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云妃的身世
    云妃是个苦命的女子。

    生来无父母,就是个孤儿。

    唯一幸运的是,没有在冰天雪地里面被冻死,好歹是活下来被人捡到,把她抚育长大。

    但是最大的不幸也在这里。

    因为捡到她的人虽然富贵,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甚至是接触了比较高深的修炼之法,和芸芸众生貌似已然不同,但是——

    那个人,是青楼的老板。

    她带她回去,出于一时的怜悯,但是之后花费了那么多的金钱和灵石还有资源,把云妃堆砌出来,不可能是不求回报,吃喝玩乐黄赌毒这些行业里面,也许是有好人也许会有一时的同情和柔软,但是温暖只是暂时的,长久的都是冰冷的现实。

    所以云妃就是成为了大唐闻名的名妓,也是整个帝都最负盛名的百花阁的头牌。

    明远能够请到她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因为百花阁蜚声帝都内外,名气大得不行,甚至是就连明国公府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没有百花阁的名气大,这样说起来也很是搞笑了。

    宁清秋对着云妃很是热情:“云姑娘是吧,果然是花容月貌不负倾国倾城之名。这样吧,你就给我们来一曲十面埋伏好了。”

    这样的名曲,不会存在不会的情况。

    而且经常听到十面埋伏的大名,但是自己都是没有听过真正的大家演奏的版本,这一次倒是可以一饱耳福了,云妃名气既然是如此之大,那么演奏水平怎么都是不可能低的,不然那就是怀疑大唐人的审美观念了,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但是场面却在她说出十面埋伏之后僵滞了。

    云妃的脸色都是有点尴尬,半晌,才算是回了一句:“这个......倒是小女子孤陋寡闻了,不知道这十面埋伏是那一曲珍藏孤本里面的名曲?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自然是不会的,若是这位姑娘舍得,倒是可以给小女子看一看原本,云妃必然是会全力以赴的给姑娘弹奏。”

    云妃的口气很大。

    但是明远倒是知道她没有说假话。

    要不是她身世可怜,乃是青楼名妓,不然的话,要是成为黑白学宫的弟子,到也绝对是西宫女修那样的存在,天资甚至是不逊色于花云眠,但是世事无常,天道说是公平但是实际上还是不够公平,以万物为刍狗,具体到个人的情况上,那就是决然不同的待遇了。

    宁清秋觉得很尴尬。

    脸上的笑容都是快挂不住了。

    这就是两个世界带来的差异。

    十面埋伏多出名的曲子啊,结果人家给她来一句不知道,这就是让人很无奈了。

    关键是云妃还一脸殷殷期盼的等着宁清秋给出曲子的孤本,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曲子的那种人,眼睛里面都快是放出光芒来了,但是云妃这不知道宁清秋完全是只知其名啊,她又不是什么音乐学院出生的,对于十面埋伏的谱曲那是一问三不知。

    所以这话说起来在知情人的耳朵里面完全就像是故意的啊。

    这就是嘲讽啊。

    但是云妃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一脸求知啊。

    宁清秋捂唇轻咳了一声,然后眼刀子便是杀向了明远。

    明远这个时候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

    宝宝心里苦啊。

    这要看名妓的是你吧,让人家弹曲子的也是你吧,这个时候人家追问曲子了你把我看着干什么啊,我难道是就可以凭空捏造出名曲来吗。

    云妃可是大家,到时候拿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那不就是真的丢脸丢了个彻底么。

    明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制保持自己的表情不要崩溃,对着云妃笑道:“云姑娘,我看你直接演奏一曲潇湘剑雨就可以,这可是你的成名曲,我一直都是希望可以听到原曲。”

    “至于说十面埋伏......这首曲子确实是上古孤本的名曲,但是我们收集的也不过是残篇,而且这来自于上古天音宗,乃是天音宗的镇宗之宝,不可轻易示人,所以云妃姑娘的要求恕我们无法完成。”

    宁清秋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啊,明远还有这样的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啊,这都是可以攀扯到什么鬼天音宗上面去,虽然自己貌似没有听过,但是光是从云妃骤然放大的瞳孔和急促的呼吸来看,绝对不是什么犄角旮旯不出名的小宗门,定然是上古时代人族辉煌年代的闪耀群星的一员。

    云妃只能是可惜的叹了口气,道:“是我孟浪了,请几位贵客不要怪罪,小女子这就是演奏潇湘夜雨。”

    宁清秋倒是很快的就是把这股尴尬给丢掉了。

    对她来说,脸皮虽然说不上太厚,但是也不至于薄到这种程度。

    而且明远好歹是把场面给圆回来了,所以自己好歹是兜住了,没有彻底的丢脸,所以宁清秋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忽略掉这件事。

    潇湘剑雨,锋芒毕露,却也带着柔美雨滴,刚与柔融合得非常的完美,宁清秋听得兴起,她挥舞着一柄剑,翩若惊鸿,云妃也是被这样的配合激得兴致大发,手上越发的急急切切。

    大珠小珠落玉盘。

    优美动听。

    宁清秋一剑舞罢,便是樱唇微张,喘着气的站到她的面前:“云妃姑娘,你果然不愧是曲艺大家,这一首曲子我之前虽然没有听过,但是今天一听就是余音绕梁三日,绝对是过耳不忘了。”

    云妃开心得笑起来。

    她一直都是受到无数的赞美,但是唯有这样的赞美让她欢欣异常。

    宁清秋是个女人,所以她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美貌给出的赞扬,因为她说她以往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曲子,所以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名气,又因为邀请她的人是明国公府的世子爷,身份尊贵,而宁清秋能够在这个国公爷世子面前处于比较主导的位置,一定是身份地位高或者是实力强,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说明了她绝对是不会说出不实的赞美话语。

    云妃笑得宛若昙花一现般的惊艳。

    “姑娘的剑更是惊艳无双,我在帝都这么多年,剑客见过无数,高手更是数之不尽,但是说实话,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剑术,云妃今时今日才算是见识到了世间有如此惊才绝艳的剑术,这才是我的幸事儿。”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