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蓬莱发出的邀请?
    话音未落,众人的脸上还带着刚刚泛起的喜色,便是在下一刻凝固了。

    因为一道人影已经是鬼魅般的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来者身穿日月星辰山河龙袍,肩上两团锦绣龙纹盘旋,头顶带着五色帝皇冠冕,眉目蕴藏万千岁月,眼中威压日月星辰山河乾坤。

    他的身上压抑着磅礴的怒气,就像是大海中潜藏的无尽伟力,也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口,怒气犹如实质的流动。

    却被极力束缚。

    人皇也想要平稳心情,但是还是发现做不到,他现在只想要把所有的蠕虫都是给斩杀殆尽,竟然在他去往深渊的时候,在大唐陷入封印空间裂缝无暇他顾的时候,竟然掀起了反叛,这样的行为,简直是和出卖人族无异,看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必诛之!

    几乎是下意识的,所有的黑白学宫高层都是统一的弯腰作揖:“恭迎吾皇陛下!”

    人皇半晌没说话。

    这个房间的气氛凝固到了极致,黑白学宫的弟子们个个脸上都是布满了冷汗,血脉贲张,脸色紫青胀红,呼吸都是困难的,心脏更是急促得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最后,还是公输源慢慢的叹了口气,伸出袍袖一拂,让自己的门人弟子们短暂的脱离了人皇的气势压制。

    “人皇陛下,请不要动怒,我等也是不知道北疆王竟然有这样的鹰顾狼视之心,这等反叛之贼,人人得而诛之,我黑白学宫责无旁贷。幸甚陛下安然无恙的从深渊回归,那么反叛军不过是土鸡瓦狗,陛下何必动怒,万金之躯日月光辉何必在乎萤火之光?”

    身后七夜不紧不慢的跟着人皇进了这个地方,看到公输源的那一刻,便是起了足够的兴趣,这样的独特的修炼法门他倒是少有交手,自然是见猎心喜,明远虽然不错,但是他的修为还是不够,七夜自然不可能挑战他。

    这个公输源,倒是个不错的对手。

    公输源也注意到了这个俊美绝伦的青年,他能够跟在人皇身边,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人物,而且——

    高手之间嗅觉何等敏锐,他自然一眼看出了这位骨龄年轻得过分的年轻人,竟然是和他站在了同一个位置,这样的人物,必然是要在这个时代大放光彩的,有朝一日,必然是可以踏足合道。

    没来由的,公输源这般确信。

    七夜出声道:“在下七夜,来自云荒九州,悬空山。”

    言简意赅。

    但是公输源的眉目都是跳了跳,其他的几个公输弟子都是眼中闪烁异彩。

    到了他们的这个层次,自然是对于当初的云荒九州和大唐分裂的真相一清二楚,怎么都是没有想到,云荒九州的人这么快就是找过来了,最可怕的是,现在九州应该是刚刚开始灵气复苏吧?竟然是出现这般绝世妖孽一样的人物,当真是要让和他生在同一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变得黯然无光吗?

    看来,他们也是要成为别人的背景板了?

    人皇对着七夜自然不可能和对着自己人那么不讲情面,他一国之君人皇共主的气度是要拿出来的,不然的话,中土大唐就是要被云荒九州给看了笑话,其实不单单是人皇心里憋着一股火,所有的黑白学宫的弟子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毕竟云荒九州当初作为被放弃的一方,中土有无数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借口说是为了保全人族火种什么的,为了不被九州拖累整个人族什么的,都是可以拿出来说一说,旁人再不舒服也是挑不出错来,但是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九州这么贫瘠的土壤可以养育出七夜这样的绝代天骄,一位年轻得让人不敢相信的返虚大修士,而中土大唐坐拥无尽资源灵气充沛馥郁,人杰地灵的竟然都是假象,出现的都是内乱和狼子野心之辈,人皇不过是暂时离开,大唐便是狼烟处处......

    所有的人脸上都是越发的火辣辣,七夜什么都是没有说,他这个时候要是开口说点什么,那就完全是火上浇油了,他对于北疆王这样的反叛军也是不以为意嗤之以鼻,在魔族对人族虎视眈眈的时候不保家卫国反而是为了一己私欲掀起战火已然是为他不齿,何况还是这么看不清形势的蠢货,在没有确认人皇的生死存亡的时候,竟然是听风就是雨,听到失踪两个字便是立起旗帜反叛......

    简直像是个笑料。

    人皇铿锵有力道:“等朕灭了北疆王,收拾了大唐的一片残局,再与你商议关于九州和中土重新合并一事。”

    七夜点点头,他倒是不着急。

    什么需要帮忙我可以相助一臂之力这样的客套话都是没有说,因为那样的话说出来无疑是打人皇的脸,以人皇之威,就连魔尊都是可以你来我往打得分风生水起,难不成还需要打北疆王的时候让七夜援助?

    人皇安排人把七夜伺候妥帖,心里面冷笑道,他倒是要看看,北疆王看到他这个已然是失踪回不来的人皇,会是个什么表情。

    当着他的面,不知道有没有勇气举起他的方天画戟来?

    ......

    宁清秋心事重重的。

    苏红衣便是直接问道:“我说红章鱼它们到底是给你说了什么,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儿,有什么纠结的事儿说出来大家伙一起讨论,那不是很快的就是可以得出解决的办法?”

    陆长生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苏红衣暗暗地翻了个白眼,陆长生和明远都是一脸的想问又不好问的模样,要他说哪来的那么多的纠结,直接开口,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宁清秋这才看到几个男人忧心忡忡的面孔,这一下倒是不好意思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七色领主们竟然是同意让我们前去蓬莱。”

    “你说什么?!”

    几个男人异口同声,都是不敢相信。

    主要是这绝对是个重磅炸弹啊,之前他们旁敲侧击了一下,没看到七色领主那个坚决的态度么,怎么打完一场仗,就是变脸这么快,竟然还主动邀请他们前去那个七色生物视为禁地的地方?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