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人皇的决定
    宁清秋很少有这样的兴致,随着修为升高,渐渐地,能够让她感兴趣的事儿越来越少,所以对于大唐热闹的夜会是非常喜欢的,特别是这样的人间烟火气,却也带着修士的某些特有的特质,对于她来说,可谓是目不暇接。

    七夜以前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对于他来说,生活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修炼,至高的实力就是他的追求,至于说其他的,他真的从未在意过,只是当宁清秋出现以后,他的生命里面终于是出现了一个比起修炼更重要的人,而不论是和这个女人做什么,就算是无所事事,那都是很快乐的。

    摊贩老板的眼睛也是很毒,一眼便是看出了宁清秋和七夜身份不凡,要说在帝都里面混了百来年,要说帝都里面有哪些权贵人家摊贩心里面那是门儿清,但是宁清秋和七夜这么出色的都是没有见过,心里面已经是颇多揣测,但是小市民也是有小市民的聪明劲儿,他只是单纯的推销自家的灯笼而已,倒是也没有额外的涨价什么的,就是有点偏向性的单独推荐了一些昂贵的产品。

    宁清秋就是看上了一个灯笼,满眼望去,都是一片雪色灿烂辉煌,她出声问道:“这个好看,我要这个,它叫什么名字?”

    宁清秋是一个讲究眼缘的人,而且第一眼就要喜欢上的那么一般都是不会再改变了,就算是个错误的选择也最多只是遗憾惋惜一下,绝对是不会后悔的。

    摊贩老板的脸都快笑开了花,他呵呵的说道:“姑娘当真是好眼力,这灯笼一直是我这里的镇店之宝,一般人我都是不会卖给她的,不过姑娘是有缘人,我也不矫情了,这灯笼叫做香雪海,姑娘可喜欢?喜欢便是拿走!”

    宁清秋挑唇一笑,微微侧侧头,倒是流风回雪的美丽动人,她抿唇,有点开玩笑的意味:“哦?这么说来,这一盏灯笼就说刻意的等着我了?”

    修士之间比起普通人更是重视缘分,因为那不单单是好听话和美好的祈愿,而是真实的现实。

    小摊贩老板的脸色一下子就僵硬了。

    好半晌才从喉咙口里面挤出来几个字:“......姑娘说笑了,我这不过是小本生意,倒是真的愿意送姑娘灯笼博得姑娘的笑颜欢心,不过您身旁已经是有护花使者,我等的尊敬之情只怕会被误会,所以——”

    该掏钱还是要掏钱啊。

    宁清秋扑哧一声笑了。

    这小摊贩老板也是个戏精,别看他苦着一张脸,但是修炼到了元婴期的修士怎么会这么情绪起伏剧烈波动?

    不过是刻意表现出来的罢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元婴修士都是愿意跑出来做小摊贩,但是宁清秋并不是一个喜欢关注旁人的私生活的人,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没有必要因为个人的想法去扭曲对待他人的看法,宁清秋倒是觉得这挺有行为艺术家风范的。

    不走寻常路啊。

    宁清秋最后拿走了香雪海灯笼,当然出手也是极为大方,并没有真的就这么强买强卖的就这么武力逼迫人家免费赠送,她还没有财迷到这样的程度,

    那也太强制性的占便宜了,完全的为人所不齿。

    七夜当然是无比大方了,对他来说灵石啊什么的压根不值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意花一点给她买个灯笼哄她高兴,对于七夜来说无比的划算。

    宁清秋这个时候想要吃糖葫芦了,她小时候家乡小桥流水,最喜欢就是放学回家的时候有举着扎着很多鲜艳莹润的糖葫芦的人一路沿街叫卖,便是拿出辛辛苦苦积攒的零花钱买上一串,心里面简直是要乐开了花。

    宁清秋的裙摆宛若莲花一般,轻盈绽放,路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然后再看到七夜,那么眼神就是截然不同了,因为七夜虽然是气息内敛,而且因为进入返虚境界,差不多都是和合道至尊都是差不了太多,至少在高深莫测气息隐藏这一方面那是不相上下。

    至少明面上如此。

    至于说更高级的差别,倒是宁清秋看不出来的。

    她默默地心里腹诽,看来七夜真的是把她的光彩压制得黯淡无光啊。

    有这样的男人在身边,值得骄傲,但是也是很大的压力啊。

    两个人就这么走走停停,一路都是火树银花不夜天,都是不用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因为世间最美好的事,就是那个人一直在你身边。

    明远在明国公府苦苦等待。

    都是对于宁清秋和七夜无语泪凝噎了,一点儿不重视的给出一个重磅炸弹,然后便是逍遥无比的去逛街去了,夜市里面都是留下了欢声笑语......当然,这是明远自己脑补的,他自己却是不得不苦逼的跑到皇宫里面去面向人皇禀报这件事,折腾到这大半夜的才算是把后续的事件安排得勉强。

    即便是如此,明远仍然觉得这件事会引起轩然大波。

    人皇并没有进行明确的表态,但是明远隐约感知出来这位是乐见其成的,因为如今的大唐需要崭新的观念和血液,但是曾经的辉煌延续至今,他们仰仗先辈们的光辉太久了,要是不及时被当头一棒喝醒的话,那么后续的变革不知道会被拖延到什么时候。

    明远明白他的深意,并且深深地为这位大唐的掌舵者折服。

    但是看到七夜和宁清秋笑意盈盈的回来的时候,还是生出了一股怨气。

    宁清秋老远就是看到明国公府雄伟气势俨然的大门口站着一位长身玉立的书生模样的贵公子,灯光下看着特别的雅致,但是身周的那股怨气看着实在是渗人,旁人看着是要退避三舍的,但是宁清秋却是看着特别的可乐。

    因为那样子看起来特别像是深闺怨妇。

    哈哈——

    她自然知道自己给对方出了一个什么样的难题。

    明远只是头疼但是没有当即翻脸已经算是十分的看重他们的交情和友谊了。

    宁清秋嘻嘻哈哈的走过去,脸上带着柔美如莲花的笑,但是明远并不觉得赏心悦目,心里面除了苦笑还是想要苦笑。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