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这不科学!
    宁清秋手里拿着一镂空的鎏金笼,里面是馥郁香浓的香薰包,

    她抿着唇,脸上带着点回忆的神色。

    七夜负手而立,问她:“怎么,让你回忆起了什么过往?”

    他不愧是知她甚深。

    光是看着宁清秋有点神游天外的模样,就是知道她是在回忆。

    宁清秋笑了笑,说道:“我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那个时候不过是**凡胎,青云宗可是我们那里最有名的宗门,拜入宗内的时候就是要经历一系列的考验,我简直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算是拜入宗门......这第一关,就是问心路。”

    问心路的考验,和如今大唐科举的第一关的文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于修士来说,不论是资质天赋根骨心性还是实际战斗能力和修为,那都是必不可少的,要是少了其中之一,那就是个不健全的人,几乎可以说是残疾。

    要双管齐下。

    七夜饶有兴致的听着,所谓的问心路在他看来压根没有什么出彩之处,但是宁清秋的回忆又是不一样了,听着她提起以前的那些事,七夜觉得津津有味一点都是没有不耐烦地感觉。

    他依然是玄色长袍,虽然纹路简单,但是谁都是可以从那莹莹的光芒都是可以看出这布料顺滑如绸缎油脂,绝对是不凡之物,当然,这个男人只要是一出现,大概就是没有人可以忽视他。

    世界上有一种人,你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是知道他很强。

    七夜迈步往前:“我去了。”

    宁清秋笑着点点头说道:“好,我等你凯旋而归。”

    自从确认了七夜可以参加科举,她便是从未担心过七夜会输,对于他来说,没有第二种选项,他必然会赢。

    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

    不少人都是注意到了七夜,主要是这人长得太打眼,虽然说因为修炼的缘故,修士大多数都是俊男美女都是没有几个丑的,就算是有那也是个别特例,所以在云荒修士世界里面要找一个长得美的那不难,要找长得难看的那还真的是挺麻烦的。

    但是七夜的长相实在是太过夺人眼球了,就算是在气度不凡的修士里面,都是一眼看过去,都是可以把他和周围的人区分开来,泾渭分明。

    宁清秋莫名的想起了一句歌词,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七夜神色淡漠,眼角都是没有看着周围的注视他的人,而是就这么直接走进了蓝色光门。

    那蓝色光门伫立在广场中央,高约十几米,宽阔处甚至是可以容纳八架龙马车通过,只是让修士们试炼的时候进入这个小秘境内,实在是有点暴殄天物了,不过不愧是大唐皇朝,竟然是如此大手笔,光是看这个开场,便是知道这一次的科举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盛会,就算是在大唐都不是经常出现的。

    七夜最后回首看了她一眼,眼眸带淡淡的暖和笑,宁清秋的心尖微微的攥紧,手都是捏成了小拳头,扣在香薰金笼上面的纤细白嫩的手指都是出现了淡淡的青筋。

    她就在这里,等着他。

    不过下一刻,宁清秋满腹文青的心绪都是彻底的报废了。

    嘴角都是抽了抽。

    因为就在下一刻,七夜就是这么重新从蓝色光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连尘土都是没有沾染上一点。

    看起来简直精神奕奕,风采照人。

    芝兰玉树,不外如是。甚至是还增添了几分青松竹柏的挺拔萧肃。

    他就这么慢慢移步走到宁清秋身边,伸出了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她的挺翘的鼻尖上面轻轻地点了一下,轻声笑道:“怎么,看傻了?不认识我了?我都是说了,很快就是会回来,怎么样,没有食言吧。”

    宁清秋的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可能是真的有问题,因为她怎么都是没有想到所谓的很快的程度会到了这个地步,简直是眨眼般的速度啊。

    都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好么。

    就像是太监一样,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咳咳咳,那个让人无语泪凝噎的感受,简直是一言难尽。

    她冷冷地:“你已经是成功通过文试了?”

    大唐科举该不会这么饿水吧。

    虽然说七夜的实力高强,返虚修士可以一力破万法,但是显然七夜没有采取这样的暴力方式,那么就只能说明一点,这个男人的心灵已经是圆满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或者说也许还有部分缺憾,但是却不是大唐科举的测试可以测出来的。

    其他人的眼神可谓是诡异极了。

    场面非常的安静。

    那些还没有做好准备踏入蓝色光门的参赛者,还有就是下巴都是快掉到地上的考官,以及众多无辜的围观群众都是眼珠子都是快瞪出来了,很快便是议论纷纷,都是讨论七夜这到底是领证脱逃还是虚晃一枪,毕竟没有几个人愿意相信有人能够以这么快的速度完成第一关,因为这不科学!

    当然,云荒本就是个玄幻世界,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不科学的......

    有人小声的说道:“看着卖相好,其实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竟然是刚刚踏入光门,竟然就是坚持不了一秒钟就是被赶出来了。”

    好多人都是眼睛一亮,这个听起来有道理啊。

    于是纷纷赞同。

    七夜倒是听得清清楚楚,在场他的修为最高,自然是无论什么风吹草动都是逃不过他的耳朵,倒也不是刻意的去听,不过是因为生命层次的不同,让他获取信息的渠道和方式比起其他人快捷迅速了无数倍罢了。

    大象不会在意蝼蚁的挑衅,神龙不会在意爬虫的诋毁,对于七夜来说,看到宁清秋震惊的小眼神都是让他无比可乐,至于说其他人......不论他们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不会对他造成丁点儿的影响。

    考官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身份不够,还不知道七夜的来历,但是他知道蓝色光门可是大唐的至宝之一,所以七夜必然是参与了文试之后成功过关才能出来,不然就只能等到一定时限才会被主动丢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七夜打爆了光门强行扭曲了规则,而无论是用什么方法做到这一点的,这个男人的恐怖,都是他们想象不出来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