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七夜参与科举的目的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还真是对我们大唐科举不够重视啊,竟然是扔出了问题便是毫不在乎的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难为他还要奔波劳累。

    明远叹了口气:“人皇已经是同意了七夜参加大唐科举的要求,说是广邀人族英才来参与这一次盛事,那么不论是大唐还是九州,那都是云荒人族的一份子,所以九州修士想要参与这一届的大唐科举,我们会一视同仁,绝不会产生任何的歧视和不公平的对待。”

    明远一口气把上述的话说完。

    那语速,差点没把宁清秋给笑死。

    宁清秋忍着笑:“我说明远,你不要太着急,我们虽然是参与这一次的大唐科举,但是我们都是志在参与,不会和大唐修士产生什么冲突,而且也不会搅乱这一次盛会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明远心想,我确实是相信你们不会故意的去引发和大唐修士的冲突,就像是大象不会在意脚下的蝼蚁罢了,都是不是一个层次的,怎么又会刻意去找茬?

    但是那个时候他最怕的是其他不长眼的就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七夜和宁清秋,虽然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就是气度不凡,但是难保不会有那种自信心爆棚要上天的傻子,到时候要是真的惹怒了七夜,大概是连全尸都是留不下的。

    明远对此非常的忧心忡忡。

    简直是要心力交瘁了。

    宁清秋劝慰道:“你这个时候担心也不过是白操心而已,所以还是该怎么样怎么样,过好你自个儿的日子就是可以了。”

    明远苦笑不已的摇头,真的要是能够做到这么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他也不至于这个时候还在这里纠结了。

    世上的事儿就是这样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别人的身上发生看起来容易解决,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捉襟见肘。

    宁清秋开始给七夜鼓气。

    “你要好好努力啊,不然以堂堂的返虚修士的身份出场,结果却是遭遇横空出世的黑马,那场景就很尴尬了,自个儿丢脸不说,还要让大唐修士笑话我九州无人......”

    明远脸上的神色更是难看。

    本来七夜出场就是个bug。

    结果现在宁清秋还是给他打鸡血。

    那岂不是要让大唐修士们遭殃?!

    明远也不好就这个问题在事前千叮咛万嘱咐,不然的话很容易就是被人为何怀疑是不是别有用心。

    而且立场的想当然的就是站在了大唐修士的一方的,倒是把他的九州的朋友们都是置于何地?!

    这就是有点手心手背都是肉,随便是伤到哪一面都是心塞塞的。

    宁清秋抚摸着炼心剑的断刃,明净琉璃火就是这么在剑身上一遍又一遍的煅烧,因为断剑必然是有几乎是致命性的损伤,因为对于一柄剑来说失去了半截剑身对于它来说那就是相当于人断了四肢手臂这些地方,那就是实打实的残疾。

    所以宁清秋很是心疼炼心剑,它本来就是刚刚诞生出灵识并未太久,结果确实遭遇了这样的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对它来说,是天降横祸,对于宁清秋来说也很怕自己的宝贝剑受到了致命性的冲击之后灰心丧气,磨灭了那股刚刚诞生的锋锐之气和精气神。

    所以每一天都是有空便是用无垢火在剑身上淬炼。

    宁清秋抿抿唇,轻声对炼心剑说道:“再忍一段时间,你很快便是会有一副完美的躯体了。”

    秋水神剑十分神异,就连她都是不敢妄自揣测那柄被剑灵族奉为圣物神器的剑到底是多么厉害,有着多么的恐怖的威力甚至是还因为她穿越的事儿蒙上一层神秘的光环和阴影,就算是七夜都是不能够信誓旦旦的完全保证秋水神剑和炼心剑融合的过程中剑灵的意识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彻底的变异,或者只是增强一部分力量还是被秋水神剑磅礴浩瀚的无意识的灵体冲散,从此便是诞生秋水神剑的魂体灵识,其实那个时候炼心剑可以说是完全的不复存在。

    宁清秋舍不得。

    虽然说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只要是剑本身没有什么样的损害,那么威力大增自然是所有的剑修都是喜闻乐见,可宁清秋并不是一个纯粹追求杀伤力的剑修,她诚于剑也诚于心,炼心陪伴她一路风雨,早就是不可或缺的伙伴,她承受不起失去它的损失。

    若是不能够保证炼心剑的灵识完整,或者是不能够保证它占据的是主导地位,那么不论是秋水神剑有着多么恐怖的耸人听闻的威力,对于宁清秋来说,也是不会强求。

    七夜倒是不反对她的想法,对他来说,只要不是要离开他,其他的任何事他都是愿意满足宁清秋,不论是自己什么想法,只要是她想要的,她就是为他做到。

    “放心,大唐状元我势在必得,到时候这前三甲得到的奖励之中有一样我倒是看中了,乃是玄黄之气,这可是和三清之气其名的先天母气之一,有着开天造化的玄奇之能,也许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乎其神,但是再怎么样,也是可以保证炼心剑灵识不损,一点真灵不灭,到时候不论是融合秋水神剑有着何等凶险,你的炼心剑也是保证安然无恙,甚至是还可能得到一柄超越秋水神剑的绝世兵器,到时候,说不定就是万剑朝宗。”

    宁清秋听得简直是两眼放光,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真的要到了那个地步,那才是死而无憾了......

    这就是炼心剑的感慨,它剧烈的震动起来,和魔族的盘石锤拼了一个两败俱伤,炼心剑也不是没有傲气的,它虽然诞生不久,但是也是被宁清秋的剑意和剑心催化出来的,所以自然而然的沾染了那一股战天斗地绝不服输的性格,于是听到了有这样的冒险一试的机会,即便是有着很大的危险,对于它来说,这样的挑战这样的风险和它可能得到的利益是成正比的,所以——

    “好,我就等着你夺魁,然后收取到玄黄之气。”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