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福管家,龙马轿
    公输源看起来简直是红光满面,春风得意。

    不得不说,这位院长还真的是和她想象中的前辈高人非常不一样。

    虽然说也是非常有内秀,修为精深高强,手下门人弟子众多,但是这位并不是人皇那种霸气无双的绝对式的独裁领袖那一派的,而是有点传道受业解惑的师长风,看起来有点老好人的模样。

    之前见面的时候,因为遇到了北疆军队的叛乱,所以场面一度十分的混乱,他脸上也带着点隐忧,又因为人皇的回归变得沉稳,但是却是绝对是没有如今这样貌似是捡到了钱的表情,而且,看样子这捡到的还是一笔“巨款”......

    公输温脸上也带着点欢喜,对着明远说道:“明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家已经是决定把你当做是下一代的明家家主培养,明国公已经是上了折子,人皇陛下已经是御笔亲批且盖上了传国玉玺的印章,这件事差不多已经是普天皆知!”

    所有的人都是愣了愣。

    知道这件事的含义的自然是喜上眉梢,主要是公输家的几个和明远的关系都是非常的亲近,几乎可以说是异姓兄弟,自然是为他欢欣鼓舞。

    这意味着,明远已经是登上了大唐权力的巅峰层,日后也是决定天下命运的一员,稍微跺一跺脚,真的是大唐都是要抖三抖的存在。

    宁清秋虽然不太明白大唐的整个构造,但是换个想法琢磨一下,便是可以把整个大唐都是比较成为一个超巨型的大宗门,只是这个宗门有点不走寻常路而已,这里面肯定是派头林立,比起黑白学宫以及九州的宗门里面还要错综复杂,明家的地位在大唐绝对是低不了,不然不可能一个明家世子的地位都是让公输源都是为明远这么高兴,小弟子成为有出息的人,难怪这位黑白学宫的院长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明远愣了愣。

    要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但是要说无比兴奋感觉人生圆满,却也远远没到那个份儿上,其实明远这个时候也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被推上这个位置。

    要知道他以前也是身份无比尊贵,但是明府一脉虽然他们家主一脉只有他一个儿子作为传承,但是嫡系支脉这些拥有继承权的派别从来都是没有放弃过对那个位置的觊觎,就算是顶头的家主明国公都是不能够冒着触怒支脉所有人的希望的风险,把明府世子之外,明家继承人的位置也是安在明远的头上。

    他虽然对于那个位置没有什么必然的要求,但是能够得到,还是让他很高兴。

    关键是,这是人皇钦定,那就是天意不可犯了,所有的明家人,日后都是会以明远马首是瞻。

    在他们家,除了家主之外,就是明远说话管用了。

    这不是私情上的想法,就算是在公道明面上,这都是既定事实。

    宁清秋笑了,春光灿烂:“恭喜你明远,哦,以后该称呼明世子了。”

    明远顿时被她闹了个大红脸。

    他手抵着唇轻声咳了两声,心里哀叹她怎么就是不知道在其他人面前给自己留点面子,要打趣也是等到没人的时候啊......

    就连陆长生都是凑趣般的喊了一声明世子,差点把明远给吓哭了。

    他连忙说道:“明府里面有很多的藏书,包含医道的也不在少数,太医院里面我也有熟人,什么时候带着你去看看。”

    所以陆大神医,你就不要抽这个热闹了。

    陆长生满意的点点头,宁清秋暗道谁要说觉得陆长生就是个清冷漠然不近人情的那就是真的是看人错误了,他绝对是那种很会利用优势的人,看看,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明远三下五除二就是把自己家的藏书和自己的人脉关系给卖了。

    不过明远本就是打算让陆长生和大唐的太医们互通有无,这样的话,也是一种交流,说不定百家争艳万花齐放里面,医修会首当其中独树一帜的取得不小的进展呢。

    这也算是一个无心插柳的试验了。

    黑白学宫把这堆瘟神......咳咳,不,贵客给送走了。

    公输温满脸笑容,公输让却是跃跃欲试,看他样子非常的想要尾随他们一起,然后和苏红衣或者是明远打一架,昨天才说了要上斗战台,结果今天明远就是要回去接旨继承世子之位,以前那世子的位置是默认的,如今却是有人皇作保公开了。

    明家都是需要开祠堂祭祖,告祖宗神灵,慰以宗庙,最后才可以为明远正名,这样的大场面,主人公肯定是要在场的,至于说明远之后回府这件事自然是不了了之没有人放在心里了,而宁清秋他们自然不可能就是放着这样的大场面不去围观,反而是继续待在黑白学宫里面,反正九宫十三阁都是去过了,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新意。

    一群人兴致勃勃的上路。

    门口有六头龙马昂首咆哮嘶吼,声若雷霆,头上有角,身姿若龙,四肢粗壮有力,十分矫健,身周带着紫金色的雷霆之色,天青色的风云烟雾也是在口鼻之间喷涌翻滚,神俊异常。

    金色纱宛若烟雾,帘布中有青铜鼎燃香,有貌美无比的侍女提着花篮在一边躬身而立,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慈眉善目的正好立在轿子前面,看到明远等人,便是立刻露出笑容,脚步不急不慌的走上前,对着明远拜礼道:“世子爷,老朽已经是等候多时了,还请世子爷赶紧上轿,午时,府中便是要开祠堂祭祖,世子爷务必要到场的。”

    明远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赶紧的把老者扶起,对着宁清秋等人介绍道:“这位是看着我长大的管家福伯,福伯在府中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虽然说是管家,但是对我来说,乃是很亲近的长辈。”

    福伯脸上的笑容更甚,却是说道:“世子爷这话折煞老朽了,几位贵客安好,老朽乃是明府管家,各位不嫌弃便是称我福管家便是。”

    宁清秋笑眯眯的道:“福管家。你既然是看着明远长大的,那么我问你......这家伙从小到大有没有什么黑历史?说来我听着乐乐。”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