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开盘坐庄
    白云郡主的美名和凶名一样的出名。

    白弱水......

    宁清秋有预感,她一定是会在科举盛会上见到这个据说野心勃勃的女人,而且这颗大唐的明珠必然是会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其实就算是今天那两个在白云郡主的白云楼握手言和的两个化神修士,其实也不算是真的就因为白弱水一句话便是兵戈休止,不过是给那位大唐郡主几分颜面,然后在科举上面见真章,到时候谁是龙谁是虫不就是一目了然?

    也避免就这么得罪了白弱水。

    不知道多少大唐男人表面上对她敬而远之,但是心底深处也不是没有做过抱得美人归的美梦的,只是实现这个梦想的可能性不大而已,但是——

    人要是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今日青衣书生和黑衣汉子都是暂且罢休,不过这件事必然是还有着后续,到时候要是科举场上见面必定是分外眼红。

    其实就算是没有今日的那一场冲突,所有参与科举的人先天性的就是敌人,生于世,自当不弱于人,谁不想要金榜题名?

    而且这一次的科举,必定是含金量最高而且受到的重视度最大的。

    因为魔族即将入侵,而人族的大时代即将来临,乱世出英雄,时势如此,每个人都谁会无法置身事外,所有的人都都是紧张又期待的迎接这个崭新的时代!

    不过,可惜了。

    宁清秋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七夜。

    俊美的男人穿着玄黑色的长袍,那是极度暗沉的颜色,在他的身上却是显得无比的耀眼,让人几乎是不敢直视。

    修长的手指搭在森罗刀柄上,屈指弹了弹光亮如雪的刀身,发出清脆的轰鸣,那是杀戮的前奏。

    明远心惊肉跳的,有点忐忑的说道:“七夜啊,你这一次参与科举,那么状元之位必然是非你莫属,且当之无愧,但是——还希望你到时候手下留情,参与科举的全部都是我大唐的精英修士,是人族的希望和未来,所以你没有必要请不要痛下杀手,为我人族保留更多的有生力量。”

    若是双方势均力敌或者是稍微占据一点上风,那么明远绝对是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这对于战斗来说非常的不公平,生死相搏的时候谁还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那种时候,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就算是自己是大唐人而七夜是九州修士,他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儿来,明远是儒修,学的是礼义廉耻,念的是四书五经,对于道德方面的要求那是max,绝对是不可能出现这样卑鄙的想法的。

    但是现在他提了出来,不过是因为七夜和其他人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他在科举中取得第一的位置那是板上钉钉,除非天地轮转反复,否则的话大唐多半是不可能出现这么一匹黑马能够把他掀翻的。

    所以明远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

    七夜薄唇轻挑:“你以为我是苏红衣那个杀人魔?只要是不冒犯我,我可没有心情随便杀人,免得污了我的森罗刀。”

    高傲得令人发指。

    却也理直气壮到理所当然。

    宁清秋则是对着明远笑道:“七夜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因为九州和大唐的那点龃龉便是对着不如他的人下杀手?他会正经的参加科举,绝对不会搅乱这一场盛事,再说了,有人皇坐镇,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明远想想也是,自己在这里杞人忧天个什么劲儿。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大唐的高层们自然是会给出最好的办法让一切都是顺利进行。

    所以——

    “那么我就等着七夜你凯旋而归。”

    算是提前祝贺了。

    七夜淡淡的颔首。

    苏红衣则是兴致高昂,虽然说自己没有机会参与科举,虽然私心里特别的乐意在科举上教一教大唐修士怎么做人,好好地打脸扬眉吐气,但是明远死活不答应,他又没有七夜的那份实力和地位让人皇都是松口让他参与科举,便是只能做一个围观群众。

    但是即便是如此,有了七夜出马,大唐科举必然是会变成九州修士的舞台,到时候也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苏红衣大声笑道,还拍掌道:“说得好!要不然我们去开个盘,让所有的人都是来赌一赌谁才是最后赢家,到时候整个大唐认识七夜的人都是寥寥无几更不要说知道他的实力,所以我们要是坐庄的话这次就是稳赢!”

    到时候岂不是灵石如流水的到了他的怀里?

    宁清秋对于苏红衣这样的异想天开几乎是举起双手双脚支持。

    一边是翻着白眼一脸的嫌弃苏红衣掉到了钱眼儿里面的样子,一边是狂点头:“这个主意不错,我们也是要积攒一笔军费的,到时候要是和魔族打起来,那么灵石绝对是要用得哗哗的,悬空山和日月神宗家大业大倒是不用担心这个,但是青云宗自从之前的边凛入魔叛宗的事件发生之后,虽然是逐步恢复元气,但是到底是伤了根基,灵石缺口极大,之前林惊风一直是给我反馈这个问题,这要是能够通过开盘坐庄来赚取一笔灵石......”

    两个人开始兴致勃勃的规划细节,最后就算是明远都是没有逃脱魔爪。

    因为他才是这里的东道主,地头蛇。

    要是不借助明国公府的力量,谁会搭理他们?

    要是到时候开盘坐庄,但是没有人参与赏脸,那就是尴尬了。

    明远哭笑不得,深深地觉得自己有种挖大唐墙角的感觉,到时候岂不是拿着大唐权贵世家的灵石资源,去供养九州的宗门?

    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自己该不会被抽一顿吧?!

    ......

    白云楼中。

    白弱水摘下面纱,镜子中出现了一张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的脸,倾国倾城都是不足以形容。

    只是水眸里面的那勃勃野心让这个女人从柔弱堪怜变成了荆棘玫瑰,她对着身后跪俯的黑衣人命令道:“去,打探一下今日那个在二楼靠窗隔间的女人的身份来历。”

    那正好是今天宁清秋所在的位置。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