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摇旗呐喊?
    对于修士而言,白天和黑夜,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即便是有,大概也就是对于修炼属性不同真气的修士有着更直观的差别,因为白天的时候主要是吸收日精之气,而晚上则是凝练如水的月光。

    不过这日月精华之气也不是一般的普通修士可以修炼消受的,平常人也就是普通的从天地元气中攫取比较符合自己体质和体内灵种的灵气,能够修炼日月精华的除了妖族和天生的草木灵精等,那就只有特殊体质和特殊功法才可以做到。

    宁清秋的太阴真经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看到月夜都是忍不住的想要吸收月华之气修炼,不过目前身处黑白学宫,那倒是不好这么张扬。

    接下来的其他几宫,也是各有风华,但是摆明了没有东宫的书生剑还有西宫的美人琴来得精彩,至少宁清秋表现得兴致缺缺,公输温也不知道是因为花云眠那一遭影响了心情还是被宁清秋他们的态度给辐射到了,整个人都是显得有些郁郁,但是还是尽职尽责的充当着导游的职责。

    这个时候,匆匆跑过来一个穿着儒袍的年轻弟子,眼睛清润脸上又带着几分稚气,他跑到公输温身边,看到他们乌殃殃的一大群人,又有点退缩胆怯,半晌没开口。

    “元齐,有什么话就说,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明远开玩笑般的说道,这个元齐,是黑白学宫里面比较小的一届弟子,平日里有些内向,但是人倒是非常的善良乖巧。

    他看到明远,眼睛便是一亮:“啊......明师兄回来了!太好了,我告诉大家,大家一定是很高兴的。”

    不怪他后知后觉,主要是明远回来的消息都是没有传出去,毕竟对于黑白学宫的弟子来说,明远外出游历一段时间这件事简直是太正常了,对于黑白学宫的弟子来说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要不是没有达到一定的年龄和修为,就算是元齐也不会一直是被拘束在黑白学宫里面不准出去。

    这年头内忧外患,再不久魔族都是要打进来了,到时候战火连天,黑白学宫的弟子要是没有修炼出足够自保的能力,这要是在战场上,人家刀枪无眼,可不会看你是谁家的弟子,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对于魔族来说,也是一视同仁,反而是还会因为杀掉了大唐国教的弟子而更是炫耀武功。

    公输让是个急脾气:“我说元齐,别磨叽了,到底是什么事?”

    “院长让我来找公输温大师兄,让大师兄这个时候去一趟太极宫。”元齐有点害怕公输让,虽然公输让从来没有恃强凌弱的打过他,但是对于学宫的小弟子们来说,公输让这个战斗狂人果断是最可怕的人。

    “我先走了......”

    他一溜烟的跑了。

    公输让满头黑线。

    明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挑眉笑道:“公输让,看来这段时间在学宫中威望见涨啊。”

    公输让的脸,在其他几人的哄笑声中肉眼可见的黑了。

    公输让阴测测的看了一眼明远,沉声道:“好久没有和你上斗战台了,如今你好不容易回来,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流一下感情?”

    明远扬唇一笑,眉目间一片坦荡高远:“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翻译成白话文那就是放马过来,谁怕谁啊!

    宁清秋都是有点讶异,明远则是因为回到故土太高兴了吗,这么放飞自我,不过也可能是这才是他的本性,意气飞扬跳脱无比,只是因为之前孤身一人流落在九州,所以整个人都是变得沉稳,这算是回到了大本营,上有人皇和公输院长,中间有着公输家几兄弟还有这么多的黑白学宫弟子,他就是整个人肩上的重担就是这么卸下来一般。

    宁清秋也抚掌道:“这样的盛事,怎么能少得了我们这样的观众?你们比斗的时候,我们一定是要在下面摇旗呐喊的。”

    她说得很认真。

    明远等人却是一头黑线。

    明明是修士之间很正规的交流,怎么在她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不是个滋味?什么叫做摇旗呐喊啊,不要说宁清秋,光是想想陆长生和苏红衣在斗战台之外冷着脸给他喊加油......

    明远默默的打了个寒颤,这也太可怕了,到时候多半是连真气运转都是要凝滞的,还有若是七夜也这样——

    算了,不如天崩地裂,还来得爽快一点。

    宁清秋对着公输温道:“公输道友,我看既然是公输院长找你,必然是有着紧急要事,这里有明远作陪,我们倒是不用继续麻烦你了,不用顾及我们,你去太极宫吧。”

    公输温也不是个矫情推托之人,对于他来说,虽然说九州来客非常重要,但是公输源的命令对他来说才是要不顾一切去完成的,所以公输温略微一沉吟便是对着宁清秋道:“多谢体谅,我这便是去了,若是有任何要事,都是可以告知明远,黑白学宫一定是会不遗余力的让诸位满意。”

    人皇把宁清秋他们交给黑白学宫接待而不是大唐朝廷来进行,就是考虑到九州和大唐的情况的差异,可能宗门出身的九州修士,对于大唐朝廷的规矩还不是很熟悉和适应,所以还不如交由黑白学宫,这样双方都是有相同的出身经历等,相处起来也是更为融洽。

    人皇可谓是考虑得十分详尽了,都是可以用煞费苦心来形容。

    公输温就这么走了,顺带着也带走了公输让等其他几兄弟,他们今天当了一整天沉默的背景板,这留不留下都是无所谓了,正好,明远和宁清秋他们比较熟悉,接下来的路程,有他带着,公输温也没什么不好放心的。

    若是把公输让留在这里,要是待会儿突然起了什么龃龉,他怕自己不在,没人压得住他,倒不是说公输让的实力多么可怕就连七夜都是没办法,而是因为到时候公输让输了还是小事,引起冲突进而成了大唐和九州合二为一的大事的不遵循大势者,那才叫做得不偿失。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