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若是你的好友,杀掉了你的爱人......
    七夜带着一群人回到了中军大帐。

    公输源看到他的时候便是松了一口气,这位是九州修士的代表,他们大唐和九州人族的融合,可是云荒这么多年来的头等大事,可以说是真正的历史大事件了,完全的转折点,人族的辉煌延续就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所以七夜是定然不能有事,最关键的是,在这个时刻,千万不能旁生枝节。

    公输源作为黑白学宫的院长,儒修一脉唯一硕果仅存的大佬,对于人族的未来自然是无比关心。

    他脸上带着笑容,正要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便是一眼就是看到了青衣书生般的明远,他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凝,然后几乎是怒气勃发,冲着明远便是冷冷怒气宛若寒风狂扫,教训道:“明远!竖子!你最近这一段时间都是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无视黑白学宫的法则规矩,无视为他殷切担忧的一众师长和家人,这样的无规矩,实在是公输源恼恨的源头。

    最关键的是,正好这个时间段又是天下狼烟四起大乱的时刻,明远独身在外又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当初消失的时候也是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黑白学宫和明府的人花了无数的精力和时间去找他,但是也是一无所获......公输源都是怀疑自己这个小弟子是不是什么时候落到了哪个大佬的陷阱里面或者是深入什么禁地中不得而出,但是后来因为大事频频爆发,自己被牵涉其中难以脱身,所以除了白白的担忧都是抽不出时间去亲自找他,如今明远出现在他面前,公输源惊喜和惊怒几乎是同时爆发。

    明远一脸的羞愧,直接的跪倒在了公输源面前。

    儒家一脉最是讲究传承,天地君亲师,修士不跪天地,但是君王、师长、父母得到敬拜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明远心里毫无负担,他真心实意的给公输源结结实实的叩拜三次。

    “弟子不孝,竟然是给老师您增添了麻烦,请您宽心,饶恕则个。”

    宁清秋嘴唇动了动,都是想要伸手去把他拉起来,实在是作为一个穿越的现代人,即便是在云荒,很多三观都是没有改变的,她一直觉得下跪其实是个挺折辱人的方式,这是对尊严的一种践踏,而且便是云荒修士,也是少有叩拜这样的行为,若是卑躬屈膝,这样的人还怎么战天斗地,从天地之间去争夺那一线渺茫的修炼成仙的契机?

    但是看着明远这么诚恳的模样,真心的样子,她便是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是不应该做出任何的举动的,顺其自然便罢。

    既然这位是他的师长,那么跪一跪也是没什么的吧。

    公输源心疼小弟子,看他都是这么说了,便是赶紧的把人扶起来,嘴里还在犹自嘴硬:“看你,何必这么说?作为师长,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对你不打招呼擅自行动违背黑白学宫的宫规不满,但是也不至于就是这么不原谅你......”

    “等等!你的灵魂之光为何这般稀薄?!有人对你进行过夺舍?!”

    公输源何等大能,作为儒家一脉如今最高修为的大能,返虚境界的修士已经是可以去伪存真,看透本我了,便是最神秘的灵魂,对于一个返虚境界的大修士来说,都不算是什么阻拦。

    七夜虽然也是返虚境界的修士,但是他尤其是战斗力强悍,对于灵魂的研究没有公输源这般多年浸淫在灵魂意识研究中的修士来得精深,且刚才第一时间就是被宁清秋吸引去了全部的注意力,倒是没有仔细的查探明远的情况,乍然听到这话,便是双目神光爆射,把明远里外的检查一遍。

    他的脸色也变得阴沉。

    公输源没有看错,明远竟然是差点真的被人夺舍,灵魂之光变得暗淡就像是摇摇欲坠的最后一截蜡烛的光芒,随时都是可以熄灭一般。

    明远是他认可的朋友,他七夜一生中的朋友寥寥无几,所以也很是看重,明远竟然是差点被夺舍,这对于七夜来说无疑是绝对是无法忍受的,那样的人,被他逮到了必然是要挫骨扬灰的。

    最关键的是,明远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之辈,他可是堂堂的元婴修士,而且是修炼儒家一脉的精深功法,修为之高境界之深便是同境界中都是绝对佼佼者,竟然是有人可以差点对他进行夺舍,这样的人,本事极大,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七夜何等人物,电光火石的便是立刻联想到了明远之前说过的话,他说他救了他们,那么——

    “是魔尊?”七夜问道,随后自己肯定了,“必然是魔尊的神念分身无疑,他竟然是对你下手想要夺舍?!”

    若是被他夺舍成功,而宁清秋对于明远毫无防备,到时候必然是个双杀的局面,所以只差一点点,他七夜差点就是同时失去了一个朋友,还有最心爱的人,而且是好友杀掉了爱人......这样的情景,光是想一想就是让人不寒而栗后怕不已,只想要把魔尊杀掉。

    当初他在深渊里面给他的那一刀,还是不够狠。

    七夜眼中冷光几乎是要冻结灵魂一般。

    公输源大惊失色:“魔尊?!他的神念分身怎么会对你进行夺舍?难不成魔尊竟然是分出神念到了云荒?!”

    这可是大事件。

    不过就像是人皇可以前往深渊一般,若是说魔尊想要提前点过来打探云荒人族的虚实,提前布局,那完全是说得通的。

    公输源脑海中已经是闪现了无数种阴谋,而且立即便是看向了对面的北疆叛军,他甚至是怀疑北疆王突然脑抽似的揭竿而起大举反旗,这里面是不是就是有魔族蛊惑人心的手笔。

    话说,有实力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敌人突然开始变得有脑子且喜欢耍手段,那这个事情就是成了天大的麻烦。

    七夜冷声道:“魔尊心思歹毒,必然是记恨我之前对他三番两次的出手,不过倒是小人了,竟然是冲着你们下手,当真是不愧魔族之名,肮脏的生物!”

    他言语中无尽的鄙夷。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