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参加科举的限制?
    宁清秋第二天找上明远说是要参加科举报名的时候,可把他吓得不轻。

    差点都是一口灵茶喷了出来,对着宁清秋都是一脸的头疼:“我说大小姐,你这又是怎么了,觉得手痒痒想要找大唐修士们打架吗?这个不用特意去参加科举的......实在不行我就是舍命陪君子了。”

    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着。

    宁清秋对他这避之唯恐不及的表情觉得十分无语,默默地给自己做了一点情绪冷冻的自我安慰,便是对他说道:“我说你也不用这么如临大敌一般的表情,我这不是为了我自己......”

    她这么说,明远并没有觉得感激,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因为他心里面生出了一个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念头:“......你说的不是为了自己,那莫非是为了七夜吗?”

    也就只有她,可以代表他,也就只有因为七夜的缘故,宁清秋才会主动跑来找他,要是另外的人的事儿,倒是用不着劳他的大驾。

    明远头疼的揉揉额头,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短命几年,因为本来宁清秋要是参加这一次科举都是让他不知道如何招架,更不要说七夜这尊大佛,这大唐的庙太小,装不下他啊......

    明远苦笑着看着宁清秋肯定的点了点头,心里面简直是悲伤逆流成河,便是最后痛下决心:“......好,这件事我帮你问一下,因为大唐的科举,要是让九州修士参加,里面涉及到的东西非常的多,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尽快询问清楚之后给你答复。”

    宁清秋满意的点点头,自然知道自己和七夜有点强人所难,但是大唐高层的纠结不关他们的事儿,两个人觉得只要是自己念头通达就好,这充分表明了什么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本来宁清秋是一个多有礼义廉耻的姑娘啊,结果现在也是变成这种模样了。

    大唐科举开办,举行得如火如荼,整个帝都都是紫气萦绕,若是有天机阁的那些神神叨叨的探测天机的修士在,必定是对于这样的异象都是激情爆棚,指不定研究欲都是无止境的爆发。

    宁清秋半路上被苏红衣堵着了,苏红衣笑眯眯的:“我说你偷偷摸摸的找明远说什么悄悄话呢?是不是有我不能知道的事儿?”

    她非常无语的说道:“想什么呢,能有什么不能知道的事儿?这话要是被七夜听到了给误会了要是找上我我就说你在造谣!”

    苏红衣立刻就是被她的无耻给震惊了。

    不过就是说一句玩笑话,结果宁清秋就是这么上纲上线的,这多伤感情啊。

    但是他这个时候完全就是怂了,默默地先看了一下周围,到底是会不会有七夜的身影出现,要是对方发现他把宁清秋给堵了,要是不计较就算了,要是计较的话,自己也打不过他,那就悲催了。

    堂堂九州杀神,杀人如麻威名赫赫,结果呢,就是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不就是丢脸丢到了九霄云外?

    苏红衣讪讪的笑了一下,脸上有点纠结,小声的道歉道:“好好好,这件事我们不说了,就说说你跟明远商量的事儿呗,你是不是想要参加大唐科举?”

    他不愧是聪明人,很快的就是可以猜测出宁清秋想要做什么,但是宁清秋也不惊奇,毕竟作为朋友互相之间都是很了解,做出这样的猜测并不奇怪。

    宁清秋杏眼儿圆溜溜的,黑葡萄似的眼珠莹莹带水,到底是没有刻意为难苏红衣,反而是问道:“怎么,你也想要参加大唐科举?”

    “俗话说得好,英雄所见略同。”苏红衣俊美白皙的脸上带着傲然的神情,“我对于什么大唐科举前三甲的名头不屑一顾,而且对于所谓的丰厚奖励也是看不上眼,但是对于我来说,能够在这样的正式场合上以光明正大的方式狠狠的打击大唐这些眼高于顶傲气冲天的修士,那就是乐意之至。”

    毕竟他心里面还有气儿没消失。

    要不是大唐分割九州指不定自己这会儿都是进阶化神期都是说不定……虽然这么想有点脑回路奇特,但是苏红衣确实是认为九州吃了大亏,明明灵气潮汐是整个人族应该承担的灾难,但是对于九州修士来说,他们就是成了彻底的背锅侠,背负的末法时代凭空艰难程度大了一倍!

    这对于九州修士来说,未免不公平。

    因为修士求的是长生久视,虽然说大唐保留了人族的部分有生力量,在面对魔族这样的强大的外来威胁的时候显得有底气一点,但是对于九州修士来说,能够在某个地方狠狠下一下大唐的面子,这样的事儿何乐而不为?

    苏红衣虽然孤傲,但是对于九州的认同感,在他们几个人里面大概是最强烈的。

    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从底层爬到如今的地步,所以对于这样的艰难有外界的因素这一点都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宁清秋抿抿唇,对他的心结不是不知道的,但是正是因为对于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她不支持苏红衣也参加科举,因为很可能到时候控制不住情绪和手下的力道,便是闹出了重大的伤亡事故,大唐和九州这个时候本就是刚刚接触,关系微妙,所以宁清秋不得不慎重。

    当然,对于七夜几乎是儿戏般的要参加大唐科举,以他的实力和修为几乎是碾压所有的对手,毫无疑问可以摘得魁首,这对于满怀期望的大唐修士们来说,简直是难以逾越的高峰,所以明远那般的为难也是可以说得清楚的,因为七夜就是个bug般的存在。

    她叹了口气,尽量说得婉转:“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去提的,作为九州修士贸然参加大唐的科举盛会,名不正而言不顺。我是帮七夜去提的。”

    就连这个,明远都是要考虑。

    所以苏红衣还是歇了这个心思,洗洗睡吧。

    苏红衣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阴郁,心里憋闷不已,最后只是冷淡的哼了一声不满道:“大唐未免也太小气,拒绝九州修士参加科举,莫非是怕了我们?”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