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大清洗!
    百花阁的这一场试炼,又被成为心试。

    其实和文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宁清秋虽然是没有从七夜和明远他们的口中挖出真正的详细信息,但是其实已经是可以做出很多的猜想了。

    其中有一种,她认为十分靠谱。

    文试的问心,其实更多的偏重于一个修士对于修炼一道的意志和信念,所以问心路便是拷问一个修士是否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一路艰难险阻都是无法阻挡他攀登高峰。

    但是这百花阁里面的试炼,也许更多的是测试一个人的品性。

    修士的修为从来都和好坏以及性格没有关系的。

    杀人盈野也可以修为高深,心怀慈悲也可能毫无力量。

    心思诡谲者天赋惊人,纯粹坦荡者也许道途无望。

    所以云荒修士的判定标准从来是不和道德挂上关系的。

    一切都是成王败寇。

    胜利者笑到最后才是有话语权。

    但是如今的形势却也大不一样。

    因为魔族入侵在即,整个大唐和九州会重新的合二为一,上古辉煌荣耀的人族鼎盛时期将会在如今重演,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剧烈变幻,这是个波澜壮阔的时代,英雄、小人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这个时候,人皇需要的人才,大唐需要的精英,不单单是要实力强天赋好,更多的,还是需要品性上没有太大的瑕疵,在人族的立场上坚定不移的,没有太过薄弱的缺点的修士。

    因为一旦是稍微有弱点可以攻略,那么魔族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以如今的魔尊的手段,他绝对是干得出来威逼利诱的事情,不会像是以前的魔族那般一味的只是知道杀人,到了那个时候,强大的人族要是被从内部堡垒给攻破,那就是颜面无存。

    且会遇到生死存亡的危机。

    所以人皇这一次的求才,宁缺毋滥。

    要求极高。

    而且,标准和以往不太一样。

    太过有私心的,弱点太明显的,不论是什么来头,不论是什么样的天赋,不论是什么样的实力,一律被排除在外。

    百花阁内发生的事,竟然是让所有的参赛修士都是讳莫如深,且一个个都是只言片语都是不敢吐露,那么其实答案已经是昭然若揭跃然纸上了。

    这是针对每一个人设立的针对性的考验。

    要保证所有的人对于考试内容守口如瓶,就算是人皇的强制命令,也许都是会传出风声,这世界上从来都是不缺提着脑袋干事儿的人。

    脑子一抽,也许就是从牙齿缝里面把话给泄露出去了。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让所有的人自觉做到这一点。

    阁楼里面发生的事儿都是他们最大的隐秘,或许是要隐瞒他人,或许难以启齿,或许恼羞成怒,反正是不论是什么事儿,都是不会和旁人提及的,所以不论是谁,问及任何一个参与者,都是得不到答案。

    他们自发的把这件事变成了加上了枷锁的秘密。

    明远连连点头:“清秋你果然是冰雪聪明,一语中的。”

    脸上带着点苦笑。

    因为面皮薄,这个时候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整个人都是不自在,心里面已然是叫苦连天了。

    话说她怎么就盯着他啊。

    自己好欺负不成。

    七夜不是也在旁边坐着呢吗......

    七夜撩起眼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深意也并不带着威势,但是就是把人看得脖子一缩,自然而然的就是不敢再多提他一个字。

    “既然你也知道这是不好提的事儿,所以就不要逼我了。”

    宁清秋看明远都是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也是明白不能够继续追问。

    心里面却是暗暗叹息。

    没想到啊,就连明远都是有自己的小秘密啊,就像是她穿越而来,对于秋水神剑和另一个世界不也是同样的不愿意轻易和外人提及,那是心底珍藏的东西。

    她笑了笑,清丽惊艳如夜昙。

    海棠春睡一般的美。

    她说:“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不愿意说我自然是不会逼你了,看你着急的那样儿。只是......人皇的手段果然厉害非凡,这不单单是逼出每个人心里面的魔障,其实这也是一场大清洗!”

    苏红衣都是悚然,被她话语里面的意思弄得有点心惊肉跳的。

    “什么叫做大清洗?”他蹙着眉,“清秋你可别危言耸听啊,这不是都是全须全尾的从百花阁里面出来了吗,难不成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还杀了很多人?”

    人皇想要杀谁,不过是一声令下而已。

    就算是亲自动手,那也是反掌之间。

    所以说何必借着科举的名头搞什么屠戮清洗?

    且压根没听说过相关的风声啊。

    她莫不是在编故事吧。

    陆长生一向是秉承沉默是金的原则。

    冷淡得几乎是矜持的。

    像是天山上的雪,天边的云月。

    这个时候却是淡淡的插了一句话:“这确实是一场大清洗。”

    明远和苏红衣的脸色同时变得严肃,脑海里面电光火石的,已经是开始有所想法了。

    毕竟宁清秋可能还是开开玩笑,但是陆长生都是这么说,要是还当做是随口一提那就是太傻了。

    苏红衣灵光一闪:“我知道了,这是可以从中筛选出那些和魔族有牵连,或者是将来可能会在魔族入侵的时候趁着国难发财的那些修士,然后便是可以......”

    他眼眸里面闪耀灼灼的光芒。

    手横着往下一劈。

    势大力沉。

    说起杀人的时候,眼睛里面都是非常的兴奋,像是燃烧着两团烈焰。

    旁边明远的脸色变得很是沉冷。

    他作为黑白学宫的弟子,对于这样的行为虽然是说不出有什么错,但是同样的也不好受,毕竟大唐的精英里面如果是挖出了很多的蛀虫,这对于有志青年来说都不是好事儿。

    人皇杀伐果断,但是同样的,这样的方式虽然是暗流汹涌没有把矛盾放在明面上来,却可能牵涉到无辜之辈。

    有的修士或许是有心灵缺憾,但是可能是会改变他的选择也说不定。

    就这么定罪,好像是有点冤枉。

    但是和魔族对敌又是不得一丝大意,这一番剪除,有它的必要性和深远意义。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