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有故事的男女
    西宫的女修在黑白学宫里面一直是个很特殊的存在,近则不逊远则怨。

    就跟炸弹似的,抱着痛苦不说,扔了也是不行的。

    真的是让人进退两难纠结无比。

    所以因为这样的特殊情况,导致西宫的女修成了扎手的玫瑰一般,惊艳于第一眼的美丽,然后便是会在你想要靠近的时候狠狠地扎疼你,然后便是看得碰不得,加上西宫女修士修为高深个个比起男人来都是战斗力更强,很多的黑白学宫弟子看到这群女人都是头疼。

    还会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难怪就连圣人都是说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不是他们太逊了,而是这些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公输温淡淡的看了一眼宁清秋,心里面把宁清秋和西宫的那群女修士做了个对比,比较而言,其实宁清秋虽然剑道修为惊艳绝伦实力可怕,就连公输让和苏红衣这等高手交手气机交缠之下她都是可以一举划分开来,可见剑道修为恐怖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而且从明远对公输源的回答来说,在与魔族交战的过程中,宁清秋的杀敌数量几乎是明远的一倍还要多,便是知道她的修为多么的惊世骇俗。

    要知道,元婴修士的差别也是云泥之别的,强者强得吓人,弱者也是弱得提起来可能都是给元婴修士丢脸,但是元婴么,再差也是有两板斧和绝招的,但是明远绝对是元婴修士里面的佼佼者,就算是公输温和公输让都是没有办法敢说稳胜突破元婴后的小师弟,要知道明远可是公输源认证的在他们几个里面天赋最突出的天才,真正的最有希望可以突破化神,然后进阶更高峰的人。

    所以宁清秋竟然是各方面都是胜过了明远的话,这个女人的恐怖和前途都是不可限量的。

    西宫女修士们,若是对比起宁清秋,倒是也算不得什么了。

    但是宁清秋虽然实力更强悍,但是相处起来虽然不说是温柔似水,但是依然是温柔许多了,就像是清冷的月光,便是无情也是动人......不像是西宫的母老虎们,简直是挑战男人的极限。

    就算是公输家的几个师兄弟,看着她们也是要绕道走的,因为西宫女修可能打不过他们,但是作为黑白学宫的天才修士,去对着女人出手难道是值得骄傲的事儿?

    而且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敌,若是仇人那自然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来几个杀几个都是不区分男女的,但是对着师妹们......自然是下不了手的,虽然是都不想承认西宫女修是师妹,但是事实上她们就是啊。

    黑白学宫的男弟子们心中最不可言说的痛就是在于这里,别人家的师妹都是貌美如花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但是轮到他们遇到的女人却是彪悍无比可以伸手把你打趴下,柔美的小拳头足够把你的肋骨都是给锤断......

    可怕。

    明远都是一脸心有余悸:“......清秋啊,西宫没什么好看,这里的女弟子也是我儒修一脉的传人,但是所学颇杂,对于各大领域都是有所涉猎,成为儒修里面的杂家也是不为过。”

    “特别是对于音律方面,倒是有特别的研究,不过你对于这一道没什么喜好,若是玄女在这里应该是挺高兴的,但是我们的话......还是转到去北宫吧?那里都是些战斗狂人,你应该是很喜欢的。”

    话音未落,便是听到梨花树后传来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入骨三分的缠绵:“明远小弟弟,你怎么说话的?我西宫难道是还比不过北宫的那群蛮子?”

    北宫都是些肌肉狂,个个看起来都不像是风度翩翩的儒修,反而是武将似的,倒像是个体修派系,一直是西宫强力怼的对象,西宫的女修们自视甚高,自然是孤芳自赏,对于其他的男弟子对于她们的退避三舍并不以为杵,反而是觉得这是一种胜利。

    到也不知道这样的奇怪的逻辑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宁清秋抬眼望去,来着穿着绯红色的烟罗百褶裙,其上点缀无数的繁花花瓣,镶嵌珍珠玉石,可谓华美至极,来者也是毫不逊色的一张芙蓉面,桃花眼妩媚至极,艳丽不可方物。

    公输温的面色一下就变了。

    “花师姐。”

    宁清秋都是暗自咋舌不已,没想到来的还是个女boss?

    竟然是连公输温这样的公输源的亲传大弟子都是要喊一声师姐的存在,修为高实力强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了,不然若是西宫随便哪个女修都是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这么近,那西宫也就太可怕了。

    花云眠笑容微微一顿,旋即便是继续灿烂绽放艳丽,眼睛从七夜、陆长生还有苏红衣这些男人身上匆匆掠过,最后定格在了宁清秋的身上,笑容惊艳极了,她柔声道:“看看,这是哪位妹妹?当真是天仙化人,倒是让我花云眠这样以往自恃容貌的人都是自惭形秽了。”

    黑白学宫,虽说不上是女修的境地,但是若非特意相邀的贵客和本来便是学宫弟子的女修士,其他的女人想要进入黑白学宫,除非过五关斩六尸,不然的话休想踏入学宫一步。

    宁清秋贝齿微露,并不因为花云眠的话而沾沾自喜,女人看重容貌,她当然知道自己长得很美,但是对于她来说,除了容貌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她求的是长生,也求的是剑道,所以——

    “花道友谬赞,初来乍到,没有打一声招呼便是来拜访西宫,倒是我们的不是,还望原谅则个。”

    花云眠淡笑说是无妨,非常热情的邀请宁清秋等人进入西宫,她想要和其他的女修士一起弹琴愉情,顺便欢迎宁清秋他们的到来。

    西宫的待客之道,还是很好的。

    宁清秋注意到这个过程里面,花云眠不管是多么热情和巧笑嫣然,都是没有朝着公输温那里看过一眼,倒是有种特别刻意的味道,这稍微看一眼,都是知道这两个人一定是有故事的。

    公输温也是显得异样的沉默。

    没有了那张完美无缺的带着温文儒雅的面具的公子风仪。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