就是会联想起第一次惨遭折断的炼心剑,不过破而后立,指不定这就是炼心剑衍化进阶的契机,虽然这么想好歹是安慰了一点,但是心里面还是难受得很。

    她身形化作流光,就是这么朝着极渊天蟒扑了过去,视觉效果相当的震撼悲壮,就像是以单人之力去撼动高山一般,让人觉得不可能,却又敬佩。

    陆长生伸手慢了点,没有拉住人,和苏红衣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的紧随其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角状,以宁清秋为锋锐的箭头,直接冲向了极渊天蟒,以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惨烈气势。

    无数的七色生物都是抬头仰望,就算是脖子酸疼,眼睛被剧烈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眼泪不停的流下来,都是死死的看着。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