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指着七夜的鼻子骂?!
    宁清秋和其他人的心情其实也差不多。

    并没有特别骄傲,而是觉得有点尴尬啊,就像是鼓足了劲儿准备给某人加油助威,结果英雄无用武之地,压根都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这样的感觉,别提多么糟心。

    关键是其他人的眼神太炽热,她觉得自己要随着七夜被一起烤熟。

    还有这个男人干嘛笑得这么招摇?

    男人么是好奇七夜到底是在蓝色光幕里面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过关了还是浑水摸鱼,他们都是想要知道取得这个捷径的方法。

    女人就简单了,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简直是女人的福音。

    宁清秋有点神色不善了。

    冷冷地瞪了七夜一眼。

    啧,招蜂引蝶的,看看,都是有好多女修士都是投来爱慕的目光了,就算是七夜没有办法通过文试第一关,但是光是从吸引女人这一点来说,在场的男修们无人可以望其项背,这一点来说,他就是夺得“魁首”了,绝对是一骑绝尘。

    另一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而且动静越发的大了。

    宁清秋也好奇的看了过去,对于这个不知道何方神圣过来引发的关注她还是比较感激的,因为成功的转移了在场的人的注意力啊。

    七夜则是不咸不淡的,对于他来说,其他人无论是上天下地都是和他没关系,只有宁清秋,她的一颦一笑只言片语都是可以撼动他的心,其他的,不值一提。

    白弱水今日穿了一袭白色长裙,眼眸似水,唇红如樱,面若满月,精致美丽到了极点。

    她漫步而来,就像是行走在人间的仙子。

    不少的人都是用仰望的眼神看着她,其他的人带着点忌惮的表情。

    白弱水之名,当真是如雷贯耳。

    宁清秋已经是把玉白的手放在了七夜的腰上,只等到他有恍神的时刻,便是告诉他什么叫做不要当着自家女朋友去看别的女人。

    否则,代价一定是很惨痛的。

    她就像是一朵柔软的云,就这么飘到了七夜和宁清秋的面前,脸上的笑容淡淡的,却很是美丽,几乎是可以说是教科书般的笑容,但是只有宁清秋可以感受出来她眼底深处淡淡的冷意,这个女人,并没有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平易近人,眼眸深处,是对于权势的极度渴望,偏执而极端的女人。

    关键是还天资惊人实力强悍,且有着强硬的后台和庞大的背景,这就是让很多人不得不在她的面前俯首称臣了。

    她声音柔美中带着清冷:“这位道友实力非凡,甚至是有着日月重瞳这样的先天道体中首屈一指的顶尖道体,便是上古时代人族最为辉煌的时候都是传说一样的体质,没想到我白弱水有生之年竟然是可以见到拥有这样的体质的天之骄子,实在是幸甚至哉!”

    场内顿时哗然。

    宁清秋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杀意。

    这个女人,果真是不讨人喜欢。

    简直是该死。

    竟然是这么大喇喇的当着大庭广众之下就是把七夜的体质揭穿,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恶心,严重点,都是可以当做是挑衅了。

    还有,姑娘你谁啊,你认识七夜难不成我们就是要觉得是荣幸?

    这位白云郡主是被人追捧惯了,才这么认不清形势吧。

    七夜连话都是不想和她说,侧眼眸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认识你。”

    杀人于无形。

    宁清秋要不是涵养好还算是憋得住,差点就是直接笑出声来了。

    白弱水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

    可想而知,眼高于顶从来都是众星捧月的白云郡主,大抵是从出生到今时今日,都是没有受过这么直白的忽视,简直是都是要气炸了肺。

    但是她必须忍住。

    白弱水知道自己发作不得。

    因为眼前的人不是她可以一言决生死的小虾米,而是一尊恐怖的存在。

    就连人皇都是对他平辈论交,青眼有加,自己不过是大唐郡主,便是身份尊贵,到底是管不到九州,而且七夜的身份放在九州,几乎是等同于大唐太子这样的地位,而且白弱水目前还打不过他,虽然是从别的途径提前比起其他人先一步知道九州还有七夜等人的讯息,但是自己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反而是因为忌惮而不能轻易的翻脸。

    不过这位郡主身边就是有护花使者看不惯了。

    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看到有人对自己的女神不敬,立刻便是跳脚。

    他是英国公的小儿子,非常的不成器,不过因为是老来得子,而且也有哥哥们支撑家业,所以一直是得宠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过也是单纯得紧,竟然是连白弱水的心狠手辣野心勃勃的真面目都是看不透,还一根筋儿的倒贴,满心以为自家的白月光圣洁干净不履凡尘。

    他叫嚣道:“小白脸你别得意,竟然是对着白云郡主都是如此不敬,你不认识白云郡主岂是孤陋寡闻一词可以形容?!还不赶快道歉,不然我欧阳存就是让你付出代价!”

    此话一出,就连宁清秋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啧——

    竟然是敢指着七夜的鼻子骂他是个小白脸,还让七夜道歉?

    这位公子哥儿模样的傻蛋该不会是脑抽了吧,还是说家里人没有把他培养好,眼睛瞎到了这种程度?

    就连白弱水都是对欧阳存另眼相看了,不,应该说是刮目相看。

    这个男人不过是仗着出身才有资格在她的周围打转,白弱水虽然是看不上他,但是也不妨碍她利用手段把自己的裙下之臣笼络好,但是一直都是心里鄙夷的,这个时候倒是觉得对方一点都不懦弱了,因为敢对着七夜这么大小声......他要是知道自己在跟什么人说这样的话,知道对方是千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妖孽拥有日月重瞳的绝顶体质的返虚大修士,比起他爹他爷爷都是厉害,现在的趾高气昂大概会像是戳破的气球一样,瞬间就是干瘪下去。

    无知者无畏啊这是。

    宁清秋以看勇士的眼神看着他,而七夜的眼神彻底的冰寒下来。

    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七夜要是能够忍下来,他就不是七夜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