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这莫非是什么特殊风俗?
    陈玄感说起帝一的时候,眼里也是燃起了汹汹的战意,当然,也是有着对于这位蚩尤杀将的一丝羡慕和敬意。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多么的意气风发!

    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梦想着自己能够文可安邦武能定国!

    陈玄感自然也是不能例外。

    生于大唐长于大唐,大唐的修士和九州修士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更为散漫,但是前者的向心力和团结度以及荣誉感更强。

    他们有的时候甚至是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那就是渴望成功立业,这要是两种修炼模式造成的大唐和九州不同的现状和境况,倒也不是说谁更好谁更加技高一筹,不过是不同的方式罢了,都是人族,最后都是兄弟姐妹,也许没有魔族这样的外敌,九州和大唐还要搞搞分裂分出个你高我低来,但是有了魔族一切就是截然不同了。

    有共同的对手,双方自然能够齐心协力。

    陈玄感说得平淡,但是里面潜藏的慷慨激昂还是瞒不过在场的其他人:“若是能够有朝一日提剑上战场,我也要做到帝一那般,凶名威赫,震慑外敌,安定我大唐天下!”

    其他的几个贵公子更是一脸的要热血上头的模样,看得宁清秋心里暗暗的好笑。

    不过她倒是没有打击他们,反而是为了这些大唐的权贵子弟能够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感到一丝欣慰和高兴。

    她最怕的就是大唐高层的腐化,现在看来,大人物们自然是各自有着胸中风雨和无尽手段,他们的下一代也并没有被养废,倒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天资多么的强悍,其实到了这样的程度,只要是身在钟鸣鼎食之家簪缨世族里面,就算是头猪在资源的供养家族的底蕴下都是可以变成神猪,所以只要你不是真的蠢到极致废物到了极点,那么要成为高手不过是时间问题。

    顶尖的不多见,但是一流二流的那可是可以成批量的制造出来的。

    宁清秋轻声说道:“诸位必然是能够达成所愿的,魔族虎视眈眈想要入侵云荒,但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我等人族自当效仿先辈,斩除宵小,诛邪杀魔,还这天地一片朗朗乾坤,到时候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绝对是摆在格外眼前,沙场扬名威震天下,人人都是有这个机会的。”

    其他几个贵公子看着她的眼神简直是要引为知己了,说得对啊,就是要有这样的觉悟啊,简直是说到了搭建的心坎里面去了。

    所以这魔族不来便罢,来了就是他们的功绩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那就是赚了,多杀点那么不用说,自己在家族里面岂不是彻底的扬眉吐气,说不定还可以在朝廷里面占据一席之地,封侯拜将,不过是等闲,人皇都是会记住出色的天骄的!

    当然,这个前提是,他们要在科举上面闯出来一番名头。

    不然的话......

    呵呵,还想要上战场,谁知道你是哪根葱哪根蒜?

    要是没有打底的名气,难不成就随随便便的让你去指挥军队?

    这是做梦呢还是做梦呢。

    陈玄感朗声一笑:“那就是借姑娘的吉言了。”

    一行人很快的便是来到了擂台战的广场。

    这是人皇特意开辟的场所,专门用来演武。

    本来是天子亲卫所占据的地盘,这个时候为了大唐科举却是让出了地方。

    这让许多的人都是胸中热血激荡。

    这可以看出人皇对于此次科举选材的重视。

    那么只要是表现得好,那便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这样的未来,简直是想一想都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七夜黑眸狭长,微微眯起,第一眼就是看到了那黑甲红袍的将军,器宇轩昂,长眉如剑,整个人眉目间都是透着威风和煞气。

    倒是看不出在明国公府门外徘徊探头探脑的模样......

    宁清秋倒是和七夜的脑波动十分默契的链接在一起,她表现得更为直接,表现方式便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旁边的几个人都是诧异莫名。

    苏红衣甚至是开口道:“怎么,你被什么诡异手段给诅咒了?”

    明远则是无奈的恨不得躲远点。

    虽然还不太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以宁清秋的尿性......有的事还不如不知道比较好,旁人的眼光多多少少投了过来,大家在这个科举最后一战也是最重要的一关开始之前,紧张、兴奋、期待、忐忑什么样的情绪都有,就是没有宁清秋这么乐不可支的,该不会是太紧张激动导致人都是抽风了吧?

    总而言之,有点丢人啊。

    但是七夜还是沉稳淡定的站在她的身边,眼眸深处甚至是还带着一抹宠溺。

    两个人都是不怎么在乎外人的眼光的人,宁清秋最开始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要脸皮的那种人,但是后来慢慢的跟着他们几个人一起久了,而且和七夜属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直接被熏陶得大部分时候都是自顾自的,把旁人给直接屏蔽掉了。

    陈玄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这些所谓的外域来客还真的是有点——特别。

    莫非战前发笑,乃是一种特殊风俗?

    他是一个比较尊重他人习惯的人,对于此虽然是无法理解,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反驳。

    其他几个贵公子虽然觉得其他人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但是很快的便是放开了,管他的,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不要说是在这发笑了,就算是哭,也是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当然,若是在这样的场合哭起来......呵呵哒,不说会被其他人风言风语传成什么模样,就算是家里面,估计都是会把自己给抽死免得在外面丢人现眼吧?

    王极风的脸色瞬间就是黑沉沉一片。

    虽然他平日里也是这么一脸阎罗煞神的模样,但是今天看起来格外的凶煞。

    大家都是在心里面琢磨,莫非是这位看着平日里的威严还不够,在今日这样的场合里面特意的表现一下,来震慑心怀不轨之辈?

    啧啧,不愧是人皇陛下手底下第一忠臣加狗腿子啊,看看这拍马屁的技术,多么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啊。

    为了大唐科举,属下是多么的敬业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