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九叶幽兰
    明远在一边无奈的苦笑,但是到底是不敢拦着宁清秋在福管家那里兴致勃勃的追问自己的黑历史,只好是两手一摊,心里面默念一句圣人说得没错,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自己这个大男人,就继续忍气吞声吧......

    宁清秋摸了摸光滑丝润的月白绸缎,手指在珠玉串起来的帘幕上轻轻滑动,嘴里啧啧称奇,颇有些咋舌的意味:“明远......哦不是,现在该是尊称一句世子了,你这明府之豪奢,光是从这龙马拉轿便是可见一斑,这雷霆龙吼乃是极为珍稀的异兽,即便是在大唐也不是等闲人便是可以捕捉的,更遑论用来当做是苦力?还有这明月天青珠,玉琅绫罗布,随便是什么,这拿到九州去都是会引起一番轰动,无数的修士都是会为这样的珍奇宝物争一个头破血流......”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不懂啊。

    明远对此很是无奈,扶额不已:“你要是喜欢,我的宝库随便你拿。再说了,难不成悬空山和日月神宗还会少了这些东西?你要是当着别人的面夸一夸也就算了,当着七夜的面,你这么说岂不是刻意让我脸面无光?”

    宁清秋旋即住口不言。

    也是,要说富有四海,大概是没人比得过人皇,但是到了那样的修士层次,其实对世间的一切都是看得很轻了,宁清秋更不是什么贪婪的人,她对于宝物从来都是秉承着有缘得之,无缘并不强求的态度,如今不过是开玩笑般的说几句,没想到明远看起来颇有点认真的感觉啊?

    其实他该不会是在紧张吧?

    明远倒也不反驳,坦荡荡的君子风度,俊美白皙的脸上带着点不掩饰的忐忑,本来他们便是至交好友,也不用避讳什么,便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瞒各位,我对于家主之位向来是没什么觊觎之心的,但是因为身为长房嫡孙,始终肩上仍然是担负着相应的使命,家里面对我的期待也是颇高,本来我还以为这件事距离成功的那一天还比较遥远,毕竟明家天才如云能人辈出,我在年青一代并不算是一览众山小绝对是可以取得优势的那种,如今倒是借了你们的光,得到人皇青睐,御笔亲批在家父和爷爷的折子上批准了我的世子之位,才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宁清秋其实是很理解明远的复杂情绪的。

    有些担子,一开始便是被加到了他的身上,有能力担负是一回事儿,愿不愿意担负是另外一回事儿,而且早晚担负又是又一件事儿。

    她笑笑说道:“你现在好歹是继承家业,再怎么说都是我们这一批里面头一个真正的开始接过父辈手中的担子和权力了,我们之后是不是该抽个时间庆祝一番?”

    苏红衣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几个人都是侧眸去看他,宁清秋见到这个年轻邪魅的男人就这么吊儿郎当的倚在窗边,神情有点微妙和懒洋洋的说道:“我说你这话倒是有点顾此失彼了啊,要说继承家业,我们陆大神医陆家的少城主不才是真正的第一个继承家业的人吗?”

    宁清秋的脸色微微僵硬,陆长生却是沉声道:“苏红衣,慎言!”

    随后转头对明远说道:“恭喜你,明远,明世子之位你绝对是当之无愧,如今人族多事之秋,风雨飘荡之际,九州和大唐确实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桥梁和纽带连接在一起,从我个人观点来看,你当之无愧。”

    “至于我......九州一小城的城主之位,倒是在明府世子之位前,不值一提。”

    陆长生这番话颇有些自我贬低,但是其他的人都是没有说话,因为这话接下去不论是怎么去接,都是不好,剩下的路程,几人相顾无言。

    明府门前两座大玉石狮子威武雄壮,其上神光隐隐,天上地下无数道遁光都是四面八方而来,路上福管家完美的表现了什么叫做一个管家的自我修养,完美的充当了背景板,在这个时候却是恰到好处的冒出来,脸上的神情仿若对于路上那微妙的气氛一无所察。

    “世子,各位尊贵的客人,明府到了,请下车,从中门而入。”

    明远是有这个权力过中门的,今天之后,他就是明国公府的继承人,未来的主人了,当然是可以堂堂正正的走中门,这就是权力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宁清秋开始放眼打量其他的人,来恭贺的人非常的多,方式也是各有不同,有身化剑光、有浑身烟雾神光缭绕的,也有骑着神俊异常的高猛威武的凶兽的......可谓是八方来朝。

    明府在人皇面前的地位很高,极为受到看重,明国公更是大唐朝廷的中流砥柱,曾经还是一度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和人皇共掌虎符。

    如今虽然是急流勇退,但是一旦是魔族入侵,天下太平之势被打破,明老国公的复出简直是顺理成章,明远到时候也是可以考虑军中立功然后向着天下人证明他成为下一任明府的主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宁清秋想了想,反手拿出一个玉盒,上面也是冰寒之气隐现,主要是看到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是有相应的赠礼,虽然说自己几个人关系不一一般,倒是入乡随俗,不可能就是这么打着空手进去啊。

    福管家领路,本来就是可以这么带着人直接进去,结果看到宁清秋偏了一偏给出侍者一个玉盒,心里面都是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世子这一次出去交到的朋友还真的是有点特殊之处,光是看宁清秋这送礼的行为,就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清秋你这又是何必?”

    明远蹙起剑眉。

    宁清秋倒是不在意的摆摆手:“你登上世子之位,我怎么也是该给你送个礼聊表心意,这是一株九叶幽兰,长在极阴之地,吸收的乃是日月精华,不论是用来炼药还是辅助修炼,都是极为上等的奇物,你不要嫌弃便是。”

    九叶幽兰,可谓是大名鼎鼎,宁清秋这话一出口,便是或多或少引来了好多隐晦的打量。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