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魔族撤兵
    宁清秋以身化剑光,从极渊天蟒的大嘴里贯穿而入,从尾巴尖里面杀出,带出一大蓬的血雨。

    极渊天蟒在半空中翻来覆去的打滚,就像是被扔到了油锅里面去煎炸一番了,痛苦的模样看得人不寒而栗。

    盘鸠倒退一步,身上顿时是皲裂,出现无数道伤口,身后的魔族军队当场自爆的便是不计其数,召唤极渊天蟒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需要的是无数魔族的献祭,若是深渊回收了极渊天蟒还好,它们最多也就是损耗魔气,花费一段时间休养生息就是可以了,但是极渊天蟒遭受重创,几乎是渐渐地消弭在半空中,这样的话深渊遭受了损失,那么就必须需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那么对于魔之道,那就是同样如此。

    从某种程度来说,高高在上的道,从来都是最自私自利的那一种,只是相比较而言,天道的吃相远远没有魔道那么难看罢了。

    或者说,利用的手段完全不一样。

    深渊的手段其实还是比较粗劣的,看起来它什么都是没有分出去,所有的魔族都是它的养料,但是这样反而是比不上天道奉养人族来得大赚特赚,毕竟资本家的剥削比起地主阶级还要残忍血腥得多,只是披上了一层比较人道主义的假象的皮而已,本质上其实都是一样的吃肉喝血。

    盘鸠抽身而退。

    他知道再待下去也是讨不了好了。

    就在极渊天蟒最后哀鸣一声,彻底的消散在天地间的时候,魔尊也是感应到了,他的血红眼眸里面是一片深沉的阴郁,就像是深渊底部的颜色。

    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精心准备的战役计划就是这么的大败而归,他所期望的一样都是没有达成,如今就连七色眷族这样的孱弱种族,他竟然都是出师不利没有打下来,岂不是让人族的气焰更加的高涨?

    魔尊深以为耻。

    他闭上眼,最后只是无比冷漠的说了一句话:“撤兵。”

    声音虽然淡漠,但是却又隐约含着两分咬牙切齿。

    但是魔尊到底是合道境界的大人物,虽然是屡屡遭受挫折,但是要是让他就这么认输甚至是放弃进攻云荒世界的计划那就是真的说笑了,这些失败只会是增添他的耻辱激发他的怒气,魔尊已经是在计划要怎么样在云荒世界搞一场血腥的大屠杀了,他要把所有的魔族之外的种族全部清洗掉,到时候不论是天道还是深渊,全部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魔尊的野心,无比的大,他的心,都是被贪婪吞噬掉了。

    盘鸠带着残余的魔兵,几乎是落荒而逃,前脚刚刚进入阴影回廊,后脚苏红衣的杀气便是铺天盖地的追杀而来,他朗声大笑,嘲讽意味十足。

    “哈哈,刚才不是还气势汹汹的叫嚣让我和你单打独斗嘛,这下你爷爷我下来了,你怎么只顾着跑路不停下来和我来真刀实枪的打一架?恩?”

    盘鸠脸色不动,半点没有羞愧的情绪。

    强者看重的东西不多,但是面子就是最重要的。

    多少血腥厮杀,你死我活,不过就是为了点面子问题,越是大人物越是如此,稍微有点脸面上的折损,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可忍受的事儿。

    宁清秋倒是没有这样的气性,在她看来,吃亏就是福,有的时候忍一时就是风平浪静......当然,这话也就是说说罢了,看到有战斗,她虽然说不上是眼冒绿光,但是还是手痒痒的忍不住要参与的。

    毕竟剑修者,基本上都是战斗狂人。

    因为剑道除了领悟,最重要的便是实战,实战越多,剑道领悟也是越发精深,两者都是相辅相成的。

    但是盘鸠不一样,他乃是冥鸦作为本体,本来就是洪荒异种,倒是和人族的想法不太一样,而且效忠魔尊,对于他来说,个人荣辱情绪这些早就是置之度外了,他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傀儡,抹杀掉了自己的意识,一切以魔尊的意识为基准。

    苏红衣的骂街效果不大,盘鸠也没有怒气上头冲动的回身掉入陷阱。

    他还是通过阴影回廊逃脱了。

    苏红衣的杀气旋已经是彻底的把阴影回廊搅乱得七零八落,远方天空,太阳也渐渐地露了点脸,漫长的黑夜总算是过去了,而红色领经历了这么一番大战,竟然是到底保存了下来,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红色章鱼开始带着领民们打扫战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比沉痛,虽然最终魔族撤退了,但是在这一夜,他们失去了朋友、家人、妻子、孩子、丈夫......

    每一个七色生物,都是沉默而悲伤地。

    宁清秋强撑着和红色章鱼商量了一下后续的计划,然后通过通讯玉符和对面的蓝色水母还有明远都是互相见面并且交流了一下双方的战况,两边其实都是惨胜。

    明远靠着咫尺天涯剑阵和蓝色水母的渤海领域,到底是护着七色是生物的军队们彻底的把魔族抵抗在了前线上,没有后退过一分,不过大家的脸上都是带着宿夜战斗的疲倦,都是没有多少庆功的心思。

    宁清秋总算是听到了魔族撤兵的消息。

    远远地,那铺天盖地的魔气黑影都是渐渐褪去,然后晴朗的天空逐渐显露出来,白云悠悠,看得人几乎是要感动泪下了。

    这一场战争,就算是结束了?

    到底会不会还是魔尊搞出来的计谋?

    就像是上次声东击西一般,这次不会是什么调虎离山之法吧?或者说诱敌深入什么的?

    陆长生一锤定音:“是真的撤退了,我们赢得了这一场战争的胜利,魔族没有后续补充兵源,昨晚的奇袭已经是用来背水一战的,魔尊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做到以一己之力将整个深渊魔族都是拖到这个地方来,云荒世界和蓬莱,都是我们的主场,在这里,魔尊的能力也要受

    到极大的压制的,你可以放松休息一会儿了。”

    她太疲惫了。

    这一战的战果,宁清秋绝对的居功至伟。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