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你输了
    场内两团光晕撞在一起。

    今天天动地的能量波动爆发,若是毫无顾忌的放出去,足够摧毁整个帝都。

    但是都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牢牢地约束在一个擂台中。

    明远眼睛里面则是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兴致勃勃的打量着那层淡淡的几乎是肉眼难见的光晕。

    “这绝对是宗师级手法,这样的防御阵法绝对是真正的高手设计的,竟然是我们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面面对这样的对战威力余波几乎是毫无所觉,只能是感应到气息却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以他的能力,也许在修为达到同样的高深的地步设计出同样有效的阵法,但是绝对是做不到这么举重若轻的,而且上述的两种方式他不可能同时达成,要不然就是防御力不够,要不然就是成功的制造了一个乌龟壳子把所有的威胁都是阻隔掉了,但是要同样的在那样的情况下让每一分灵气波动都是被其他的观战者了然于心,那就是地狱级的难度了。

    不怪他这么的推崇备至。

    宁清秋看得很专注,因为场上的人是她的“摇钱树”。

    心里面甚至是有点埋怨,虽然说给大唐修士们留点颜面也不是不可以,何况人皇都是亲临,要是大唐的天骄们比如陈玄感这样的双璧之一都是被七夜两刀砍成狗那未免也太让这位人皇丢脸,于情于理,都是要迂回曲折一点,那就是皆大欢喜两全其美的事儿。

    但是——

    凭借七夜的实力,就算是把修为境界压制到和陈玄感一样的地步,那也应该是全方面的碾压啊,因为战斗经验、眼界、实力都不是一个层次的了。

    她哪里知道,陈玄感这个时候是多么的憋屈?

    作为大唐双璧,帝国的骄傲,他从诞生的时候就是祥云阵阵,天降祥瑞异像,没有一个人不认为他陈玄感乃是人中龙凤,就算是太师陈无道对于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都是开怀骄傲,所以陈玄感虽然是为人低调,但是在修炼这一途上,从来都是有自己的骄傲在的。

    修炼者,可以无傲气,不可以无傲骨。

    所以他的骄傲自然是有的,只不过是没有帝一或者是那些半罐子水响叮当的人那么外露罢了。

    这还是头一次,在一个同龄人手下被压制到了这种程度,人家漫不经心,他却是全力以赴,关键是到了这个时候,他额头都是遍布汗水,感觉霸道绝伦的真气和刀气都是从他的表皮进入了肌肤骨骼深处,切割一般的疼痛。

    胸口更是闷痛到了极点。

    啪——

    清脆的响声。

    两团光影分开。

    七夜依然是神采照人,风华高彻,看起来简直是没有经历过一场大战而已。

    他薄唇轻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宁清秋对于这个陈玄感格外的关注,但是他时时刻刻都是注意着她,就算是刚才看着闭目养神的时候都是片刻没有把自己的心神从她的身上分离片刻,都说是温柔乡是英雄冢,虽然宁清秋算不上温柔,他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但是那股子想法却是如出一辙的。

    感同身受。

    宁清秋从听到天荒诛魔枪和太清昊弥镜的时候,表现的情绪就是有了明显的变化,七夜不会感应不出来,虽然两种都是陈家的至宝神器,但是宁清秋又不是沉迷于神奇宝物的人,对她来说,有了一柄炼心剑就是足够。

    所以,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和关注,都是可以让七夜知道,她绝对是对于陈家的神器,有什么想法。

    抢劫的念头就是在他脑海里面转了一圈,感应到人皇从上方投过来的略有压力宛若实质的视线,还是决定放弃了。

    倒也不是怕了他,但是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点小利益就是和人皇在这个紧要关头翻脸,他们这个时候代表的可是九州!

    到时候要是人族真的是因为这么点小事撕破脸,那还真的是足够魔族的高层们笑一年。

    陈玄感握着天荒诛魔枪的手不停地发着抖,控制不住的那种,七夜的每一刀都是势大力沉,对他来说宛若泰山压顶,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似普通的身体里面到底是蕴含了怎么样催山倒海的力量啊,这也太恐怖了,真正的人型凶兽啊。

    陈玄感另一只手捂住唇,轻声咳了咳,唇角有一丝丝的鲜血溢出。

    这个男人,对他手下留情了。

    因为陈玄感已经是底牌尽出,但是仍然是在他的手里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七夜淡漠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输了。”

    陈玄感只要是认输,那么这一届的大唐科举就是这么轻松地结束了,因为其他的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虽然七夜早就知道这些人对他造不成丝毫的影响和压力,关键是这些人自己不知道啊,要知道,蝼蚁多了也是很烦的,虽然说神龙压根不在乎,但是随便什么弱小生物都是想要跑到你头上来晃荡一圈,造不成实际伤害是一回事儿,但是该厌烦的还是仍然厌烦。

    陈玄感苦笑了一声,黑润的眸子里面黯淡失落过后却是一片坦然。

    “是啊,我输了,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他心里面知道,自己还是仰仗了天荒诛魔枪的力量,竟然都是一败涂地。

    也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了。

    前方路途漫长遥远,道阻且艰,自己仍然是需要一刻不停的努力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关注第二名是谁的。

    七夜眼底闪过一抹欣赏:“你很不错,继续加油吧。”

    当然什么有朝一日说不定可以胜过我这样的套话压根不可能从他的嘴里面吐出来,因为七夜的骄傲才是从灵魂里面透出来的,对他来说,只要是手下败将,那就是永远不可能再被他放在眼里了。

    因为他只会比他们进步得更快,他们的距离,会越来越大。

    也许有人会说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是胜之不武,但是在云荒修士的观念里面,强就是强弱就是弱,不然的话绵羊难不成就是可以在狮子面前趾高气昂的说我比你弱小,所以你不应该吃我?

    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